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经济降温加剧中央地方矛盾(04年7月14日) - 2004-07-14


中国领导层表示,虽然经济降温措施已经产生一些效果,但宏观调控政策还要继续执行。但是,观察人士认为,北京的这一立场会进一步加剧中央与地方的矛盾,导致经济乱象的出现。

*北京坚持落实降温政策*

中国经济降温政策出台近一年的今天,北京再次强调要坚持落实这一政策。中国全国发展与改革委员会说:“我们现在正处于宏观调控的关键阶段。我们不能够因为取得了一些初步的成效而有所动摇。相反,我们应当进一步落实中央提出的降温措施,控制经济的增长。”

温家宝总理星期三在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中也强调,政府要继续控制信贷,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幅度依然较高,电力、原油、煤碳供应短缺问题还很严重。

中国最近公布的一系列数据显示,经济过热的状况开始得到一定程度的减缓,经济降温措施开始出现成效。6月份,工业生产增长百分之十六点二,这是连续第四个月下降。在工厂、公路等固定资产的投资在今年头五个月的增长幅度是百分之三十五,也显著低于第一季度的百分之四十三。

中国广义货币供应指数M26月份也增加了百分之十六点二,低于中央银行设定的百分之十七的目标,这是一年半以来的第一次。

*打压地方不满抵制情绪*

分析人士认为,在经济开始降温的时候,北京再次强调要坚持降温措施,要继续收紧信贷,针对的可能是地方对降温政策所产生的不满情绪和抵制行动的不断上升。

据海峡时报等海外中文媒体报道,上海市长陈良宇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与温家宝总理在宏观调控政策上发生激烈争执,突显了地方对中央做出的经济增长过热的判断持反对态度。

*整体经济过热地方不以为然*

美国第一银行的首席经济师安东尼・张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谈到了他的观察。他认为,中国经济整体上看呈现过热的迹象,但很多地方政府并不以为然。

安东尼・张说:“在我接触过的大多数中国地方的经济学家都对中国经济非常非常乐观,认为中国经济会持续增长许多年。地方上对这种发展的好机遇感到非常兴奋,都在积极为本地的经济发展争取每一个机会。他们的心态和中央政府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对降温措施和限制贷款显示出本能的反感。”

*中央内部中央与地方分歧大*

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杂志主编程晓农认为,在宏观调控问题上,这次分歧是广泛的,不只是在中央和地方之间,既使在中央高层,看法也不统一。

他说:“现在政治局对宏观调控的看法不一致。超强人物没有了。他们个人的背景和与地方的千丝万缕的关系都影响到他们在北京讨论政策时的看法。黄菊就绝不会赞成温家宝的这些措施。”

程晓农对本台表示,黄菊是从上海起家的,上海是这次泡沫经济的最大受益地区。宏观调控对上海的房地产、企业甚至上海市政府的税收都会构成相当的冲击,许多企业也会因此而垮下来。

程晓农指出,自从去年中央开始实施调控措施以来,许多地方还是各行其事,照样上马各种受控项目。这一点从中国经济今年第一和第二季度继续保持高增长的数字上就可以充分看出。

*中央地方矛盾并非不可调和*

但是著名中国政治评论家高新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了不同的看法。他指出,中国的政治结构和经济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央与地方的矛盾并不象计划体制时期那样不可调和。现在地方的权利相对缩小。地方的不满并不会影响整个宏观调控政策的实施。

他说:“摸着石头过河进行改革开放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已经基本上条理化,规范化,地方上的权利比起赵紫阳主政时代要小。中央对他们的控制已经有法可依。”

高新认为,上海目前需要的是稳定发展而不是标新立异,没有必要再大搞形像工程以博取中央的支持。高新表示,既使在降温过程中,中央对上海的汽车工业也不会象对待其它地方那样采取一刀切,而会进一步予以扶持。

*官员腐败阻止经济降温*

当代中国杂志主编程晓农认为,中国的官员腐败是极其普遍的。地方官员关心的不是经济的健康发展而是自身的利益。在这样的情况下搞调控,不是造成经济硬着陆,就是出现混乱。

他说:“如果按照实际情况来看,中国不会有软着陆。原因很简单,就是中国官员各行其事,为了个人利益破坏法制、规章政策,来谋取个人好处的现像已经普遍到全国,每一个政府机关。在这样情况下,中央政府要煞车,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车踩死,用硬手段,现在温家宝做的就是这个办法。”

程晓农认为,中央只有用硬煞车的手段才能够达到减速的目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