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丁子霖谈她批评希拉克的公开信(04年10月12日) - 2004-10-12


六四天安门事件死难者家属、�天安门母亲�组织的发起人丁子霖女士,星期一发表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公开信,批评希拉克有关对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和对六四的评论。

*反对解禁对华军售*

丁子霖女士在公开信中说,�您表示,对华武器禁运已有十五年之久,对今天的中国已经毫无意义,是对这个大国的不信任,是没有效和无必要的做法,这也是法国希望解除禁运的理由�。�然而,我与许多六四难属都反对您的这个观点�。

丁子霖女士写到,�您是否知道,您所要解除武器禁运的政权,是一个对自己的人民使用�开花弹�的政权。这种�开花弹�即使在敌对的两国交战的时候,也被国际公约所禁止使用�。�天安门大屠杀已经过去十五年了,但中共一党专政的专制制度并没有发生丝毫变化。中国的人权状况还在持续恶化之中:迄今为止,六四难属依然是一个�地下群体�,他们甚至没有公开悼念自己死去亲人的权利;迄今为止,反对向学生和市民开枪的中共前总书记、改革派领导人赵紫阳,依然被剥夺基本的人身自由;迄今为止,中共政权不断对上访和维权的农民、工人及其他社会弱势群体进行打压,残酷对待法轮功修练者,逼迫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家庭教会,对持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和网络作家判处重刑�。

丁子霖女士还说,�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这样的罪行。在不久的将来,您如何面对实现了民主化的中国和中国人民?为了避免将来受到良心的折磨,请您三思而后行�。

*忍无可忍*

丁子霖女士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她写这封公开信实在是因为忍无可忍。

她说:�每个国家有她自己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的考虑。但是,我真没想到希拉克总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所以,我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认为,我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就是我写这封公开信的初衷。这封公开信我不久写给希拉克总统,我还希望我们能把我们这个受难群体对解除武器禁运看法的信息传达给欧盟其他国家领导人。�

*要人权不要那么多武器*

丁子霖女士说,中国领导人在十五年后的今天仍然对镇压六四手无寸铁的民众没有悔改之意。

她说:�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人权,我们民众需要人权,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武器。尤其在胡锦涛发表了六四问题的讲话以后,那就说明中国的新一届领导人对于十五年前那场六四大屠杀,并无悔改和改正之意,至少是目前还没有。十五年前那场对民众的屠杀,显而易见,用国际标准来看,那是对民众的恐怖行为。�

*指法国总统背弃立国之本*

丁子霖女士表示,六四的历史象世界上许多对人类犯下的罪行一样,永远不能忘记,不能以是另一个时代的事为借口被抹杀。

她说:�(希拉克)他这种说法是一种强词夺理,因为当初欧盟国家做出这个决定,是基于中国发生了六四屠杀这件事情。那么今天,仅仅十五年过去,这个时代就结束了?请问他,他还有点历史感没有?台湾的二二八在经过了四十多年以后,不是照样要来了结吗!请问他,法国当初受希特勒德国法西斯的侵略、犹太人遭到了德国法西斯的残酷迫害,难道能说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丁子霖女士表示,希拉克为了法国的政治和经济利益,说出这样的话,背离了法国《人权宣言》的精神,深深刺痛了六四死难者家属的心。

她说:�象希拉克这样背弃了法国的立国之本,背弃了1789年以后法国的人权宣言的这个传统,我为他感到遗憾。我觉得他这样做,伤害了我们中国这些受害者的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