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党内党外谈国民党改革(04年9月20日) - 2004-09-20


在台湾,国民党内主张改革开放,强化本土诉求的党员批评党内缺乏民主,政策主张不合时宜。他们建议更改国民党的名称,甚至重新考虑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等信仰。但是民进党的批评者却认为这些建议都只是微枝末节,国民党最要紧的是认清自己作为台湾本土政党的本质。

*“国民党没救了”*

上周末,国民党内要求改革开放的次级团体,“台湾新希望连线”就国民党未来的方向在台北举行研讨会。民进党籍立法委员沈富雄是座上嘉宾,但是他的批评的语气毫不保留。“国民党没救了,你们也没救,因为你们是把一个需要开刀的病人,用万金油在治疗。”

*本土化冲击国民党*

沈富雄认为本土化论述是国民党的致命伤,而且国民党已经没有时间,必须立即参与本土化的主流,将中国国民党变成彻底的台湾本土政党。他说:“你们就像一个小孩从大陆移到台湾已经60年了,60岁还在讨论你们和养父母的关系,这不是很荒唐吗?”

台湾日益强烈的本土化诉求和逐渐上升的台湾主体意识,使得被视为外来政权的国民党在连续两届总统大选中失利。选举的失败显示国民党无法因应台湾国家认同的变化,也和台湾主流民意渐行渐远。

*民众反感国民党穷追319枪击案*

今年台湾总统大选之后,国民党领导人对319枪击案的穷追猛打,引起民众的反感,认为国民党仍然停留在过去,没有进步。加上国民党和亲民党的整合迟迟无法完成,也引来对两党领导人的诸多批评。台湾的政治评论人士将国民党面临的危机归结于国民党家长制使领导人权力集中,民主化程度不够,党内要求改革的声音无法上达。

*改革的危机感强烈*

国民党内15名要求改革的立法委员因此成立了一个名为“台湾新希望连线”的党内次级团体,要求国民党彻底改革。新希望连线发起人、立法委员陈学圣表示,国民党今天家道中落,必须改革的危机感已经很强烈了。

陈学圣说:“现在国民党面临一个历史的关口,所以国民党现在组次团基本上是有危机意识,就像红楼梦,已经家道中落,如果还不振兴,还在游山玩水,这个次团就会和家族一样没落,只好沦落街头去行乞。”

*国民党消极维持现状*

国民党智库国政基金会研究员张斯纲指出,国民党当前最大的困境是核心理念不清,只能消极的主张维持现状,却无法积极的提出建议。立法委员陈学圣补充,面对台湾的转变,国民党坚持创党时期的诉求,已经不合时宜,但是又提不出新的主张,只好在新时代和旧理念的冲突中摇摆。

陈学圣说:“国民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对原本的东西,不管是三民主义还是五权宪法,国统纲领,你不敢坚持,但是也不敢放弃,所以前后矛盾,进退失据,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也不能大声的说出自己的主张在那里。”

*把旧主张现代化*

长期研究国民党的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中国历史系副教授郭寿礼,建议国民党应该给过去的主张赋予现代的时代意义。“如果三民主义还是要在党章内,就应该要对大家解释,民族民权民生在现在起什么作用,含义是什么。”

曾经担任民进党中国事务部研究员的包淳亮认为,国民党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于党内缺乏民主。他指出,国民党仍然是由上而下的统治方式,不重视民众的需求。如果能够完全民主化,深入群众,那么该如何处理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甚至国民党要不要改名字,都有民意的基础,就不会进退失据。

*国民党领导如同慈禧太后*

包淳亮批评国民党领导人如同清朝晚年的慈禧太后。他说:“国民党现在就宛如大清帝国的晚年。慈禧太后掌政,但是却没有机制把她拉下台。这样的话改革的力量就不足,封建形像没有办法扫除。领导人又没有力量,又年老,就拿不出旗帜,就没有方向。”

包淳亮认为党内民主化也能解决国民党本土化不足的问题。因为要吸引选票自然要走入地方,就会本土。国民党因为过去长期执政,地方上又有派系经营,权力来源不是选票。但是现在成为在野党,不能不认清没有选票就不能执政的现实。

*强化与中产阶级、工农的联结*

国民党智库国政基金会研究员张斯纲也建议国民党应该提名来自工农层级的民意代表,扩大群众基础。他说:“在执政时期,国民党给人的印象是和财团挂钩的黑金政党。但是国民党在野之后,国民党必须再强化与中产阶级、农工阶级联结,才能在人民的选票上找到新的支撑点。”

参与座谈的还包括了许多国民党30-40岁左右的新生代,他们呼吁党中央正视年轻一代的想法,也能够建立党年轻化的形像。前民进党中国事务部研究员包淳亮说民进党的优势是有朝气、有理想、有远景、有群众力量,这些或许可以提供国民党借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