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张良撰文纪念六四


《六四真相》一书的作者张良最近撰写了一篇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的评论文章。文章中的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只代表作者本人。

从1989到2004年,“六四”已经走过整整十五年了。在这第十五个“六四”忌日,我看不到任何有别于前十四个年头的景象。作为新一代领导人的胡锦涛、温家宝,尽管以自己的言行被中国老百姓赋予“亲民”形象,但是,在盘根错节的北京官场,胡温的作为仍然受到最高既得利益集团的强烈牵制,即使在现有9名政治局常委中,胡温也难以强势作为。在“集体领导”的原则下,作为中国政法系统的最高领导人罗干牢牢地控制着国家安全事务。罗干的存在,清楚地表明中共最高既得利益集团不可能考虑重新评 价“六四”事件。

众所周知,罗干是李鹏的头号亲信,也是李鹏为了保全自己离开政坛后不被“秋后算账”而蓄意安插在中共最高决策层的耳目。早在2001年最初酝酿中共十六大班子时,罗干就被李鹏提议进入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会。2002年秋,在李鹏、江泽民的合力推荐下,罗以67岁高龄进入中共十六届政治局常委会,并且在常委中分管全国政法系统,从而扮演起李鹏政治生命中的守护神角色。必须指出,在所谓的中共第三代与第四代领导人之间,没有一对人的关系能够象李鹏与罗干那样紧密。而使李鹏与罗干建立“刎颈之交”的基础,则是1989年举世震惊的“六四事件”。这一事件,将李罗完全捆绑在一起。罗干是中国第四代领导层中唯一参与六四决策全过程的人,他几乎掌握关于“六四事件”中共高层决策的全部内幕。整个“六四”期间,罗始终不离李鹏,李鹏的很多命令都是通过罗干传达、执行的。6月3日整个通宵,罗干根据李鹏的命令,亲自坐镇中南海与武装警察总部、公安部、安全部、新华社、广播电影电视部负责人联系,下达命令,并随时掌握戒严部队进城情况、进驻天安门广场情况等。“六四”屠杀后,为了通缉、清查所谓的“反革命暴乱分子、反革命动乱分子”,罗向李鹏建议命令中国驻美欧各大使领馆以及新华社香港分社全部录制那些国家和香港每日播放的关于“六四”事件的节目,并将录像带送北京。这一建议为李鹏所采纳。最后,一些省市和地方公安部门就是通过那些从国外送回的录像来辨认人、抓捕人的。一句话,罗干不只是李鹏在“六四”事件中的主要 帮凶,他本身在“六四”事件中的作为也难辞其咎。

罗干自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以来,对外十分低调,对内却牢牢控制着自己的权力,不容任何人插足。尽管罗在9名常委中排名最后,但他年龄最大、资格最老,在中南海时间除温家宝外最长,实权远比吴邦国、贾庆林、黄菊、吴官正、李长春大得多。曾庆红曾想染指罗的地盘,至今效果不大,胡温对罗则持“客客气气”态度,颇有“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尤其在对待“六四”的态度上,今日的中共最高决策层决不敢越江李时代的雷池一步,完全沿袭旧法。所以,对于四五六“敏感期”的严防,对于政治异已人士的布控,对于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监视,完全由罗干一人说了算。罗干已经建立起不亚于期大林时代克格勃头子贝利亚的国家安全“王国”。

但是,来自民间的良知仍不时地被唤起。今年2月24日,在离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两会”召开10天之际,曾以无私无畏勇气揭露SARS真相而享誉海内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外科医生蒋彦永,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全国人大、国务院和全国政协,要求公开为“六四”事件正名。蒋医生的这封信,可谓石 破天惊,再次触动了中共最高决策层的敏感神经,在中南海引起强烈冲击。罗干在获得蒋的信后,当天即亲自登门向李鹏汇报, 李鹏随即要求罗干捎话给胡锦涛,要求中共中央、国务院各部委司局级以上官员于三、四、五月份 重新秘密收看2001年春江泽民李鹏为针对《中国六四真相》而制作的历时三个半小时的关于1989年 “六四”决策过程的录象。制作这个录像的目的在于告诉人们:关于“六四”的全部决策是由当时的中共最高决策层这一领导集体共同决定的 。在很多重大问题上,当时的赵紫阳与邓小平、李鹏的观点是一致的;决定戒严并最终对天安门广场实施清场,是万不得已之举;关于“六四”清场的决定,不是某一个人说了算,而是当时中共最高层的共识。言下之意非常明显:谁也不能动重新评价“六四”事件的念头。如果“六四”最终得以重新评价,那末,当时在位的所有决策层成员都应对此承担责任,谁也跑不了。在罗干向胡锦涛捎话后,三月初,李鹏再亲自打电话给胡锦涛、分管意识形态工作的李长春,要求进一步加强对中高级官员关于“六四”事件的教育,统一认识。

此后,根据中央领导人的指示,中共中央办公厅专门向中央各部委发出通知,要求各部门组织司局级以上官员再次集中收看长达三个半小时的关于1989年中共最高层参与六四决策的录象,并要求表态。这是李鹏退出政治舞台后,第一次如此直接地向新一代领导人提出关于“六四”的政治诉求,由于江泽民压阵,以及罗干对国家安全系统的主导,新一代领导人可谓给足了李鹏面子。令人可笑的是,既然是弘扬当时中共领导人对“六四”的正确决策,为什么在事隔将近十五年之际,还不敢将这个录象带光明正大地拿到中央电视台向全国人民播放?反而要偷偷摸摸地组织中高级官员到会议室(其中,两个大部甚至在地下室的会议室)播放?可见,时至今日,江泽民李鹏包括新一代领导人在“六四”问题上仍然是心虚的。可以肯定的是,“六四”事件必将得以重新评价。重新评价“六四”,将成为中国终结一党专制、走向政治民主化的标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