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学者谈中共在地方开展党内民主试验(04年7月21日) - 2004-07-21


中国共产党正在基层组织中开展一系列所谓的民主新试验,以改变党内权力过于集中的状况。研究中国民主发展的一些学者认为,这种以党内民主取代选举民主的做法只会带来有限的效果。

*尝试新形式的党内民主*

中国官方新华社的报导说,从中国最早试行经济改革的深圳特区到首都北京,现在都在尝试新形式的党内民主。进行中的试验包括取消常务委员会、党的日常工作由党的代表大会直选的全体委员会领导,直接选举党委书记和党代表,以及实行党代表常任制等等。

香港文汇报的报导说,今年秋天召开的中共16届四中全会将会总结各地关于党代会常任制的试点经验,进一步修订和完善有关规定。

新华网援引中共中央组织部的一份调查报告说,试行党代表大会常任制扩大了党内民主,有利于决策的民主化与科学化,建立了有效、广泛的监督制约机制。

*理念值得肯定 但会流于形式*

上海复旦大学的孙哲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种理想主义的方案在实践中会流于形式,达不到实际的效果。

他说:“这是一个基本值得肯定的民主理念。但是在中国的现实中,我可以说,这种东西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功效。而且在地方执行起来,一定会发生很大的变形。因为现在中国的现实还是基本上党政一把手说了算,不管是在中央部委还是在地方。”

*以党内民主代替选举民主影响有限*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政治学教授、中国研究中心的主任包瑞嘉(Richard Baum)说,这是以党内民主代替一般的选举民主,因此影响是有限的。

他说:“这是朝向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任何使决策权向更大的一个群体开放的举动都是值得赞赏的。但是这是一个非常漫长而缓慢的过程,这仅仅是这个过程中的小小的一步。”

*目前做法很难扩大党内民主*

北京的政治观察人士、独立撰稿人刘晓波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也表示,共产党目前的一些做法很难扩大党内民主。

他说:“这个党内所谓民主,它是两个方面。我觉得,第一方面,你得从党内权力的产生走向一种更具平等竞争性的方面,这样民主才有实效。第二方面,党的规定、党纪本身,执法要严,必须按照党纪本身办事,这两个你达不到的话,你这个党内民主就很难真正的做到。”

*须吸纳党外影响,引进党外竞争*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中国问题专家包瑞嘉说,中国进行的试验表明,现有体制的运作并不好。由于共产党对失去控制的恐惧超越了所有这些改革的努力,有些改革的最终目的就是维持党的最终控制,而不是把这种控制权向党外势力敞开。

他认为,要想加强中国的民主建设,共产党必须在政策制订和决策过程中,包括选举过程中,吸纳党外的影响,引进党外竞争。

*一党自律不合历史规律*

复旦大学的孙哲教授说,最关键的还是要加强外部力量,特别是公民社会对执政党的监督。

他说:“从世界上民主发展的历史来看,一党自律,自己约束自己这种做法,其实是不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到最后,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一定会通过媒体甚至通过不同意他主张的、新的政党或是这样的一些组织来监督这个政党的执政。”

*民间压力迫使当局改革*

北京的观察人士刘晓波说,中国政府不断进行的内部改变,与来自民间持续的压力是分不开的。

他说:“我在这里强调,很多人看中国的现实,他的眼光都向上看,看高层作什么决定。但是我在中国生活这么多年,我每天感到的是民间的动力,民间这种追求民主自由的动力,我眼看着它在一点点积累、扩大、挣扎,而这个,我觉得,才是中国前途值得乐观的最大理由。”

*现在共产党难被取代 西方民主难速行*

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后回国执教的孙哲教授说,作为具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他们并不忌讳批评共产党的一些做法,但是共产党提出的稳定压倒一切、集中精力搞经济等主张,从客观上有效的促进了经济的发展而且也顺应了民意,这使得知识分子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

他说:“我们的困境是在于,现在中国现实情况下,还没有第二个力量可以取代它,而且这个过程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就是说,你现在就完全把西方民主放到这儿来,会发现有很多落实不了的地方。这种情况给我们造成了一个很大的困惑,就是,中国的未来发展应该是采取怎么样的一种政治模式。”

*政治改革软着陆*

从实践的角度来说,孙哲主张加大人大代表大会,特别是人大常委会的权力,让它从一个橡皮图章变成一个钢性图章,包括加强审工作。孙哲认为,应该从这个角度着手进行中国的政治改革,实现政治改革的软着陆,逐步加强现有机构的监督和改造,而不是先否定共产党的领导或是推翻它的政权。

*政治特区*

鉴于中国各地发展的不平衡,孙哲教授极力主张在上海、深圳、广州等比较发达地区建立所谓的政治特区的试验,先从行政系统开始,尝试通过公开和多元竞争的方式选出副市长等副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