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拟推出新个人所得税制(04年7月30日) - 2004-07-30


中国政府准备推出新的个人所得税制,并进一步改革工商税收制度。专家认为中国不合理的税收政策早就应该改革,但是对这次改革是否能够达到预期效果表示怀疑。

*力争使税制更公平*

国财政部税政司透露,下一步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方向是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改革的结果可能会使工薪阶层的综合纳税负担有所下降。

国现行个人所得税法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制订的,实行按照工资、奖金、劳务和个体经营所得等类别进行分类征收。这种分类征收税制的缺点是会造成严重的税负不公。比如同样月收入二千四百元 ,如果分为工薪八百元,奖金八百元,稿费八百元,那就不用交一分钱的税。如果全部是工薪所得,则要交一百五十元左右的税。这对纯工薪阶层造成了极大的不公平。

美国三一学院经济学副教授文贯中说:“工资收入一般是死的,但是现在有些阶层有其他的收入,比如作家有稿费收入,教授有讲课的收入,如果这些人的这些收入和工薪分开计算,那么他们实际所承担的税率就比工薪阶层要低得多。这样就不利于贫富差别的缩小,使工薪阶层实际负担的税率成为最高的。”

*工薪阶层纳税主力*

据统计,中国目前百分之六十五的个人所得税都是工薪阶层缴纳的,而具有其他收入的富人阶层的税负和他们的收入却不成正比。因此中国当前考虑的税制改革倾向于将工薪、劳务、稿酬以及个体经营所得加以综合以年或季度为单位预交。这样从总体趋势来看,有利于公平分摊税负,减轻工薪阶层的税率。

*缺乏申报监管系统税改难度大*

但是学者担心,中国的收入申报和监管系统不配套,使税收改革的难度加大。美国托利多大学经济学教授、亚洲研究所所长张欣说:“问题是中国的监管非常困难。美国这方面有几百年的经验,再加上有许多监管系统,政府基本上可以监管个人的所有现金收入。因此中国需要改革的不仅仅是税收制度,而且还要把监管制度建立起来,并且还要对税收机构的腐败现象进行打击。”

*研究取消税收优惠政策*

中国税收体制改革的另一项重要内容是重新考虑实行多年的对个别地区、个别企业部门的税收优惠政策。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为引进外资,一直对沿海开放地区、经济特区、外资企业和中外合资企业实行税收倾斜政策,使这些地区和企业享有减税或免税的优惠。

这项政策目前已经明显过时,不仅使国家财政税收受到损失,而且也是造成中国地区发展不平衡的一个重要的非经济因素。文贯中教授认为,这种不合理的税收政策必须取消。

他说:“现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已经三年了。按照WTO的规则,所有税收不但对本国人是一样的,对外国人也应该是一样的,所谓国民待遇。在这种前提下,中国在本国之内还设立不同的税率就更加说不过去。”

中国税务当局已经推出一项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对减税免税的范围和对象进行普查。据信这主要是为了结束不合理的税收优惠政策,制止地方当局擅自给予个别地区和个别企业的减税免税优惠。

*计划五年内取消农业税*

改革农村地区的税收制度,减轻农民负担的工作已经进行了四年。本月初,中国总理温家宝主终倏�了题为深化农村税收改革的工作会议。温家宝指出,下一阶段农村税收改革的重点是取消所有的农业税以及摊派到农民身上的各种苛捐杂税,建立有效的乡村行政管理机制�? 按照中央政府的计划,从今年开始,农业税争取在五年之内完全取消。美国托利多大学经济学教授张欣对此表示欢迎。

他说:“我们留美经济学会和浙江大学今年在杭州的浙江大学开了一个关于三农问题的学术会议。大部分与会代表,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认为,中国目前经济发展到这样的程度,不需要再向农业征税了。我听说浙江等好几个省市都基本上已经或马上就要取消所有的农业税了。”

*地方苛捐杂税农业头上大山*

但是取消了农业税是否就能从根本上减轻农民的负担呢?美国三一学院经济学教授文贯中表示怀疑。

他说:“中国农民现在最苦的不是农业税,因为农业税本来就不是很重。困扰农民的主要是地方政府和乡镇干部私自设立的苛捐杂税。这些苛捐杂税不在国家的规定之内,而是他们自己的土政策,又利用他们在当地的行政管理的权力,使农民走投无路。这些东西上面不清除,农民也无处可告。所以主要的负担是苛捐杂税,而不是农业税。”

文贯中教授对减轻中国农民负担的前景感到悲观,他认为如果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农村可以从非农业地区征得税收,从而无需过份盘剥农民,但广大内陆地区的行政经费只能从农民头上摊派,因此近期从根本上取消农村苛捐杂税的可能性不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