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韩丁与中国的不解情缘 (04年9月9日) - 2004-09-09


韩丁在美中建交以后的三十年中,始终奔波于中国农村,为中国农业机械化和中国农民洒下汗水,韩丁及其家庭与中国结下了不解情缘。

*吃饺子扭秧歌款待朋友*

在追悼会上,亲友们回忆了韩丁与农业、与中国的情结,时而激起人们的开怀大笑,时而使人们热泪盈眶。一位友人说,“韩丁招待美国朋友的时候常常吃中国的饺子,晚饭以后,他总是提议大家一起来扭中国的大秧歌。”

韩丁的二女儿阿丽萨也回忆说,那时在农场的家里时常满地坐的都是从中国山西来的农民。还有一位友人说,七十年代美中恢复外交关系以后,韩丁曾对他说:“过两天我要到中国去,把大女儿带回到农场种地。”

*张庄村民永远怀念韩丁*

张庄的村长王金红是专程从中国赶来参加追悼活动的。他带来了一副书写非常漂亮的巨大挽联。

上联是:风雨同舟精着翻身公德无量,下联是:不远万里传播友谊千古留芳,落款是张庄村全体村民。”

多年以来,韩丁吃住在张庄,和张庄人共同设计制造新型的农机具,近年来,还帮助他们发展工业,合资办起了山西长弓玛钢公司,并帮助把产品出口到国际市场,如今张庄已经实现了小康,年人均收入达到了三千五百多元。

*假洋鬼子卡玛-韩丁的子女们*

1971年,韩丁把已经二十一岁讲满口北京话的大女儿卡玛带回美国。卡玛跟父亲在农场种过地、开过拖拉机、修过鞋、教过中文,后来她取得了哈佛大学中国美术史专业的博士学位。如今,她与丈夫共同开了一个小电影公司,基本上都是拍摄与中国有关的影片。

他们的第一部片子就是韩丁参加过土改的山西省长治市张庄的系列片:“天地玄黄”、“小喜”和“神农尝百草”。卡玛的老公理查德・戈登(Richard Gordon),前前后后在张庄住了三年,那时候他一张嘴就是一口山西话。后来卡玛给他起了个地道的中国农民的名字:高富贵。高富贵说:“卡玛是假洋鬼子,她做梦都是中国。”

韩丁的大儿子迈克尔瘦瘦高高的,长得很象父亲。他说,在七十年代韩丁返回中国的日子里,他把全家都带到中国。

迈克尔说:“当时我们很小,不过我们都很喜欢中国,所以那时候我们都不想回美国了,爸爸说,好,等你们高中毕业你们再回来,所以每一个孩子高中毕业以后都回了中国。”

迈克尔的妹妹阿丽萨(Alyssa Hinton)曾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学习,她现在是一位油画家。小妹妹凯瑟琳(Catherine Hinton)也在四川成都学过一年的中国画,不过她现在是位律师,和丈夫一起专门为没有钱的穷人打官司。

迈克尔自己在美国读过化学,有一天他对父亲说:“我想学医。”韩丁说:“你要学医就到中国去学中医。”就这样,迈克尔来到了中国,一呆就是五年。

迈克尔说:“我91年到96年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中医。”

迈克上大学的时候住在姑姑韩春的家里,那里离北京科技大学很近,有缘和当时在科技大工科学习的四川姑娘熊敏相识并结为伉俪,毕业以后一起来到美国。为了和丈夫共同创业,熊敏又到纽约学了三年的中医。现在,他们已经在宾州开了三家针灸诊所了,生意还不错。

*邱广才:韩丁的第三任妻子*

特瑞萨在追悼会上他替奶奶韩春读了她的发言。韩春是韩丁的妹妹,也是中国人都熟悉的。特瑞萨是辛顿家的第三代了,她告诉记者:“我2003年毕业于帕特尼学校,毕业以后我不想立刻去上大学,我希望多一点社会经验,所以去了中国,在张庄附近的一所中学里,我和老师同学们讲英文,他们也教我学中文。”

韩丁的第二个妻子琼安病逝以后,1987年他与当时为洛克菲勒基金会在中国协和医院工作的流行病专家邱广才女士结婚。邱女士说她是1960年大学毕业以后从台湾到美国来念书的:“60年代韩丁第一本书出来以后,有一个中国研讨会,我们请他来讲演,就是从那儿认识的。”

韩丁和邱广才一直到1999年才回到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的农场,想在这里安度晚年,而韩丁却在2000年到台湾演讲时心脏病发作,从此病倒,直到2004年5月15日在美国麻州康克市悄然辞世。

韩丁去世以后他的亲人们在美国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里以韩丁的名义专门设立了一项帮助中国农村孩子上学的基金。目前,韩丁的亲友们都在为此忙碌着。

*都热爱中国但观点不尽相同*

尽管韩丁和他的亲人们都与中国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但他们的观点却不尽相同。韩丁晚年曾写过一本英文书,叫“The Great Reversal”《大回潮》,他对后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发展不无存疑,他担心中国让西方大财团进来,会重新沦为殖民地。对此卡玛说:“我对父亲的人格很尊重,他关注底层关注民众,总想着为农民做实事,一天到晚在农村。但是,他的一些观点我赞同,很多观点我不赞同,实际上现在谁也不能下定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