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黄金高痛陈反腐艰辛轰动全国(二)(04年8月18日) - 2004-08-18


中国福建省连江县县委书记黄金高最近向媒体暴光了他在追查腐败案中遭受的各种阻碍和压力,生命受到威胁。接着,他的上级单位福州市当局也在官方网站反驳黄金高。这个事件引起了人们对中国政府反腐力度的广泛关注。中共多年来的“反腐倡廉”也受到严格的考验。

查办福州“非法生猪屠宰案”和福建省连江县“开发建设腐败案”的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8月8日写了一封公开信给人民网,述说他过去6年来在办案期间所承受的压力和阻碍让他备受折磨与煎熬。

*福州市委网上刊文批黄金高*

中共福州市委和福州市政府则在官方的福建东南新闻网对这件事做出回应,指责黄金高投书的行为是不讲政治、不讲大局、个人主义恶性膨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极端错误行为。尽管黄金高是以一个县委书记的名义向中共党报网站暴料,但是福州市官方声称,这种行为的直接后果是为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民运分子等利用,引发了社会政治不稳定,成为严重的政治事件。

黄金高在公开信中指出,查处违法生猪屠宰案的一名福州市财委保卫处长在办案中,被黑恶团伙势力围攻殴打致死,当时福州市政法系统一些干警充当社会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长时间犯罪分子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另外,他自己在查处非法生猪屠宰案和连江县江滨路改造建设腐败案的期间,多次遭受威胁,出门都必须随身穿带防弹衣。

人民网在8月11日刊登的黄金高的这封公开信还指出,一些县领导和干部跟开发商勾结,大肆侵吞国有资产,严重损害了拆迁户利益。黄金高在信中还举出了冤狱拷打的例子说明官场被严重腐蚀的情况。他说,一名正义青年因为同情连江江滨路拆迁中合法权益严重受损的群众而为他们订正上访材料,却因此被警方严刑拷打并且入狱,至今未得到平反。

*网络反腐舆论监督新方式*

一般人认为,把这样的事实公布于众,确实需要极大的勇气,而黄金高选择用网络的方式也说明反腐败工作也许需要新的方式和新鲜血液。香港的政治评论员林和立认为,网络这个新的传播方式扩大了黄金高的反贪打腐公开信的影响力。

林和立说:“官位稍微低的这个干部,他敢于对恶势力挑战,这次他的这个比较勇敢的事情,他那个上书在网上登出来以后受到中国广大网民的支持。所以我觉得这个传媒网络文化在这个层面起了不少作用。目前来讲很明显官方不得不增加对它的支持,起码在北京中央方面会给予它比较大的支持,虽然在福建这个事情曝光了以后引起了大部份网民的关注跟支持,很可能它对于改善那个具体的县有积极的作用。”

黄金高在信中指出,2002年5月28日,市纪委人员来连江调查有关情况,当时表示这是个典型的腐败案件。没想到6月8日,市纪委人员回去后,做出来的调查报告却认为是连江政府理亏,开发商有理。

一个叫马廷刚的网友在人民网评论说,如果纪委颠倒事实,屁股坐在腐败分子一边,那将是对黄金高的心灵的最大伤害。

*刘晓波:党内机制反腐完全失效*

北京的独立撰稿人刘晓波认为,黄金高是在看到他单纯依靠党内反腐败的查处已经完全失败了,所以试图寻求社会舆论这个渠道获得帮助。

刘晓波说:“中国党内机制的反腐败是完全失效了,必须通过其他方式,而这个县委书记,他把自己的遭遇公布在网上,就是说这个县委书记他已经看到了有一个独立的舆论监督对于反腐败的有效性,当他在内部的这种保护得不到一种生命安全的保护的时候,他就要诉诸于公众舆论,诉诸于独立的社会舆论来保护他 ,可见这种独立的社会监督对于反腐败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北京律师浦志强也同意:经过媒体的报导,人们对事实真相更加了解之后,社会会更加进步。浦志强说:“如果黄金高这个事情不是在媒体上披露出来,没有人会知道在这个地方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可能大家仅仅去设想你也未必好多少。但实际上说出来之后,对他来讲走出了一大步,在社会的进步过程中可能会迈出了一小步。我想发现这个真相或者勇于说出这个真相,实际上它往往比解决真相还要重要。”

黄金高在他的公开信中提到,他并没有因查处案件受到挫折而心灰意冷,他说他没有屈服,因为他坚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过他在信的结尾说,在“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份条例”颁布实施的今天,一个县委书记查处辖区内的腐败案件,真的这么难吗?

*反腐成本越高反腐越难*

人民网刊载网友娄国标的评论说,县委书记的困惑,实际上道出了当前反腐败工作面临的一大困局。反腐败的成本越高,反腐败就越艰难。而人民所期望的是,反腐败的机制和环境能得到进一步的改善,反腐败的成本进一步降低。因为在一个健全的法治社会,公正与廉洁不应建立在勇敢无畏的个人行为之上。

香港的政治评论员林和立认为,自从胡锦涛、温家宝执政以来,在反贪污,反腐败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不少地方城市贪污腐败的情况还是非常严重。

林和立说:“胡温新政当中,这个反贪相对来讲比起过去13年江泽民执政的时候成绩要大而且步伐是比较快的。但是离建立廉政,建立公开政府这个理想,要走的道路还是很长的。”

据新京报8月11日报导,新京报采访黄金高的时候,黄金高曾经一度失声痛哭,并且说,目前压力很大,不愿意多谈。这个黄金高网路求援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是调派中纪委南下调查还是当地自行解决平息风波,或是不了了之?黄金高的个人前途将会怎样?这一切都悬而未决,人们也将会密切关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