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恐怖主义还是伊斯兰激进恐怖主义?(04年8月8日) - 2004-08-08


美国官员在无数的场合都提到反恐战争。但是九一一调查委员会最后提出的报告批评布什政府对恐怖威胁的定义过于模糊。美国官员十分顾忌公开对这个威胁做出太明确的定义。

虽然所有的证据都明确的把九一一恐怖攻击归咎于本拉登和伊斯兰激进分子的基地组织,但是包括布什总统在内的美国官员通常只概括地说反恐战争,而回避更具体的说法。

*报告:定义不明导致战略模糊*

负责调查2001年九月十一号恐怖攻击的调查委员会在报告中指出,美国的敌人不仅限于邪恶的恐怖主义。报告说,这种不明确的定义模糊了打击这种威胁的战略。

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的时候,调查委员会成员戈雷利克说,委员会一致认为,美国面对的威胁是具体的,应该得到清楚的定义。

戈雷利克说:“我们非常强烈的感觉到,现在的政府将恐怖主义定义为敌人,这是不适当的。恐怖主义只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敌人。我们的问题不是任何一种恐怖主义,而是伊斯兰激进分子的恐怖主义。”

戈雷利克说,调查委员会认为,错误地标定敌人可能会意味着使用错误的方法来对抗这个敌人。戈雷利克说:“我们应该非常谨慎的锁定这个敌人,因为假如不认清到底敌人是谁,打击敌人的战术就会是错误的。”

*美国不是在对抗伊斯兰*

但是在美国官方的声明当中,很少出现“伊斯兰”这个字眼。美国官员一再表示,美国不是在对抗伊斯兰教,而是在对抗那一小撮利用穆斯林信仰来达到政治目的的狂热分子。

*避开反穆斯林标签*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高级情报官员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美国官员非常担心被贴上“反穆斯林”的标签。

这位官员说:“如果你不想说,我是说我们的政治人物以及高级官员不想说,我们正在和伊斯兰进行一场战争,那么你必须承认,一部分伊斯兰正和我们处于交战状态。我认为,这部分伊斯兰正在增加。‘反恐战争’这个说法只是用来避免政治错误的比较方便的方式。”

戈雷利克说,包括九一一调查委员会成员在内的许多美国官员都明白,舍弃恐怖主义而采用“伊斯兰激进主义”来明确定义美国所面对的威胁,可能会被同情本拉登的人士认定为是“反穆斯林”的。

这位情报官员曾经以“无名氏”的笔名撰写过一篇批评美国反恐工作的文章,题为《帝国的傲慢》。他说,本拉登能够在伊斯兰世界获得支持是因为他把美国对伊拉克、阿富汗、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这些地方的政策说成是“反伊斯兰”的。

*自由派激进派穆斯林都反对美部分政策*

这名官员说:“也许本拉登最大的本事就在于集中攻击美国有限的一部分政策。整个穆斯林世界、不论是自由派穆斯林还是激进派穆斯林,都认为这部分政策是美国对伊斯兰世界的攻击。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一点,我不知道我们怎么样才能在这场战争中赢得胜利。”

九一一调查委员会的戈雷利克说,这个威胁必须要贴上准确的标签,这样才能正确地对抗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