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21世纪医学 19世纪环境(04年9月25日) - 2004-09-25


美国弗吉尼亚州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易社强John Israel 最近 刚刚从中国访问归来,他为美国之音撰写了一系列文章。文章的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医生为我的朋友老张刚刚做了一次起死回生的手术。这位医生从老张的肠子里摘除了一个很大的肿瘤,还有肿瘤周围的癌变组织。81岁的老张现在又暂时恢复了健康。我们在医院会议室交谈的时候,这位有名的外科大夫一支接一只地吸着烟。我看着这位大夫,心里说, 他在抢救别人,可是又在不断缩减着自己和他周围的人的生命。

在医院里人们能够躲避香烟缭绕的唯一地方是九楼的特别护理室,我见到老张的时候,他刚做了手术就在这里作观察护理。老张的身上被接上了一些高科技仪器,这些仪器能将一些重要的信息显示在老张病床边的监视器上。探视人员进入特别护理室内要先换上拖鞋,穿上医院的白大褂,却不需要洗手或者戴口罩。

负责基本护理工作的那些护士助理们,都是一些训练很差,每月只挣350元人民币的年轻农村妇女。她们用从沃尔玛超市买的未经消毒的卫生纸给老张垫伤口。

老张后来被转到了抢救室,在那里,一名刚做过手术的病人整整叫了一夜,据说是因为他凑不够买止痛药的钱。在这儿病人家属来来往往,进进出出,他们负责一天24小时为病人送饭,提供各种护理,从而使得这个本来就乱七八糟,消毒不严的病房变得更加混乱无序。护士小姐们绝大多数冷若冰霜,盛气凌人。他们只为病人送药,打针,做记录,对病人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爱心或者怜悯之情。

如果三年前老张肠内第一次出血的时候就得到诊断,他的情况会比现在好得多。但是这家医院老干部楼的医生不负责任,给老张做肠镜检查、铲除肠内的息肉不用麻醉,老张痛得休克,检查不能继续进行。老张肠子内的肿瘤因此发展成为二期癌症。更叫我吃惊的是,为老张做手术的外科医生同肿瘤科的专家们几乎见面不说话,因此肿瘤医生在手术以后的护理和治疗中都不能发挥他们的作用。

这家医院的基本问题,并不是中国经济上的贫穷,也不是中国医学的落后;而是拥有现代化医疗技术和医药设备的医疗机构,处在一个不开化的文化和落后的社会环境之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