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家分析新疆局势(04年10月14日) - 2004-10-14


中国新疆地区的局势最近几年相对平静,没有发生大的骚乱或是爆炸事件。一些新疆问题专家认为,这种平静恐怕是风暴来临之前的平静。他们认为,北京当局应该扩大新疆的自治而不是加强镇压来维持新疆的稳定。

*平静表面下酝酿不满*

自从“9/11”事件以来,中国政府把打击新疆分离主义势力的斗争看成是国际反恐战争的一部分。不过,《今日美国报》的一名记者最近从新疆喀什报道说,尽管北京把偏远的喀什说成是中国反恐斗争的前沿,但是他在这里看不到明显的冲突迹象,没有军事检查哨所,也没有什么可以感觉得到的紧张。

但是不少媒体和人权组织说,在“9/11”事件之后,中国当局以反恐为理由加强了对新疆维吾尔人的镇压,因此平静的表面下酝酿着不满。一些新疆问题专家甚至把新疆比喻成一个“高压锅”。在美国堪萨斯大学教授维吾尔语的语言人类学教授杜安霓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目前,新疆是中国最敏感的地区。

她说:“我认为,新疆现在已经取代西藏,成为中国的首要国际问题以及国内稳定问题。我也认为新疆是一个‘高压锅’。这个压力不仅来自北京对新疆的限制引发新疆内部的维吾尔民族势力,也来自国际上由于把一小部份维吾尔分离分子以及可能是暴力的分离组织与整个维吾尔人联系在一起的压力。”

她说,根据她与海外维吾尔人的接触以及媒体报道,不少以前对中国严厉的政治控制与快速经济发展相结合的政策持接受态度的维吾尔人现在开始转而反对中国在新疆搞的经济开发项目,原因是政治压制过于厉害。

*新疆可能变成第二个车臣*

世界维吾尔人大会的主席、海外维吾尔人的领袖阿尔泰特金一直主张以和平方式争取新疆的独立。他对本台说,尽管他将近二十年没有回过新疆,但是根据他掌握的情况,北京对新疆维吾尔人的压制和歧视比以前更甚。他担心,这种高压政策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他说:“我一直在跟中国人说,如果你们继续目前在新疆执行的政策,新疆迟早会变成第二个车臣。”

他说,尊重人权是防止冲突的一个关键,因此北京应该首先尊重维吾尔人的人权来缓解日益上升的紧张局势,而不是加强控制。

他说:“中国人说,我们现在控制了新疆。情况的确如此,汉人一直就控制着新疆。但是这里的情况就象圣海伦山,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会爆发。现在新疆一片宁静,但是我担心的是,这是风暴来临前的平静。这是我所担心的。你知道,维吾尔人感到绝望和无望,而无望会导致暴力。”

*911后遭受更大压力*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欧亚研究系的助理教授鲍文德说,在“9/11”事件之后,新疆维吾尔人明显感到了更大的压力。

他说:“我可以告诉你,我2002年夏天在新疆的时候,在我所接触到的维吾尔人中,他们的心境非常的无望。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感到越来越大的压力,经常是口头上的压力。换句话说,北京和乌鲁木奇政府很迅速的利用全球反恐战争来暗示,他们反对新疆分离主义分子的活动是全球反恐战争的一部分。”

不过,鲍文德教授说,他没有看到确切的证据表明北京在“9/11”事件之后加强了对维吾尔人的镇压。

他说:“你所提到的‘严打运动’已经执行多年了。这个运动基本上是针对内陆省份的暴力犯罪活动的。在新疆,则特别针对分离主义分子。这是“9/11”事件之后的一个新发展。很可能他们把网撒得更大,抓了更多的人。但是最近我所看到的情况表明,他们加强镇压的唯一一个确实的证据就是有五十个人被处决或是判处死刑。除了大赦国际以外,我们没有其他的来源了解有关死刑的情况。所以,我们很难确切的知道他们是否加快了判刑或是处决的速度。”

*未兑现自治承诺是失算*

这位研究新疆问题的专家说,毫无疑问,新疆维吾尔人受到压制,他们的政治愿望没有得到满足。但是他不能肯定的说,在不远的将来会出现火山爆发的情况,因为新疆存在的很多相互矛盾的现像使得人们很难准确的度量新疆的政治温度。

鲍文德教授说,如何处理自治区和分离主义运动的问题是全球都存在的现像。他说,我们可以从国际上的一些例子中学到很多经验教训。

他说:“没有多少例子表明,真正要独立的分离主义分子对纯粹的自治感到满足。这是不错的。但是,世界上有些地方的自治政权也非常的成功。我认为,它们的成功取决于对自治加以仔细的定义,然后很好的贯彻执行。我想,很多维吾尔人对新疆目前的制度感到不满就是自治的承诺没有兑现。北京担心,给予他们更大的自治权以及给地方政府更大的权力,会导致更多动乱。我想,这也许是一个失算。”

鲍文德认为,北京应该扩大新疆的自治,而不是加强中央政府的集权以及使用或是威胁使用压制手段。只有这样才能使新疆的局势更为稳定而不是更加动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