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经济速进模式能否持久?

  • 美国之音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令世人瞩目。但是其发展模式能否持久也倍受关注。有些经济学家把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概括为“借来的经济增长”,认为这种模式违反经济发展规律,难以持久。

*“借来的经济增长”*

持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为“借来的经济增长”观点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在世界原材料价格大幅度攀升的时候,仍然以超低价格作为竞争手段出售中国产品。这种奇怪的“高价买入、低价售出”的模式是难以持久的。

*低价出口为退税*

旅美经济学家、普林斯顿大学访问学者何清涟用中国外贸出口退税制度来解释这种“高价买入、低价售出”的模式。何清涟指出,中国出口产品并不能盈利,维持生产的办法不外是政府补贴。

何清涟:“比如纺织品,它出口退税高达百分之17,世界上现在哪里有一个行业能够有百分之17的利润?所以厂商哪怕那个产品一分钱不赚,但是他可以只靠着出口来在政府这里退税,然后实现自己的利润。”

*何清涟:牺牲劳工利益引外资是国策*

何清涟认为,中国政府从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以退税补贴发展外贸,这样做到最主要目的是吸引外资到中国投资。而政府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关键是必须维持中国劳动力的竞争性。她说,“ 牺牲中国劳动力的利益来吸引外资是中国各级政府心照不宣的一项基本国策”。

何清涟:“中国的劳动力是全世界最低廉的。他没有任何福利,仅仅就是维持自己劳动力本身的再生产,而不是维持劳动力的家庭再生产。”

何清涟认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是通过牺牲中国劳动力的利益、靠借外国资本家的钱来实现的。她的一项研究显示,截至去年底,中国全国累计出口退税欠款高达2477亿元,而今年的欠款余额可能会突破3000亿元。为了缓解这一困境,中国政府今年提出要调整出口退税制度。但是她表示,这仅仅涉及外资税收和某些费用,独独没有提及劳动力的收入。

*徐滇庆:全国大施工,代价在银行*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经济系教授徐滇庆,也是持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为“借来的经济增长”观点的经济学家。刚刚从北京讲学归来的徐滇庆教授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代价沉积在中国的国有银行。中国是一个国民储蓄大国,储蓄率高达38%到40%。国有银行把这些储蓄低效率地贷给国有企业,大量的国有企业一窝蜂进行固定资产投资,带动了基本建设项目。科技园区、开发区、大学城,到处在施工,即便是一个小县城也要把广场修得非常宏伟。

徐滇庆:“好比说,现在全中国有54条地铁在施工或者在申报。地铁就是修100条都好,问题是有没有这么多钱?现在开工的钱,是银行给的贷款,那么地铁完工之后能不能还债?这个问题是非常明确的,就是不能还贷。”

*贷款到期日,银行危机时?*

徐滇庆说,由于地铁是公共交通工具,必须维持低票价,所以全世界地铁除了香港之外都赔钱。因此徐滇庆说,等到这些地铁项目贷款期满,中国银行危机就要发生了。

徐滇庆:“一旦到老百姓要提钱,或者对银行没有信心的时候,大家一起来挤兑,银行可就没有办法应付了。这些都是我们当前说必须要解决的严重危机。”

*宏观调控的得失正误*

徐滇庆认为,中国的宏观调控应该调整政府行为,应该管政府的官僚主义,而不应该管市场竞争。可是这次宏观调控该管的没管,反而管了不该管的。

徐滇庆:“把民间的钢铁企业整得一塌糊涂,而那些政府项目因为有后台,有领导批字,所以管得并不多。最近得到消息,大概有几百个开发区停止建设, 对土地的审批也加强了控制,这些都是应该做的事情。”

*发展中国家都“借来增长”?*

美国西东大学经济系教授尹尊声指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几乎无一例外都要靠外来投资,或是出口来实现,从这个意义上讲,可以说都是“借来的经济增长”。

*尹尊声:经济增长两条件都会持续*

尹尊声认为,中国经济增长能否持久,主要看两点,外国是否继续到中国委托加工,中国的劳动力加工是否具有竞争性。他认为,除非西方国家为保护本国制造业,不再到中国委托加工,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比中国还要便宜,抢走中国的制造业机会,中国的经济增长才会停滞,但是这两个条件现在都不存在。

尹尊声:“西方国家,包括欧洲国家,特别是美国,在可见的十年,或再长一点时间,大概不会把它的制造业拉回到本国;而中国现在的劳动力市场巨大无比,目前失业的压力还很大,所以促使中国的劳动成本在短时间内还不会大幅度上升。”

*美中劳力价格比>27:1?*

尹尊声指出,美国现在劳动力平均小时价格为27美元,其中包括了福利,而中国连一美元都不到,甚至印度的劳动力价格都高于中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