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六四永不忘却的记忆(1):痛苦回忆(04年6月1日) - 2004-06-01


十五年前,一场以北京为中心、席卷全国的反官倒、反腐败的学生民主运动,遭到用坦克和机枪武装起来的数以万计的军队的镇压,数以百计的手无寸铁的无辜学生和市民惨遭杀戮。十五年来,六四事件中死难者的家属是怎样渡过这漫长的岁月,在被孤立和排斥,被跟踪和监视,被打击和关押中奋力抗争的呢?记者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采访了一些多年来致力于为亲属讨回公道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成员。

*悲壮感人 惊心动魄*

随着一阵阵恐怖刺耳的枪声,一辆辆横冲直撞碾轧而过的坦克声,一个又一个手无寸铁投身于这场中国现代史上规模最大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坚定的支持者、无辜的旁观者;一个又一个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研究生;一个又一个普普通通的市民、工人、干部、科技人员;一个又一个男的、女的、未成年的、老年的、初为人父和初为人母的人们,相互搀扶着,奋勇救助着,挣扎着,呻吟着,凄惨地倒在血泊之中,再也没有站起来。这场规模空前的爱国民主运动就这样被当局调氖酝蚣频木硬锌岬卣蜓瓜氯チ恕? *多少人死于非命*

在这场武装镇压中,数以百计的中国老百姓惨遭杀戮,更有不计其数的人受伤、甚至落得终身残废。其中死难者包括:人民大学附中高二学生蒋捷连17岁,北京月坛中学高二学生王楠19岁,北大化学系88级学生孙辉19岁,体育报社工作人员杨燕声31岁,国贸中心培训班学员张瑾(女)19岁,电子工业部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袁力27岁,北京57中高三学生叶伟航19岁,人大工业经济系86级学生吴国锋22岁,北京顺城根小学三年级学生吕鹏9岁,北京东风电视机厂职工吴向东21岁,冶金部干部(最高人民检查院副检察长之婿)尹敬36岁,公安部所属某厂工人轧爱国22岁, 北京科技大学材料系应届毕业博士生林仁富30,北京市煤气公司司机王建平27岁, 北京白石桥总政政治部干休三所职工 刘锦华(女)34岁,人大国政系国际共运专业87级学生张向红(女)20岁,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利部法律处干部杨明湖42岁......

根据�天安门母亲�群体多年来努力到处寻访,目前总共查证到至少182名遇难者。

*每逢祭日倍思亲*

每年,每逢六四死难者的祭日和清明的时候,遇难者家属就忍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巨大悲痛和创伤,以各种方式祭奠和缅怀自己的亲人。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创始人丁子霖说:�我儿子的遗骨没有埋葬,骨灰在家里,年年这个时候我都会陪伴他,因为6月2号是他生日,6月3号是他祭日,年年我都会跟他在一起。�

年仅21岁的死难者吴向东的母亲徐珏说:�我的儿子是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每年去的时候,我都是买上鲜花,然后一个人静悄悄地坐在墓前沉思。自己把心里的痛苦和悲愤默默地跟他对话。这也是对我的一种安慰和死者在天之灵的告慰。�

遇难当年只有19岁的高中生王楠的母亲张先玲说:�通常我们都是在六四这一天到万安公墓去,大家一起祭奠那些六四遇难的年轻人,来表达我们的哀思,给他们献上一点鲜花,献上一点水酒,还有我们对他们的哀悼和思念。�

*家庭灭顶之灾*

22岁的死难者吴国峰是人大86级的学生,来自四川新津县。他的父亲吴定富说:�我儿子去世了,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最大灭顶的灾难。每年我们全家人都聚在一起,向我死去的儿子,到他的坟前祭拜一次,每年的清明和他的祭日都要祭拜。�

*还亲人清白公道*

北大化学系88级学生孙辉来自宁夏石咀山市,遇难时年仅19岁。孙辉的父亲孙承康说:�我们只是在家里默默祷告一下,我们这几年如此,都是这样。我们自己心里难受,自己知道就算了吧。�

孙承康说,他的儿子满腔热血,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反腐败,反官倒,却不明不白地被军队枪杀,他想不通,更不能接受。他说,在还他儿子孙辉一个清白和公道之前,不会让他含冤入土。

*死者亲友的苦难*

十五年前的那场大屠杀,不仅无情地夺走了许多风华正茂的国家精英的生命,更给生还者,给他们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妻子、丈夫、儿子、女儿、亲朋好友,在精神、心灵和肉体上造成致命打击,致使原本幸福的家庭残缺不全。他们悲恸欲绝,无法正常地生活和工作。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因无法承受失去亲人的巨大悲伤和打击,而一病不起,或者精神失常,无时不刻不在悲痛、愤怒、冤屈和无奈中煎熬。

这是纪念六四事件十五周年专题报道的第一部分,明天我们将播出第二部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