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六四永不忘却的记忆(3):执著抗争(04年6月3日) - 2004-06-03


六四事件已经过去十五年了。这十五年来,六四事件中死难者的家属是怎样度过这漫长的岁月而奋力抗争的呢?记者采访了一些多年来致力于为亲属讨回公道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成员。

15年来,�六四�难属们在为含冤而死的亲人讨回公道,要个说法的四处奔走和呼吁中,承受了被孤立和排斥,被跟踪和监视,被打击和关押的精神压力和折磨。

*遇难者家人受打压*

15年前在北京那场大屠杀过后,当遇难者的家人仍沉浸在痛失子女,妻子,丈夫,父母的悲伤和思念之中的时候,当局定性的�反革命暴徒�的罪名,铺天盖地压到难属们的头上。遇难者孙辉的父亲孙承康说,因孙辉的事,当年他的另外两个上大学的孩子在毕业分配的去向上,受到了牵连,好工作连边都沾不上。他在工作中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他说:�我在工作,在班上的时候受到很大的压力,当时公安部或安全部下来的文,要煤矿对我进行完全监控,街道里前前后后布置了很多积极分子,我的一言一行每天都在受到监督。我当时是个工程师,过去单位缺东西什么的,我要到省里,外地去,可是从那以后,哪也不让我去,严格控制了。反正,总起来说,压抑得很。�

另外一位遇难者王建平的母亲袁淑敏说:�前几年啊,老是单位找啊,街道找啊,派出所找啊,全都找我。我老头为什么病呢?原来他的工作不让他做了,就给他调到别处,说由于�六四�出了这件事,你在这个配电室的重地不能呆,给他调出来了,到很远的地方看水井去。�

*骨灰盒上写报仇 被便衣警察抓走*

�六四�死难者轧爱国的母亲张振霞说,因受儿子的牵连,她被从单位食堂重地调离。更让她气愤的是,儿子轧爱国遇难的第三个祭日时,在八宝山她因在儿子的骨灰盒上写了一行感慨的话就被附近监视的便衣警察抓走。

她说:�我写的是�纸笔千年会说话,子孙万代要报仇�(便衣警察)就把我抓走了,抓八宝山派出所去了。他们审我,问我找谁报仇。我说,谁打死我儿子,我就找谁报仇。如果你们家的儿子,妻子,姐妹被人家无缘无故地打死了,你不想报仇吗?你不想问个究竟吗?为什么要开枪打啊?�

*痛失亲人和民族灾难*

张先玲是六四事件遇难者王楠的母亲,也是最早站出来讲真相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主要成员。她说,多年来是一个母亲对含冤惨遭杀戮儿子无私的爱,一个正直的中国人的良心,支撑着她为还六四事件遇难者一个公道而奔走和呼唤。

她说:�一个母爱和良心。开始作为母爱,我要把我的孩子事情搞清楚, 从个人的悲痛中间转化成一种要搞清事实真相这么一种良心的驱使。以后在寻找的过程中看到别人这么多的悲痛和苦难以后,我就感觉到,这不是我个人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民族的灾难,这是一个牵扯到千家万户很多人的问题。�

*捉放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每年在清明节和�六四�祭日期间,当局都加紧对�六四�难属这些他们认定的社会不安定因素威吓,监视和跟踪。今年清明节前,为了不让�天安门母亲�群体纪念死难者遇难15周年,当局以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组织给丁子霖女士发起的�天安门母亲�难属们邮寄的一些�文化衫�为罪名,于3月28号分别把丁子霖,张先玲和黄金平监禁和关押起来。后来当局迫于没有任何给他们定罪的证据,同时也迫于国际上的谴责和压力,在非法把她们关押了几天后,不得不恢复了她们的自由。

*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唤良知*

尽管当局试图以威吓的高压政策来阻止六四难属们祭奠被枪杀的亲人,天安门母亲群体没有退缩,更没有胆怯。在北京的�天安门母亲�群体的部份成员5月16号相依相扶,聚集在一起,悼念、追思十五年前惨遭杀戮的死难的亲人。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创始人丁子霖女士说,15年来,�六四�难属们忍受着痛失亲人的莫大悲伤和无比思念,在�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唤良知�信念的驱使下,虽历经坎坷,屡受挫折,但�天安门母亲�寻求正义的决心没有动摇。她们坚信,当局的高压政策,虽能剥夺她们为大屠杀中死难亲人公开哭泣和祭奠的权利,但历史的真相终究会大白于天下,正义的曙光将普照愚昧、冷漠的中华大地。

*�天安门母亲�上百人*

在六四难属为她们的死难亲人讨回公道的艰辛历程中,�天安门母亲�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它汇集了一个个难属讲述的六四真相,凝聚了一个个难属们的智慧,形成一个虽然还不很强大,但却不可低估的抗争力量。共同的命运让他们走到一起来,从初期的几个,几十个,发展到上百人。

前人大美学教授丁子霖是�天安门母亲�的创始人。她因第一个站出来揭露六四的真相,在政治上,学术上,工作待遇上等方面都遭受了巨大的挫折。她的丈夫蒋培坤教授也受到牵连,被剥夺很多学术和物质待遇。在长达十几年的�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唤良知� 的追索中,丁子霖两次被抓走监禁起来。目前丁子霖教授仍然被软禁在北京的家中。对此,她无怨无悔,更不畏惧。她说,她跟其他难属们多年来用真话和事实去戳穿当局欺骗人民的谎言。

*无权者的权利:说真话*

她说:�我们现在还没有争取到什么,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我们做到了,就是我们说真话了,这是无权者的权利。说真话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要你有勇气,不怕进一步迫害,为了维护死者和生者的尊严,我们说真话,我们就把我们亲人的遇难和其他遇难者是怎么遇难的历史和事实,并用这些事实来戳穿中共高层、当局、统治者,执政者们向全世界,全国人民所撒的皇帝的新衣谎言。 �

遗憾的是,在六四事件过去15年后的今天,死难者的冤魂仍没得到慰祭,但是天安门母亲群体对这一天的到来充满信心。

这是纪念六四事件十五周年专题报导的第三部份,明天我们将播出最后一部份《坚定信念》。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