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学者评论香港民主(04年7月1日) - 2004-07-01


面对人大释法及2007与2008年双普选被否决后,今年香港七一回归纪念日再次有数以十万计的市民上街表达不满。究竟香港的民主进程应该怎么样去争取呢 ? 美国学者认为,香港的民主派不应再依赖寄望美国协助,应该将问题国际化,才可以促进香港民主发展。

*学者:民主派不应高调批评北京*

长期研究香港政制发展问题的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亚洲法学研究教授费能文认为,如果今次香港民主派再次在七一回归纪念日号召到数以十万计的市民上街,他并不感到惊奇。不过,费能文认为,在渲泄不满、激情过后,香港的民主派亦应该正视如何面对中央政府的强硬态度,调整争取民主的策略。他首先表示, 希望香港民主派的议员不要再只懂高调来到美国批评中国处香港问题。 费能文教授认为,大多数有关香港民主派的外界批评焦点都是集中在他们与美国的关系上。香港民主派的这种亲美策略是错误的,这样做太容易让中国反驳。

费能文教授所指的是,香港民主党资深议员李柱铭今年三月初前来美国首都华盛顿出席国会有关香港问题的听证会,批评中国处理香港问题。他认为,这样高调故意刺激中国,只会适得其反。费能文表示, 他并不反对香港民主派来美国寻求支持,只不过美国肯定不是唯一一个关心香港民主的国家。香港民主派应该向世界多个国家寻求协助。

费能文教授继续说,如果他们到欧洲及亚洲其他国家寻求协助,表明香港寻求加快民主步伐是一个全球趋势,世界上每一个地方都正在发展民主, 那么当中国受到多个国家的压力时,北京就很难不理会有关的诉求。

*香港问题不应国际化*

费能文教授同时亦指出,他个人并不赞成将香港问题拿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那里讨论,因为香港问题始终是属于中国主权范围内的问题,而且相对该委员会一直以来处理世界其他地方严重侵犯人权的种族屠杀等问题,香港民主步伐的议题便显得没有这么迫切。

对于07与08年没有双普选已成定局,费能文教授认为这并不代表香港的民主派一定要在北京设定的政制框架底线下提出自己的方案。他表示,争取民主不一定是硬碰,与北京斗过你死我活;其实也可以是透过沟通尽力争取,打破僵局的。

费能文认为,�他们不应该只是在中国设定的框架下争取,他们应该全力去争取民主。如果他们要坚持普选的话,他们就要尝试从人大设定的底线下有否空间向外推,而不是在这个底线内寻求最大共识。 �

被问及目前民主派有机会在即将来临的九月份立法会选举中取得超过一半议席,会否再与中央的关系弄得更加紧张时,费能文教授指出,中国政府将提出相反意见的人归类为非爱国人士,这种敌我分明、带有标签效应的分化政策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他说,如果只是为了将他们视若无睹,因为不喜欢听他们的意见,所以便将他们标签成为不爱国份子,香港的民主进程在短期内再难有进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