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荧屏偶像马龙・白兰度 - 2004-07-20


世界各地的影迷都在悼念荧屏偶像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 )的失去。这位好莱坞巨星于洛杉矶去世,享年80岁。

马龙・白兰度在1954年的电影>中有这样一段台词:“你不明白,我本来可以去上学,可以去竞争,成点事业,而不像现在这样是个流氓。就承认这个现实吧。”他在影片中扮演了一个深陷苦闷的前拳击手。这部影片使白兰度第一次赢得奥斯卡金像奖。

使马龙・白兰度第二次荣获奥斯卡大奖的影片是>,他在剧中扮演的就是黑手党犯罪集团头目、有权威的教父-唐・维托・科利昂。马龙・白兰度在他的演艺生涯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的才华深深打动了观众以及像詹姆士・卡恩这些和他一起拍电影的演员。卡恩在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执导的影片>中扮演了教父的大儿子索尼・科利昂。卡恩说:“我不在乎谁的看法跟我不同,他们是在撒谎:任何和我年纪相当的人如果告诉你马龙・白兰度不是对他们影响最大的演员,那他们就是在撒谎。马龙・白兰度是最有影响力的电影明星。他很了不起,有随时受到任何事情感染的能力。他是最具天才的人物之一。马龙・白兰度工作非常刻苦,不像他对别人说的那样轻松。他工作相当努力。”

*在欲望号街车中一举成名*

马龙・白兰度1924年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出生。他虽然是在中西部地区长大,但在19岁时却搬到纽约,开始学习当时出现的现实主义流派的新演技。他在百老汇剧院引人入胜的表演引起了好莱坞的注意。1951年,马龙・白兰度在导演伊利亚・卡赞制作的>影片中扮演粗暴野蛮的男主人公斯坦利・科瓦尔斯基,他在影片中发出了其标志性的呼喊“斯特拉”。在>中和马龙・白兰度一起演出的演员卡尔・莫尔登说,马龙・白兰度改变了美国的表演方式。

罗伯特・奥斯本是电影业的资深观察家,也是业内报纸>的专栏作家。他说,马龙・白兰度对美国影坛的影响从一开始就很明显:“虽然实际上他的第一部电影是1950年拍的>,可是产生重大影响的却是第二年他主演的>。没有人在过去看过像他那样的演员,因为他不仅看上去像一位电影明星,而且他所表现出来的自然本能和活跃个性是任何人过去都未曾见到过的。这是当时的演员培训班和现实派表演中的最好演技,而不是像约翰・巴里莫尔的表演中的那种戏剧风格。当时,戏剧表演风格已经在演艺界占有多年的主导地位。”

然而,一些人需要时间才能逐渐习惯这种变化。在奥地利出生的演员马克西米利安・谢尔在1958年拍摄的电影>中首次与白兰度合作。他说:“我当时并不喜欢电影中的马龙・白兰度。他总爱吐字不清地说着‘宝贝儿,我爱你’等台词。我想,为什么要用这种腔调呢?后来我们见面时我们也没法交流,因为我一个英语单词也不会说,他也不会说德语。所以,他试图讲法语。我们在巴黎附近他的化装室相处了两个小时。我当时就感觉,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与众不同:具有一张很棒的面孔和正义感。”

*拒绝接受最佳男主角奥斯卡大奖*

卡尔・莫尔登把这种品质描述成“对弱者的同情”,这是超出表演之外的。作为一位争取社会正义事业的人士,马龙・白兰度1973年拒绝接受他由于主演>而荣获的最佳男主角奥斯卡大奖。他反而派一位印第安人活动人士去奥斯卡颁奖典礼宣读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批评好莱坞对土著的美国印第安人的漠视。

一部份是由于诸如此类的行动,一部份是由于他激烈的表演风格,还有一部份是由于他的隐居生活方式,马龙・白兰度逐渐形成一种在摄影场是个棘手演员的名声。而电影>中的另一位演员卡恩则说这是影片制作人的错误:“我认为,当时除了福特・科波拉导演之外,所有其他导演都试图控制他。因此才有了难以和他打交道的说法。马龙・白兰度绝不想让人控制。他只想让别人跟他好好交谈。”

“朋友们、罗马人、同胞们,请听我说:我来这里是为了埋葬凯撒而不是赞美他的。”这是影片>中的一段台词。影评人士都认为,马龙・白兰度选择的角色并非所有都获得了成功。例如,他在1957年版的>中扮演的安东尼和在影片>中的演出就不尽如意。

*演出败笔无损辉煌*

然而,>杂志专栏作家罗伯特・奥斯本则说,这些都是白兰度辉煌的职业生涯中的组成部份:“我对白兰度的所有电影一点都不感到遗憾,甚至包括拍的不怎么好的>和其中有许多败笔的>。可是,我却对他没有参与拍摄的所有影片感到遗憾。依我看,马龙・白兰度并没有像看上去那样努力,这是对他的非凡才能的浪费。他没有拍出更好的作品或者没有参演大量的电影是有些可悲的。”

奥斯本仍然承认白兰度在好莱坞历史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他主演的三部电影目前是我们的经典影片:>和三年后拍摄的>以及1972年出品的>。它们涉及了广泛的表演领域;但是我认为,光是这三部影片就能使马龙・白兰度成为电影界有重要影响的人物,因为他在>、>和>中的表演绝对是永恒的艺术,这些表演永远也不会过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