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干细胞研究引发激烈争辩 - 2004-07-01


布什总统不久前再次重申了政府在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政策上的立场。 干细胞研究被认为为多种不治之症带来了希望。但是这项研究由于使用人类受精卵而在美国引发了是否有违基本道德原则的辩论,并因此受到联邦政府的限制。最近美国前总统里根的逝世再次引发了有关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激烈争论。 人们哀悼前总统里根这颗政治巨星的陨落,他生前驰骋政坛的风采历历在目,大家回想起他敏捷的思路、机智的反应和幽默的谈吐,但是老年痴呆症却吞噬了这一切。

里根夫人南希在他病重期间多年来精心照料,当里根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南希发表公开讲话,她感慨万千地说:“患老年性痴呆症的人像是走在一条坎坷的、一步步迈向深渊的道路上。”

迄今为止老年痴呆症还是不可治愈的绝症,病人的病情只会每况愈下。但是研究人员发现可能有希望把老年痴呆症病人从绝路上拉回来,他们认为,利用来自人类胚胎的干细胞给这些病人的痊愈带来了一线光明,因为胚胎干细胞能产生一种特别的新细胞,为修补已损伤的大脑和其它器官提供了希望。所以多年来,里根夫人南希一直敦促当政者扩大美国的干细胞研究,2001年她还写信给布什总统,要求联邦政府大力资助干细胞研究。

*布什限制干细胞系研究*

但是,布什总统仍然规定联邦资助只能给予现有的胚胎干细胞系研究。布什总统说:“这是为了让我们在探索干细胞研究的希望前景和潜在成果的同时,不至于跨越基本道德界线,使我们不会用纳税人的金钱来制裁或者鼓励人们进一步毁灭人类胚胎,因为胚胎无论如何也是潜在的生命。”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程临钊教授是从事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他说,反对用人体干细胞作研究的人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的医学道德问题:“反对的人最主要的根据是这细胞是从早期胚胎开始的,实际上是刚受精五到七天的早期胚胎。反对的人认为这个受精卵就已经是一条生命。”程临钊教授说,反对派认为,研究人员利用受精五到七天的受精卵进行培养、生成所需的细胞,其实是杀害了一条潜在的生命。

布什总统也持有这样的看法,所以对胚胎干细胞研究采取限制措施。程临钊教授说,布什政府对联邦政府能资助哪些胚胎干细胞研究项目有严格的限制范围,他说:“必须是用在已建立的胚胎干细胞系,也就是在2001年8月9号晚上九点钟以前开始的东西。在这之后所作的有关研究就不能拿到联邦政府的资助。在总统发表讲话时说,全世界有六十四个不同的干细胞系,在几个月后说:这个总数是七十九个,但是实际上现在能供科学家使用的干细胞系不超过二十个,大概是十九个。”

*可供研究干细胞数量太少*

有些专家说,这十九个干细胞系要用于治疗多种疾病的研究上,其中包括帕金森综合症、多发性硬化症,第一类糖尿病和老年性痴呆症 等无数种的疾患,所以能用来研究老年性痴呆症治疗的干细胞系真是少之又少。

支持人类干细胞研究的人士还指出,美国各地试验室和医学机构里现在冷冻的绝大部份可以用于干细胞研究的人类胚胎最终都将被遗弃。与其扔掉,不如把这些宝贵的干细胞用于医学研究,挽救其他人的生命。

反对这类研究的保守人士则指出,医学研究从来就是在道德范围内进行的,把人当试验品是文明社会应当禁止的。这样的研究无论在医学研究方面取得什么样的进展,在这过程中残害了生命都是道德所不允许的。

南希・里根是个立场坚定的共和党人,然而她说,虽然她喜欢布什总统的为人,但是却不能理解布什在干细胞研究上的立场。她说:“干细胞研究能导致那么多病症的治愈,或者至少有助于那些疾病的治疗。所以我就是不明白我们怎么可以背弃干细胞研究呢!我们失去的时间已经太多了。”

很多人说,南希的大声疾呼可能会在有关干细胞研究辩论中为倡导者加上很大的砝码。老年性痴呆症协会的戈尔德伯格这样评论南希对干细胞研究的支持拥护,他说:“南希的确是个据理力争的人,而且她切身体验到干细胞研究应该是、也必须是医学研究中切实可行并值得探索的途径。”

不久前有五十八位参议员联名上书布什总统,要求他同意扩展干细胞研究。这些参议员说,干细胞研究为一百多万身患绝症的美国人提供治疗和痊愈的最大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