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农民土地权益得不到保护(2)(04年7月4日) - 2004-07-04


在六月底举行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十届十次会议上,中国官员表示要努力解决所谓的“三农”问题。但是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的共产党政府从来都把农民当作二等公民对待,“三农”问题的解决不过是说说而已。

*取之于农村 用之于城市*

《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前中国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的程晓农说:“中国过去50多年来,采取的一直是剥夺农村、辅助城市的政策。”

程晓农指出,在1978年之后实行农村经济改革的七、八年间,这种政策一度扭转过,那时候城乡生活差距有了明显的改善。但是自从北京当局把经济发展重点转移到城市以来,农村和农民的处境就又恢复原样了。

他说:“89年以后,整个形势又再度扭转,重新恢复到那种剥夺农村、辅助城市的政策。这样的话,经过历年累月,农村的情况相当困难。”

*农业欠发展的主要原因*

程晓农指出,政府的政策欠佳是农业得不到发展的主要原因,“首先是政府的税费比较重,其次呢,政府把沉重的养农民干部的负担完全转嫁到农民头上。再就是国家不肯承担它承诺的、宪法规定的义务教育的开支,所以在农村,农村的中小学教育实际上是由农民来负担的,不是义务教育。在这种情况下,农民的负担就非常重。”

另外,程晓农指出,农民办生意、贷款或者集资的渠道非常有限,“政府是在农村实行邮政储蓄,只从农民那里吸收存款,但是吸收来的存款全部被集中到北京,然后转移到沿海地区。换句话讲,到现在为止,政府一直实行的是抽血政策。农民基本上不可能从金融机构获得资金,所以即使他有一些发展经济的机会,他也没有资金来源,政府完全不辅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农民遇到多方面的困难。”

*程晓农:权贵市场经济*

当记者问到程晓农,中国的农民以及农业问题是否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能够有一些新的对应政策,他回答说,中国现在实行的并不是符合国际标准的市场经济。

“中国是一个政府操纵的权贵经济,或者说权贵市场经济。这个市场经济不是由市场来调配资源的,而是由政府和它的各级官员,以及官商勾结的商人,在支配着这个国家的经济资源。”

程晓农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讨论如何发挥市场经济的体制来解决一些问题,等于是缘木求鱼,从根本意义上讲,要改革的是中国的社会以及政治体制。

*市场调节不能代替政府职能*

程晓农说,市场经济自然有它本身解决问题的一些机制,但是即便是纯市场经济体制,也不能全靠市场来解决社会福利、以及平衡发展等问题,有些问题是需要政府发挥职能来做的。其中,普及农村教育问题,就应当是政府的职能之一。但是,中国政府目前这方面做得很不够。

“它(政府)根本不谈这个问题。一方面,宪法规定,全国实行中小学、特别是初中和小学的义务教育;另一方面,政府又说,农民的教育开支必须要农民负担!像这种不讲道理的政策在中国多得是。它不是一个完全按道理、按法制办事的政府。”

*田国强:文盲太多影响民族生存*

德克萨斯农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田国强也认为,最终长期解决三农问题、即农村、农业和农民问题,政府需要大力、从根本上着手普及教育。他说,现在普及教育问题即便在城市,也是存在的。但是在农村就更加严重。

田国强说,“那些非常贫穷的农民家庭的小孩,他交不起那几块钱学杂费、书本费,而失学。许多小孩六岁、七岁上学了,但是一两年、或者几年以后就失学了。把这些人加进去的话,中国实际上文盲和半文盲的比例,实际上是非常之高的。如果这个问题不引起政府的注意,我觉得,从长远来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并且包括整个中华民族的生存的问题,我觉得都会有问题。”

*政府应真正酌情实行免费教育*

田教授说,教育本身不能全靠市场经济,特别是基础教育,应该是政府出资来办的,政府应该真正实行免费教育。

他说,“如果不能象美国这样的一律地免费,是不是可以根据收入的阶层,比如说农村的小孩,他买不起书本费,这种情况下,政府拿出大的决心来办学。那么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中国的工业化、中国的三农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