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六四15周年当天异议人士难属受迫害(04年6月4日) - 2004-06-04


今年六四当天,依然留在中国国内的当年六四学生领袖,六四难属,乃至大胆直言,要求给六四平反的异议人士,又是如何渡过的呢?

*刘晓波蒋彦永夫妇下落不明*

从五月下旬开始,跟六四有关的敏感人物就开始受到不同方式,不同程度的监视和控制,有人被勒令不得出门,有人的电话被监听或掐断,有人在六四前几天,索性下落不明。1989年6月2号在广场上参加绝食的“天安门四君子”之一,被中国当局称为六四“幕后黑手”的刘晓波,几天来一直下落不明,至今家里电话也没有人接听。路透社引述刘晓波岳父的话说,现在找他也没用,不过也不用担心。

以揭露北京的萨斯疫情真相,以及今年2月上书要求给六四正名而震惊海内外的北京解放军301医院的蒋彦永医生从6月1号开始下落不明。蒋彦永住在美国加州的女儿发表声明说,蒋彦永夫妇从6月1日上午10点左右离开家,本应2小时后返回,但是48小时之后,仍然没有回家,301医院对亲属的答复是“他们很安全”。

*马少方被限制外出*

1989年六四镇压后被通辑的21名学生领袖之一马少方六四这一天按照惯例在深圳的家里绝食。他因为业务关系5月中旬到了北京,结果5月18号北京市公安局的人就找到他,同时他也接到深圳市公安局的电话,勒令他5月20号离开北京,而且没有任何理由。马少方说,现在每天都有两个人守在他家外面,限制外出,并通知他6月12号以后可以离开深圳,自由活动。马少方说,每逢六四周年,政府就会格外紧张:“以前十周年的时候曾经把我赶出深圳,去年就好一些,好象每年到了这个日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方面显得很脆弱, 太过敏了。”

马少方说,这些天守在外面的警察,每天晚上还会找他,提醒他今天怎么又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因此说他的电话一直都受到监听,但是记者采访过程中,电话一直没有被掐断过。马少方在谈到刘晓波失踪的消息时说, “我希望如果是有关部门又是通过不经过司法程序的手段,是软禁也好,是抓起来也好,我希望能立即释放,这个真是很不人道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整天说中国经济改革搞得多好,我真看不出来,为什么我们在中国象人一样地生活那么艰难。”

*公安不许难属去公墓悼念*

与此同时,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的电话,6月4号晚上始终无人接听。据另一位天安门母亲张先玲说,丁子霖的电话从6月2号早上开始就被掐断了。张先玲还说,北京的几位六四难属,每逢六四都会约好了一起到万安公墓去悼念自己的亲人,互相安慰,但今天却遭到了阻止,这是15年以来的第一次。她说:“想不到今年,早上八点多钟,突然来了好几个安全局的便衣,不准我们出去,说你今天不能去悼念,他们造谣说公墓外面已经有很多海外记者,还有很多学生,所以说你们今天不能去,你们明天再去。我说那是不可能的,今天是六四为什么我们要明天去呢,你根据是什么,根据哪条法律,他说没有法律。”

张先玲说,他们一再坚持,安全局的人竟然以采取强制措施相威胁。最后一直拖延到11点多,才到达万安公墓,比约定时间晚了近两个小时,根本没看到记者和学生,回来后才发现,安全局故意把几家人到达和离开万安公墓的时间错开,不让集体祭典。张先玲气愤地说:“我们能够集体祭典这么多年了,从来没受到过阻拦,今年15年来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那我不知道现在这个政府要把我们逼到什么路上去。你把我们祭典的权利都给剥夺了,把我们在一起倾诉一下难受的感受的机会都剥夺了,太不人道了,而且完全是对公民权利的一种侵犯。”张先玲还说,很多朋友都打电话安慰她说,今年六四又下雨,年年六四都下雨,这也算是老天爷的一种表示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