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易社强:为什么一个中国空姐恨日本人(04年9月26日) - 2004-09-26


美国弗吉尼亚州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易社强为美国之音撰写了一系列文章。今天我们播出《为什么一个中国空姐恨日本人》,由易社强教授本人朗读。文章的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下面就请听《为什么一个中国空姐恨日本人》。

去中国的途中,东京到上海这一段我坐的是“全日空”航班。飞机上的广播有三种语言:日语,带日语口音很重的英语和标准的普通话。在从上海机场到饭店的汽车上, 我见到了在飞机上广播中文的那个小姐,这位年青漂亮的中国姑娘拥有专科学校旅游专业文凭。

她在一家五星级饭店工作的时候,见到了全日空要招35名空中小姐的广告。报名的有三千多。吸引这些人的是相当不错的薪水,另外还有可能旅行和见见大世面的机会。我的这位新朋友说,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这实际是一笔非常得不偿失的交易。

我问她是怎么一回事,她说日本东京三个月的训练非常艰苦。除了要听专题讲座外,还要学习如何微笑,鞠躬。另外还要去学那些温柔唯唯诺诺的日本女人的交际礼节。这位中国姑娘说,那都是一些非常虚伪的东西。

她还说,有时候乘客中有许多醉醺醺的日本商人,这些人经常和空姐们动手动脚。这名空姐告诉我,最糟糕的航线是到中国的厦门。那是所谓性旅客的热门城市。

有一次,一位面目可憎的日本人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用结结巴巴的中国话对她说:“我爱你”。 和这个日本家伙同行的人在旁边笑呵呵的说:“看来他是看上你了?” 说完就开怀的大笑起来。

除了上面的这些侮辱外,她的工作时间很长,福利待遇寥寥无几。为了能够赶上去机场的汽车,每天天不亮他就得起床;为了赶上晚上末班车回家,她得紧跑慢跑。

她不仅工资比日本人低,也不像她的同事那样,有免票的福利待遇。那些日本人把她当成灰姑娘。日本同事一起午餐时,不招呼中国空姐参加。那些日本同事在机上销售免税商品时,却叫中国空姐 去打扫飞机上的卫生间。

最糟糕的是,中国空姐的工作没有晋升的前途。她的青春美貌一旦消失,就将面临解雇。我问她为什么不辞职,她说录用的时候每人得交三万元人民币的押金,如果三年之内辞职,她们就会失去这笔押金。

我以前知道那些经过抗战的老一辈中国人为什么痛恨日本人;现在我才开始懂得,为什么一些中国年青人也一样的痛恨日本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