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专家谈中国经济趋势(04年10月10日) - 2004-10-10


美国著名经济专家认为,中国难以维持眼下的高投资率;投资增长今后几年将放慢脚步,引发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减缓,同时导致更多坏帐出现。他们还建议中国采取渐进的方式,调整人民币汇率。

*投资比例无法长期维持*

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克拉斯・拉迪说,中国经济里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居高不下,今年预计将会达到45%左右,出现1993年以来的又一次高峰,从而导致大规模资源分配失调等诸多问题。这样的高投资比例是无法长期维持下去的。

拉迪说:“有些人认为,中国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能够支持中国持续的高投资率,但是从东亚其它经济体,特别是日本和韩国的经验看,这种看法是站不住脚的。韩国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过程中,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来没有成功地维持在40%的水平上。”

*投资增长率将逐渐放缓*

拉迪说,中国上一次的投资高峰出现在1993年,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达44%,从93年开始逐年下降,到99年才降低到合理水平。根据上个周期的经济数据,拉迪预计中国今后几年的投资增长率将逐渐放缓,直到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维持在可以持续的水平上。

为了降低投资过快的问题,中国政府采取的宏观调控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加强对货币信贷的限制。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最近表示,中国固定资产投资过快增长的势头得到了抑制,信贷总量的增长势头开始减缓,说明宏观调控政策已经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但是宏观调控尚未结束,还处于关键时期。

*信贷紧缩会引发中国GDP下降*

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拉迪警告说,由于投资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中占了很大的比例,所以信贷紧缩肯定会引发中国GDP增长速度的下降,在未来几年内会在目前水平的基础上下降四到五个百分点。GDP增长速度的下降,又会对中国的进出口状况产生影响。

他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减速,很可能会伴随着进出口增长的减少,而且是出口增长减少规模小,进口增长减少规模大。”

*长痛不如短痛*

拉迪还补充说,中国人民银行现在面临的一大困境是,如果任凭投资在现在的高水平上继续增长,将来就会遇到更大的问题,但是实施紧缩又会造成经济增长减速,呆帐和坏帐增加。拉迪说,想给经济降温又不想增加坏帐的两全之策是不存在的,因此长痛不如短痛。

随着美国贸易赤字的持续攀升,要求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脱钩的呼声越来越大。美国、日本等国家认为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从而不公平地增加了出口产品的竞争力。

在刚刚举行的中美经济联委会上,中国财政部长金人庆和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做出承诺,要继续推行人民币汇率的机制改革,向“以市场为基础的,更有弹性的汇率体制推进”。不过,他们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行动时间表。

*人民币升值利人利己*

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威廉姆斯提出,中国政府让人民币升值,不仅有利于纠正世界经济存在的不平衡状态,也会给中国自身的经济带来好处。

他说:“中国经济现在存在过热的问题,提高人民币的汇率,不仅能对经济降温有帮助,而且有利于中国的发展项目,让他们不要把资源浪费在累积低利润的美国国库券上面,而是把这些资源用来增加投资,或是扩大消费。”

*别取消资本管制*

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伯格斯藤指出,人民币汇率机制需要调整,但是不能听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七国集团和美国财政部的错误建议。

他说:“这些人建议中国取消资本管制,实行人民币浮动汇率。这种建议首先是不可行的,因为中国的银行体系过于脆弱;其次,这样做还可能适得其反,因为如果直接取消资本管制,则可能出现大规模的证券资本调整,短期内削弱人民币,让世界经济调整的局面进一步恶化。”

*向浮动汇率渐进*

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威廉姆斯建议,中国可以学习波兰、以色列、智利和哥伦比亚等国家,采取渐进措施,首先让人民币升值15%到25%,然后建立灵活程度有限的货币机制,逐渐向浮动的人民币汇率体系过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