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异议人士胡佳处境危险(04年6月10日) - 2004-06-10


因北京当局采取新的打压和迫害方法,中国关怀艾滋病人的活动人士胡佳目前处境危险,随时可能会被当局以所谓“精神病人”的借口关押起来。

*可能被强行送诊精神病院*

胡佳由于敢于公开站出来表达他对中国日益恶化的环境问题的关注,尤其是对上百万中国艾滋病人的治疗、关怀和权益以及为六四事件遇难者讨回公道的看法,多次受到北京当局的关押和拘禁,目前更面临当局以所谓“精神偏执”的借口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进行诊断的危险。

胡佳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早在4月15号他去天安门献花、悼念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十五周年的时候,北京国安局就找到他的父母,声称胡佳有精神偏执,要他们带胡佳到精神病院诊断。胡佳说,这完全是警察设的圈套,因为警察可以随时以所谓“精神偏执”的借口、而不是政治的原因把他关押起来。

*胡佳:入院能把正常人变疯*

他说:“在5月份,他们先后有两次又找过我妈妈,问我父母有没有带我去做这种鉴定,如果我没有的话,他们就要采取强制的手段,带我去做这种鉴定。而且到那里的话,他们说是什么结果,比如说,我有精神病,就是什么结果,而且当即要留下住院。在那种精神病院,他们会采取强制措施,用各种药物,把好人、正常人变成疯子、傻子。”

*多次遭关押*

胡佳说,北京国安局多次强行命令他父母把他送到精神病院进行诊断治疗,这让他父母非常担惊受怕。他说,他母亲每天晚上做恶梦,呼喊救命。胡佳说,今年4月以来,北京国安局以种种借口和罪名将他非法关押多次。他说:“4月3号到5号五十三个小时,4月13号到14号是三十一个小时,4月15号是十一个小时,这一次从5月22号到6月8号中午,这次是第四次,最长的,但这里边套着一次,就是6月3号到6月6号,这期间被控制在地下室里。”

*四名公安说要住在他家*

这位关注六四事件的活动人士说,他原本计划6月3号点蜡烛,为六四遇难者守夜。但四名公安人员6月3号傍晚来到他家,说要住在他家。他说:“我觉得这真是很荒谬的事情,本来(他们)侵犯我的人身自由,就已经违背宪法了,他们又侵犯公民的神圣的住宅权利。我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后来,我不想受这个侮辱,我就跟着他们走了,6月3号晚上九点二十二分。”

*胡佳:宪法是飘在空中的气球*

胡佳说,因他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当局在无法给他定罪、正式逮捕他的情况下,通过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对他进行打击和迫害。胡佳对美国之音说,在他被强迫软禁拘押时,关押他的公安和国安局的负责人员对他说,法律只是中国游戏规则当中的一小部份。胡佳指出,法律在中国没有任何尊严而言,公民人格的尊严更无从谈起。

胡佳说,今年人大会议上,尊重和保障人权入宪固然是好事,但关键不在宪法中是否有什么规定,而是宪法能否被真正贯彻执行,是权大于法,还是法大于权的问题。他说:“宪法一直就是飘在空中的气球。说心里话,在没有修改宪法之前,人权还没有入宪之前的话,那一部宪法,如果真正确实执行的话,够用。里边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有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的条款。这些如果做到了话,那中国就是一个有人权的地方。但实际上,这部宪法出来以后,从未落实过。”

*外界无法了解中国艾滋真实情况*

胡佳多年来一直关怀艾滋病人。他说,从去年萨斯爆发以来,中国的公共卫生政策确实有所改善,中国领导人开始认识到艾滋病在中国的迅速、大规模的传播,上百万艾滋病毒携带者是影响国家根基的大隐患,因此投入了空前的力量,出台了“四免一关怀”等措施,中国副总理吴仪去年12月18号首次考察了上蔡县文楼村的艾滋病情况,河南政府也于今年2月18号派出了三十八名工作者去艾滋病重灾区上蔡县文楼村,帮助那里的艾滋病的防治工作。

但是,胡佳说,无论是中国领导人去上蔡考察,还是世界卫生组织、或今年5月28日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专家对上蔡的考察,都没有办法了解到中国艾滋病情的真实情况,因为在他们到那里之前,当地官员已经专门安排了一些经过筛选的艾滋病人跟他们会面,并且限制和警告其他艾滋病人不得跟这些官员接触,因此,这个由当地政府一手导演的戏只能是欺骗外界,坑害当地的艾滋病人。

*中国多数艾滋患者只能自生自灭?*

胡佳说,中国目前受到关注和医治的艾滋病人只是极少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艾滋病人根本得不到政府的“四免一关怀”,他们面临的只有一个命运,那就是:自生自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