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国际关注为六四平反呼声(04年6月4日) - 2004-06-04


在纪念“六四事件”十五周年之际,要求为“六四”平反和调查真相的呼声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然而,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目前还看不出中国领导人在六四问题上做出改变的希望,唯有不停地说出真相,挖掘真相,才可能形成庞大的压力,迫使当局回应人民的呼声。

*中国民间要求平反六四*

在国际瞩目下遭到中国当局残酷镇压的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转眼已经十五周年,“六四”遇难者亲属组织的“天安门母亲”和数十个民间团体以向领导人上书、发起公开信签名等方式要求中国当局平反“六四”,调查真相。

曾以无畏勇气揭露SARS真相而享誉海内外的蒋彦永医生在今年2月全国人大会议前夕向中国领导层写信,要求公开为“六四事件”正名,透过因特网的流传,在国内造成了极大的反响和共鸣。

*当局不会承认错误*

然而,民间的力量要如何才能汇聚成庞大的压力,促使当权者回应人民对自由和真实的渴望? 独立评论人士曹长青认为,“六四事件”只是中共政权屠杀历史的一部分,在江泽民仍然掌握权力、共产党专制政权的性质没有改变的情况下,要求中国领导人承认错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他说:“'六四'的这场屠杀事件并不是偶然的事件,如果我们看共产党的历史的话,这是共产党成立以后,尤其是掌权以后一直使用的暴力的一部分,只不过这次暴力事件发生在大街上,被外国记者拍摄记录下来了才使世界震惊的。第二个我们从中共政权在历史上对过去的错误和犯下的罪行从没有完全认错的事实来看,他也决不会单独对'六四'平反。今天中国最高领导者是江泽民,最有权力者,他是靠'六四'屠杀事件才爬到今天的这个高位,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是'六四'镇压事件的最大受益者,仅凭江泽民今天还掌握着权力这一点来看,要求中国当局为'六四'平反几乎是不可能的。”

*民间仍未形成强大压力*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认为,中国领导人目前缺乏足够的勇气来面对过去的错误,再加上民间的压力还没有结合成足够大的力量,迫使领导层做出改变,因此短期内中国当局平反“六四”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不过,胡平认为,作为普通的中国老百姓,大家应该勇于说出真相、表明立场,声讨当局对“六四事件”的处理方式,才能让正义得到伸张。

他说:“现在问题就是说我们要勇于站出来,把自己的看法表达出来,因为过去这么多年的压制,很多人比较灰心丧气,以为说了也没有什么用。像这次蒋彦永医生发表一封信,要求为'六四'正名,起了很好的带头作用。我们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在'六四'问题上表明我们的态度并不是有太大风险的事情,而且站出来说话的人越多,风险就越小,压力就越大,对促成我们目标的那一天就越近。如果大家都不说,都认为说了没用,说的人就更少,就显得说了没有用。”

*呼吁民众站出来说出真相*

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主席刘青对本台表示,尽管目前还看不出中国政府有认错的希望,但是“六四事件”终有一天会得到平反,因为中国民众普遍认为镇压“六四”是错误的,中国当局以武力残暴镇压手无寸铁的人民这一行动也持续受到各界的关注。因此,刘青相信,1989年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上争取自由民主的行动在中国民主运动史上的历史意义将不会被遗忘,当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站出来说出真相,要求正义的时候,也就是“六四事件”得到平反的时候。

*要求公正审判六四刽子手*

民运人士、劳改基金会主席吴宏达表示,尽管共产党政权在历史上也曾经承认1957年的反右运动的错误,一些文革时期受到迫害的人也被恢复名誉,但是这些都是基于政治的利益所做出的权宜之计,中国当局仍然持续地迫害持不同政见的人士。吴宏达认为,中国人民不应该要求当年犯下罪行的刽子手出来为“六四”平反,而是应该要求正义和公理,要求犯罪的人接受法律的审判。

吴宏达说:“历史对于被迫害、被侮辱的人总是有耐心的,但是这不等于强权专制是永远压在人民头上,我相信总有一天所有受到共产党迫害的各个类型的人,都会受到昭雪的。这个昭雪和平反不是来自于中国当局,而是来自于公义和公正,那就是说谁犯罪,谁就受到法庭的审判。我们为什么要让 一个犯罪的人给我一个宽勉,'六四'的参与者、直接或间接受到迫害的人应该告诉大家真实的情况,并勇敢地站起来、挺着胸膛说,不,我们要求公正的审判。”

*说出真相形成巨大压力*

独立评论人士曹长青也认为,纪念“六四”的实际行动就是把真相说出来,挖掘真相,只有在更多人知道真相的时候才能戳破中共当局用暴力和谎言吹起来的气球。

他说:“今天中国的情况,不仅是'六四'的问题,过去这半个世纪以来实际上是真实和谎言的一场较量。今天我们不能再期待制造谎言的中国当局主动戳破自己的谎言,因为他的权力基础是建立在谎言上, 你要他自己戳破谎言就等于让他自己失去权力。可能吗?不可能的。只能靠人民自己,呼吁更多人说出真相,了解真相,传播真相,由真相来戳破谎言。”

曹长青表示,共产党政权利用其制度的本身和暴力来维护其谎言,从东欧和前苏联的共产国家经验来看,只有在共产制度被结束的时候,真相才得以伸张。因此,他认为唯有在共产党政权结束后,中国人才能彻底地获得真实和自由。在这之前,不论是“六四”的受害者、受到共产党政权各种形式压迫的人,以及每一个普通的老百姓都应该从自身做起,对所有不公正、不真实予以谴责,不断地挖掘真相,才能形成巨大的压力,促成制度性的改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