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国际教育研究所营救危难学者(04年10月3日) - 2004-10-03


国际教育研究所自从八十五年前成立以来,一直在营救身处危险之中的学者。一份一千万美元的新礼物帮助这个教育团体保护面临威胁学者的努力。

*学者面临暗杀监禁折磨*

据国际教育研究所主席艾伦・古德曼说,学者援救基金的使命很简单。古德曼说说:"这个基金的宗旨就是要挽救学者的生命。他们中的许多人面临暗杀、长期监禁并受酷刑折磨的威胁,我们想要做的是,找到这些学者,帮助他们转移到其它国家,倒不一定是美国,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从事教学工作,靠学术谋生。”

国际教育研究所于1920年营救出第一批学者,把那些因布尔什维克革命而被赶到难民营的俄罗斯学者转移出来。国际教育研究所不断筹集资金,在必要时为学者们寻找学术职位。但是两年前,该机构决定设立一个永久性学者援救基金,并开始筹集捐款。

*一千万美元项目捐助*

金融家亨利・考夫曼是一位长期支持者,也是国际教育研究所的董事会成员,目前他已经为这个项目捐助了一千万美元。考夫曼非常相信逃�的力量,他也切身体会到处于危险之中意味着什么�? 考夫曼说:“当然,如果没有教育,我们真的就没有前途。如果没有年轻一代,我们也不会有未来。我这样做的个人原因也许是因为1937年在我十岁的时候我来到了美国,我和我的家人因此就没有成为大屠杀的受难者。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国际教育研究所解救了大约三百名学者,把他们带到这里,使他们免遭大屠杀。所以,我当然和这种努力紧密相连。”

*建立机制开创永久计划*

考夫曼的捐助是到目前为止国际教育研究所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该组织主要是计划和管理鼓励国际教育交流的项目。

拥有银行金融专业博士学位的考夫曼先生把他个人财产中可观的一部份捐献给了教育事业,他被授予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大学的教授职位。他想通过他的捐助使学者援救计划永久化。

考夫曼先生说:“国际教育研究所断断续续地做过一些努力,但是我认为该是建立一些机制,开创永久计划的时候了,因为今天全世界各地都有遭受政治威胁的学者。失去学者就等于失去了某种对人类非常宝贵的东西。”

*十八个月营救50名学者*

国际教育研究所主席艾伦・古德曼说,研究所刚刚开始意识到全世界很多地方的学者都需要帮助。

古德曼说:“在开始的头十八个月里,我们营救出五十多名学者,另外还有五百名尚待审批的申请。如果你告诉我,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学者们仍要面临这样严重的威胁,如同上个世纪所发生的那样,我会感到非常震惊。”

古德曼先生说,五百名申请者来自九十多个国家。许多申请者是从互联网或人权团体得知基金会的信息。有的时候,当地政府要求国际教育研究所帮助转移那些被国内恐怖团体当作攻击目标的学者。

*伊朗政治学家获得救援*

这位伊朗政治学家,现在在美国东北部的一所大学教书。她是从朋友那里得知救援基金的。她说:“我们直接联系,但是是通过朋友联系的。当时我们对这一组织一无所知。”

这位害怕透露名字的学者说,伊朗的政治局势不允许学者独立从事工作。

她说:“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因为批评政府就意味着你不可能在这样的政治气氛中工作。因此你必须非常不偏不倚,以一种非常中立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无论伊朗政府和社会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能批评。”

*乍得政治人士哥大做研究*

一个由美国九十多所大学和学院组成的网络帮助基金会把处于危险之中的学者安置在临时学术岗位上。

雅克利娜・穆克利耶是来自乍得的一名政治活动人士,现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做研究工作。在参加抗议选举舞弊的示威时,有人朝她扔了一棵手榴弹而导致她受伤,在医院接受治疗后来到美国。

*救出阿富汗人权活动家*

基金会在三月份救出哈比卜・拉希亚,他是阿富汗的一个人权活动家。

拉希亚说:“我之所以离开我的祖国是因为去年七月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的名字是“杀死你是件很容易的事”。这是人权观察的报告,去年七月,我家的房子受到了一个不承担责任团伙的攻击。他们袭击了我的房子。那次事件后,阿富汗前总统阿巴尼在给临时政府总统卡尔扎伊的公开信中要求起诉我。所以对我来说,再继续待在阿富汗是非常困难的。”

*呼吁关注世界思想压制*

拉希亚目前是波士顿哈佛大学法学院的一名研究员。但是他希望有一天能返回阿富汗,帮助重建他的家园。他说:“我当然想回去,在我所从事的领域中,为我的国家做一些贡献。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除了保护学者外,支持者还希望这个救援网络呼吁人们关注世界各地仍在对学者和独立思想家进行压制和迫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