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西藏未能普及9年义务教育(04年9月2日) - 2004-09-02


中国争取改进西藏地区教育的工作取得了一些良好的结果,但是许多贫穷地区的少年儿童仍然没有得到基本的学校教育。联合国估计,全西藏地区的学龄少年儿童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有机会获得法律规定的9年义务教育。

伴随着音乐,几名妇女在一个样板村的舞台上专门为外国记者表演了西藏传统舞蹈。这实际上是中国官员要展示中国兼并西藏54年来塑造出的西藏“新面貌”。

西藏东南部林芝地区的公仲村和西藏自治区许多其它地方不一样。这里所有的住宅都有电,并且在1996年就装上了电话。村子里的街道都铺设得很整洁。村子里的狗都套着牵狗的绳索。所有的学龄少年儿童都上学。一名中国外交部的官员总结了他认为外国记者应该看到的新西藏的现实情况。他说, “这是西藏的一部份,对吧?这代表着未来和今天的西藏。”

距离公仲村不远的地方才是人们通常看到的西藏。成群的少年儿童衣衫褴褛,他们的脸经过冰山的风吹和日晒,已经变得“老化”。他们沿路向外来的游客叫卖羊奶酪串,讨钱。他们当中有许多人都说, 他们不会看书和写字,从来就没上过学。

象中国官员喜欢指出的那样:自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半个多世纪前征服这个高原地区之后,西藏地区的教育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改进。过去,全西藏只有百分之二的人会读书和写字。如今,在共产党政府大规模修建和开办新学校之后,识字的人已经达到将近百分之九十五。

然而,中国和联合国官员说,西藏少年儿童当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没有条件获得中国法律规定的9年义务教育。这些无法接受教育的人大多数是西藏本地人,而不是那些越来越多的移居到西藏的汉人。

西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余和平对记者说,由于文化的关系,西藏地区的基础教育入学率远远落后于中国其它地区,因为许多西藏人是牧民,生活在远离人口聚居的地方。他说:“我们初中入学率比较低的原因,一个是我们的人口太分散。我们一百二十万平方公里才二百七十万人。一平方公里才两个多人。我们修一所学校,要把学生集中起来,困难非常之大。”

*学龄少年儿童文盲*

余和平说,政府确定了一个三年目标,确保藏族少年儿童达到中学水平,全面消除文盲。但是他没有介绍达到这一目标的具体措施。实际上,学龄少年儿童文盲的情况并不仅仅限于偏远地区。在西藏首府拉萨,13岁的男孩珠玛就整天在街头闲逛,向游客讨钱,或者做一些杂活。他说,他不会读书写字:“现在就是要钱吗。人家都有钱,没有钱他们根本就没法‘休闲吗’。现在西藏人就有很多人都‘要钱’吗。我要上学还要交学费吗。”

珠玛说,他从来就没问过要交多少学费,因为对他来说,压根儿就没想过要上学。象大多数在中国官员或者警察不在场的情况下接受采访的西藏人一样,珠玛说自己是西藏人,而不说自己是中国人。他说:“那些人不行。我们不喜欢。”

一些汉人游客打过珠玛,怀疑他也是那种在西藏首府专门偷旅客的小偷。珠玛很恨这些人。他说, 他父亲死的时候,他还太年轻,记不得了。他的母亲象大多数西藏人一样,为了追求更好的机会和自由,多年前跟着达赖喇嘛逃亡到印度去了,把他留在了西藏。

有一位西藏妇女正在为珠玛这样的失去父母的西藏孩子工作。她为西藏儿童开办了一所私人孤儿院。在政府试图控制所有教育活动的环境中,这是一种有风险的事业。数十名学生正在练习用藏语、中文和英文唱西方一首流行的儿歌。他们的老师是一位在西藏定居的汉人。她解释说,他们学藏语是因为这是他们的母语。学汉语是因为这是国语。学英语是因为在全球化的今天取得成功必须要学英语。

孤儿院的负责人要求在不透露姓名的条件下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说,一些试图开办地下孤儿院的人都被关进了监狱。她说,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孤儿院的生活很好,否则这些孩子就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到大街上去。她说: “这些孩子大多数会到大街上乞讨。他们到街上向人们讨钱。他们没有机会上学。但是目前,他们在这里的课堂上学习。”她说, 她家庭的生意向她的孤儿院提供资金,没用政府一分钱。每个月的花费相当于一千美元以上,都是她自己掏腰包和一些私人捐助,许多捐助人是汉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