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5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台湾枪击调委条例覆议明天表决(04年9月13日) - 2004-09-13


台湾政坛将在明天(星期二)进行又一场激烈的政治较量。针对立法院通过调查陈水扁总统在竞选期间遭到枪击的[319事件调查委员会条例],明天立法院就要对行政院提出的覆议进行表决。学者专家认为,319枪击事件政治性太高,无论行政院的覆议能否成功,未来的调查结果如何,都难以让全台湾民众信服,突显的只是台湾政治的一片乱局。

*决定谁来调查,权力多大*

台湾总统陈水扁在上任数月之后才提出调查枪击案的办法,由于负责人员是总统任命的官员,因此难以取得落选的国民党和亲民党联盟,也就是所谓的[泛蓝阵营]的信任,于是在立法院占多数的国亲两党提出了[319真相调查委员会条例],并且获得立法院通过。执政的民进党政府立即对此提出覆议,希望推翻在立法院下设这个委员会的可能。

明天立法院将正式就覆议案进行表决。执政的民进党和泛蓝无不使出全力拉票。如果行政院的覆议在立法院遭到挫败,这就表示[319真相调查会条例]成为法律,必须施行。台湾的专家学者对[319真相调查会条例]的立法有不同看法。

*司法机关为何反弹*

国立台湾大学法律系教授贺德芬说,319真相调查会条例一公布就立刻引起争议,�司法机关反弹非常大,因为真调会权限超过司法,可以直接指挥调度检察官,调阅所有文件。这都是原来立法权所没有的;其次引起争议的是条例是用政党席次比例来分配参与这个调查委员会,多数党现在正好是蓝营,名额多数,因为如果派的员额多比绿营多,绿营当然有很好的借口不服调查结果。�

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主任检察官陈瑞仁进一步指出,319真相调查委员会条例共有19个条文,其中除了成员由政党推荐出任遭到置疑之外,最引人瞩目的是委员会权限凌驾在法律之上的问题。

他说:� 例如有条条文说委员会执行职务时可以不受任何法律限制。这个条文规定的太广泛,使得权利太大,太模糊,有违宪的嫌疑。�

*高涌诚:权限太大*

台湾民间法改革基金会执行长高涌诚律师也特别指出,[319真相调查委员会条例]中最令人担心的一点就是委员的权限。�非常明确的是真调会执行职 权时可以不受任何法律限制,这是独裁和极权国家才有的。没有法律可以干涉,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亲民党立委:为防当局刁难*

日前在台湾的一次有关真相调查委员会条例的座谈会上,参与制定这个条例的亲民党立法委员坦承,这个版本确实有立法拙劣的事实,但这是出于国亲两党担心如果没有立法给予委员会权力,则委员会在行使职权时会遭到执政党政府机关的刁难。

目前泛蓝尽全力阻挡行政院覆议的通过,而部份民进党立法委员对于覆议能否通过没有太大患得患失心理。因为一旦覆议案过关,则执政党可以理直气壮;万一败北,则只是突显了在野党对于真调会的荒谬做法。

台湾大学法律系贺德芬教授认为,如果星期二立法院的表决让[319真相调查委员会条例]成为法律,这对国亲两党来说,也未必表示胜利。

*�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贺德芬说,� 真的是用比例代表制作出来的结果人心不服的话,对整个社会的安定并没有帮助,反而形成更大的对立,绿营觉得更委屈。所以当时研议这个办法时,实在不应该用政党比例代表制。很遗憾的是,台湾社会目前找不到十几个双方都认为非常非常公正的人士,这显示台湾比较缺乏有公信力的人物。�

贺德芬教授说,[319真相调查委员会条例]如果在立法院覆议失败,执政党可以要求大法官解释宪法,但这需要相当时间,并且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因为目前台湾的政治乱局是蓝绿意识形态的对抗,或族群对抗的问题,调查结果必定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主任检察官陈瑞仁则指出,为了能让人信服,立法院应该立即对[319真相调查委员会条例]有争议的4条条文进行修法。

*条例违宪?*

台湾民间法改革基金会执行长高涌诚律师说, 台湾民间以及包括百分之99的法律界人士都认为[319真相调查委员会条例]是违宪的,因此,立法院应该承认这个条例的立法有遐疵而进行修法,减低政党比例任命委员的方式。

这两位司法界人士认为,没有互信,就没有真相,如果[319真相调查委员会条例]能做到程序合乎正义,则可以降低这个条例的遐疵,取得民众较多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