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胡祖六:汇制改革宜早不宜迟(04年10月8日) - 2004-10-08


香港著名经济学家胡祖六认为,中国汇率制度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主动改制要比被迫改制利益更大。但是,也有专家认为,汇率制度改革要稳妥,要注意区域协调,不应该匆忙进行。

*胡祖六:条件已经成熟*

最近一个时期,中国的经济宏观调控产生了一些较为明显的效果。过热的一些行业,如汽车销售、固定资产投资、货币供应水平等的增长幅度都显著下降,经济增长速度虽有所减缓,但整体经济依然保持强劲。美国高盛投资集团的亚洲地区首席经济师胡祖六在纽约接受本台专访的时候表示,中国走向灵活汇率制度的时机已经成熟。

他说:“把人民币汇率变得更有弹性,更加市场化,是完全可行的。现在条件更成熟了。一年前、两年前条件就成熟了。”

*中国再次做出承诺*

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制度是九十年代初实行的。这么多年来,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一直保持在八点二比一左右,浮动范围极小,只有百分之零点几。国际上不少经济学家都认为,中国经济已经今非昔比,人民币币值大大提升,继续保持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不变已经导致严重的国际贸易不公平问题。因此,美国等西方大国持续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尽快走向浮动汇率制度。

在这种强大的国际压力下,中国领导人多次承诺,要继续推进汇制改革。上个月,在中国总理温家宝做出公开承诺之后,参加工业七国华盛顿会议的中国代表再次表示,要“坚定”“稳妥”地推进以市场为基础的、更加灵活的汇率制度改革。

中国虽然一再做出承诺,但一直没有提出一个改变汇制的时间表,引起一些西方专家怀疑中国是否有诚意采取灵活的汇率制度。是什么原因令中国政府在汇制改革方面犹豫不决呢?

*刘利刚:金融系统尚不能承受挑战*

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刘利刚博士在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表示,这主要是中国金融机构的质量还不足以承受改制的挑战。

他说:“我的观点是,如果你看中国金融机构的质量指标,它们能否进入灵活汇制还有一些距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怎样提高中国金融机构的质量。”

刘利刚还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他估计,中国要实现浮动汇率制度大概还需要三年左右的时间。

*胡祖六:风险可以控制*

高盛集团的亚洲地区董事总经理胡祖六对这种说法非常不赞同。他在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指出,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犹豫不决是因为对采取灵活汇率可能带来的风险估计过高。

他说:“其实中国是最有条件对汇率进行调整的。在所有的新兴市场国家里面,中国是最有可能进行成功的、有序的、平滑的由固定汇率制度过渡到灵活的汇率制度过渡。没有什么风险,而且风险都是可以控制的。”

胡祖六认为,现在进行改革时机非常好。中国经济非常强劲,投资信心很高,外汇储备非常充足。他认为,改制越早越好。

他说:“所以我觉得,宜早不宜迟。而且看全球的经验,固定汇率该调整的时候没调整,到了市场的压力不可抵挡的时候,被迫被冲垮。我觉得中国完全不应该等到那一天。”

胡祖六还特别指出,把汇率改革和金融改革并在一起的看法是错误的。他认为,汇率的市场化与银行体系没有直接的联系。金融体系薄弱的国家要注意控制资本帐户的开放程度,减缓资本自由的流进和流出。这方面是应该非常谨慎,应该循序渐进。胡祖六强调,资本帐户的控制与汇率的调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不可混淆。

*盖保德:汇率和银行改革分步进行*

美国财政部负责亚洲事务的前负责人盖保德(Albert Keidel)在纽约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也表示,不应该把银行改革和与汇制改革绑在一起。

盖保德说:"这种认为银行体系问题不解决就不能浮动汇率的看法引起一定的混淆。你可以实行完全浮动汇率,也可以实行不完全浮动,提高一些灵活性。中央银行可以控制灵活的程度。而这一切可以在银行完全不改革的情况下进行。”

*刘利刚:要与亚洲国家协调*

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刘利刚坚持认为,中国的汇率改革是一个复杂而且影响广泛的事情,需要与其它亚洲国家协调进行。

他说:“汇率的浮动不应该是中国单方面浮动,应该是亚洲区域性的浮动。世界的不平衡,是亚洲区域和美国之间的不平衡。所以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单独调整汇率不会有多大的作用。”

刘利刚表示,人民币单独升值,而亚洲其它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国家的货币不升值,不会对美国贸易赤字减少产生多大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