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官员辩解计划生育政策(04年7月19日) - 2004-07-19


中国主管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的官员日前表示,近三十年来中国实行的是官方所说的�多元化�生育政策,而并不是外界传说的一胎化政策。该官员并且指出,一个健全的农村社会保障制度,是解决中国老龄化问题的关键。有社会学者认为,在建立社会保障体制的同时,要保存中国传统的孝道。

中国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赵白鸽日前在北京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外国传媒所指中国过去二十多年来实行的�一胎�计划生育政策的说法予以澄清。赵白鸽说中国长时间以来实际上在大多数地区和家庭实行的并不是一胎政策而是一个多元化的政策。它是根据中国每一个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状态所确定的一个多元化的生育政策。

北京大学社会学者刘艾钰教授就她的研究所得的结论指出,中国从八十年代以来一直是采取多元化的人口政策。她说:�少数民族的话,可以按照它的政策生两胎,三胎,农村地区根据劳动力根据情况都可以生两胎,有的还生了三胎,有的根据志愿还生了一胎。一直都是多元化的政策。�

*逆淘汰:城市生一胎农村生两胎*

赵白鸽副主任也谈到了富裕的城市家庭生一胎、贫困农村反而生两三胎的�逆淘汰�的现像。她对这个现像的解释就是目前中国农村的政策是根据中国的经济状态来决定的。她说中国在逐渐形成和完善农村社会保障制度的同时,如果严格执行一胎政策,农村拥有的家庭保险可能性就会减弱。

北京大学的社会学者刘艾钰认同赵副主任的看法。刘教授说,目前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并不是很高。子女对家庭来说起着很的用处:�中国农民长期以来,传统文化影响也好,经济生活压力也好,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子女养儿防老。它承担的养老的功能可能降低了。而目前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

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结果,加速了城乡人口的流动。因而带来了两大问题,一个是如何解决城镇化所带来了流动人口问题,一个就是如何解决广大农村老龄化的问题。关于第一个问题,赵白鸽副主任表示,中国政府正在把人员过于集中、流动人口的权利得不到很好的实现以及流动人口的管理问题作为工作的目标和方向。

对流动人口问题有相当研究的北大教授刘艾钰指出,流动人口这几年比较关心的问题就是这些人们的子女上学的问题。而北京的教育局允许把这些人的子女纳入北京的教育系统内是一个进步。此外,流动人口进入城镇的门槛也相对的降低了。但是仍然做得不够。刘艾钰说:�即使门槛降低了,必定还是有门槛。它只允许大学本科,那种有学历的知识分子进入,可以取得蓝卡。而其他的人还是不行。它还是有门槛。�因此刘教授认为应该不断的降低门槛。

*农场养老问题严重*

刘教授表示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随着许多农村的青壮年流入城镇和大都市打工,有的甚至不愿意回去。因而使得农村只剩下老年人。由于儿女规模减小,加上家庭核心化,就出现了养老的问题。刘教授说要解决这个问题,除了要确定逐步建立一个健全的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外,同时不应该抛弃传统行之有效的做法:�传统文化还是要强调,比如说咱们中国讲的这个孝。这个家庭养老。�

中国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赵白鸽在记者会上表明,中国政府将认真履行对国际人口发展大会行动纲领和包括消除极端贫困和饥饿在内的千年发展目标的承诺,在人口发展及相关的战略制定,法制建设方案实施等方面取得进展。

尽管如此,北大教授刘艾钰指出,人口是有惯性的,这是一时半载解决不了的问题。即使坚持一胎政策,至少要二十年,三十年之后问题才可以得到缓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