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港竞选对手互相揭丑影响选情(04年9月2日) - 2004-09-02


香港立法会选举还有不到10天就要举行,就在参选各派紧张拉票竞选之际,不断传出跟候选人有关的所谓抹黑或者恐吓打压的消息。有评论认为,亲北京阵营试图利用一些民主派候选人近来遭受的负面新闻困扰,尽量降低选民的投票热情,来达到胜选目的。

民主党参选人何伟途涉嫌嫖妓在广东被判半年劳教和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涉嫌高价出租房产赚取议员津贴是这次香港立法选举期间爆发的两大丑闻,一些亲中媒体纷纷予以抨击,同时也引起了所谓“抹黑”竞选对手的议论。香港商报发表署名郁然的文章认为,民主党的丑闻一个接一个,为了遮掩,就抛出“抹黑论”,是抹黑老手讲抹黑,妄图倒打一耙。这个星期,却传出了不利于左派候选人的消息。香港[壹周刊]报导称,属于工联会、民建联的立法会议员陈婉娴“滥用议员租金津贴租用工联会物业设立空壳办事处”。亲北京的文汇报星期四发表两篇文章力挺这位工联会的候选人,其中一篇报导说“陈婉娴遭抹黑据理反驳”,另一篇则引述另一位工联会议员的话说壹周刊的有关报导失实。

香港时事评论员洪清田认为,竞选对手通过互相揭丑来影响选情的做法在东西方各国的选举文化中都屡见不鲜,香港也不例外,只不过做得比较平和一些。洪清田表示,双方背后都有人在组织策划,翻箱倒柜,搜集“黑材料”,贬低对方。他说:“两边都有这种情况,实际上这也是选举基本上自然都有这种情况,几乎可以说是正常的。东西方,不论在什么社会,在台湾、菲律宾或者日本、泰国、马来西亚,除了新加坡吧,全世界应该差不多都是这样,只是看程度怎么样。就是说,两边后面都有些人在组织,在查资料,在抹黑对方一些人员。大家都有自己的队伍,自己的媒体,自己的群众基础和自己的方法。”洪清田指出,香港公务人员尤其是立法会议员的廉政水平是很高的,很难找出可以抹黑的惊人材料,在抹黑方面跟在台湾等其他实行民主选举的社会无法相比。

上周末,竞选连任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刘慧卿住宅发生了遭人企图暴窃的可疑案件,而以独立身份参选的前香港商业电台主持人郑经翰在左派地盘进行竞选活动时遭到数百名老年选民的围攻。刘慧卿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称,鉴于她的住所和办事处屡次发生莫名其妙的案件,有理由怀疑有心人士是为了搜集黑材料而撬开门窗进入她家,要不就是对她进行政治恐吓。她说:“他是不是偷看了我的文件,是不是偷看我的私人文件,是不是装了偷听器,拍照,我们都是担心的。”

*民主派怀疑北京介入选战*

据介绍,刘慧卿议员办事处曾经发生有人投掷粪便的案件,她家今年已经两次被贼撬开。她表示怀疑在敏感的竞选期间发生抹黑和恐吓案件可能是受到政治势力幕后操纵的结果。她说:“也有人公开说,北京对这次选举高度关注,非常关注。也有报导说,中央派了很多人来香港,国安,公安,其他的,派了很多人。我不晓得他们来干什么。而且有些选民最近公开说,他们受到压力,因为有人要他们投票的时候要投给哪些人。”

香港警务处公关发言人欧女士告诉美国之音,警方正在对刘家发生的企图爆窃案进行刑事侦查,目前没有结论。洪清田表示,这次选战异常激烈,参选者谁都可以怀疑,谁都可以反驳,而且谁也拿不出确凿证据,在这种情况下,民主派怀疑北京介入选战试图影响选举结果是自然的事情。北京驻香港官员则一再否认最近发生的跟候选人或者政治人物有关的事件跟选举有任何关联。

*左派阵营希望压底投票率*

洪清田分析指出,互相抹黑的消息将会减低游离选民的投票热情,导致投票率下降,对民主派阵营不利。他说:“部份选民,尤其是政治立场不太明确和坚定的人,属于中间游离票,觉得两方面都没有好人,两方面都是肮脏的,两方面都出问题,所以谁也帮不了。就有一批这种人,没有强烈的投票动机。那么,投票率就会下降。”这位香港政治观察人士认为,左派阵营希望压底投票率,来争取选举胜利,因为在上次区议会选举中投票率出现大幅度上升,其中多数游离选民把选票投给了民主派候选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