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媒体关注港立法会选举结果(04年9月14日) - 2004-09-14


香港立法会的选举结果,继续引起美国媒体的关注。很多评论矛头直指香港的选举程序。今后北京跟香港民主派的互动,也是各方注意的焦点。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说,从选举的票数看,香港 60%以上的选民都选择了民主派议员,但是从席位上看,香港泛民主派却只赢得了立法会 六十个席位中里的25席。文章说,这完全要归咎于香港选举制度的扭曲,而这种不规范的选举制度,恰恰是香港的民主力量要求取消的。

香港立法会的六十个席位,选举时分成两部份,其中三十个席位由选民直接选出,另外三十个席位则由“功能界别”选举产生。所谓功能界别,是由不同界别的专业人士组成的,包括法律界、工商界、工会界、会计界等专业人士。外界普遍认为,功能团体大多是亲北京的,或者很容易迫于北京的压力,把票投给亲中派议员。

*功能团体较容易被政府控制*

美国南加州大学法学院客座法学教授梁福麟说,有些功能团体人数很少,却能选出议员;还有一些功能团体根本就对选举没兴趣,因此功能团体这种选举方式很不公平。梁福麟说:“功能团体应该取消,因为功能团体比较容易被政府控制,功能团体选举产生的席位这么多,让反对派很难形成过半的席位。 ”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说,这次香港的泛民主派只拿到了立法会的25个席位,短期内北京方面可以不必担心香港面临执政危机,民主派虽然可能让董建华的日子不好过,但是却没有能力阻挠立法会的议案。文章说,在这种情况下,泛民主派议员就必须决定,是继续要求2007年和2008年的香港特首和立法会实现双普选,还是降低要求,围绕更局限的改革跟北京对话。

美国智囊机构兰德公司的亚太政策研究部主任奥弗霍尔特说,虽然香港泛民主派包括不同政党,有李柱铭和外号“长毛”的梁国雄这样喜欢跟北京直接对抗的议员,也有以和为重,希望跟北京好好谈的议员,但早日实现普选是他们的共同目标。他说,“香港民主派要是想成功,他们正确的方针就是要在继续推动民主的同时,尽可能地减小跟北京中央政府的正面对抗。”

*北京要做出一些真正的让步*

香港民主步伐的快慢,要看香港和北京两方面的互动。华盛顿邮报提出的另外一个尖锐的问题是,香港立法会里的民主派不过半数,北京是否就可以继续对香港的民主诉求不予理睬,还是应该借着民主派势力薄弱的时机,围绕比较有限的改革跟民主派展开对话?美国兰德公司亚太部主任奥弗霍尔特认为,北京必须谈。他说,“北京跟香港民主派对话不能局限于协商,还要做出一些真正的让步,否则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是坐在一个马上就要沸腾的水壶上,跟香港的关系会很紧张;如果他们做出让步的话,他们就会发现,香港人很耐心,也很爱国。”

奥弗霍尔特还说,北京前一段时间对香港的强硬政策,反而可能作茧自缚,加大香港出现不稳定的风险,而这恰恰是北京害怕看到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