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人民币汇率问题(04年10月24日) - 2004-10-24


人民币汇率的问题,继续主导着美国的经济学术会议。经济学家们在中国需要调整人民币汇率这一点上虽然没有分歧,但是在中国应该采取什么具体措施的问题上,却存在不同的看法。

*两专家建议汇率调整两步到位*

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 」高级研究员戈尔茨坦表示,在保持资本流出管制的前提下,提高人民币汇率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他认为,提高汇率对推动中国银行系统的改革、保持中国物价稳定、防止中国出口遭遇保护性限制,促进中国总体经济的健康持续发展都有好处。

戈尔茨坦和另一位著名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拉迪建议,中国应该立即着手调整汇率,采取两步到位的方式。他说:“第一步包括三部份。一是立即让人民币升值。二是从跟美元单一挂钩变成钉住一篮子货币。三是扩大人民币汇率的波幅。”

按照戈尔茨坦和拉迪的建议,人民币应该立即升值15%到25%,汇率交易波幅扩大到 5%到7%,与此同时继续保留对资本流出的控制。汇率改革的第二步是在中国银行改革取得一定的成效,能够显著放松对资本流出的管制后,再对人民币实行管理浮动。

*普拉萨德:扩大汇率波幅*

对于立即让人民币升值的提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中国处处长普拉萨德提出了异议。他认为,很多学者通过各种计算方式,想算出人民币低估的程度,找到均衡汇率,但由于中国经济正在经历复杂的机制改革,所以无法找到最终答案。在这种情况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不应该让人民币按照一个的固定百分比进行升值,而是应该从提高人民币汇率的波幅入手。

他说:“今后还会出现其它因素,比如说资本帐户的自由化,就可能改变人民币受到的压力。因此现在大幅升值,可能会让人民币今后出现其它显著偏离的情况。与其如此,不如提高汇率的波幅,增加人民币汇率的灵活程度,因为我们现在不能确定人民币的均衡汇率水平。”

*普拉萨德:波幅应在10%到15%*

普拉萨德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鉴于中国银行体系的薄弱,中国应该先增加汇率的灵活度,再进一步开放资本帐户。不过他同时警告说,中国在汇率的问题上必须马上行动。他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年半以前就建议中国把人民币汇率的波幅扩大3%到5%,中国当时没有接受。如今,3%到5%已经远远不够了。

他说:“我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样做会造成灾难性后果,因为市场会认为这一调整显然不够,只是中国调整汇率的第一步,因此中国等到现在才采取行动,动作的幅度就一定要大。”

普拉萨德建议,人民币汇率调整的波幅应该在10%到15%之间,让市场没有更大的预期,使人民币不会受到过大的市场压力。他同时表示,现在普遍认为人民币汇率的低估程度在25%以上,如果中国能维持这样的汇率,那么把汇率波幅加宽15%在中国政府来说就肯定不成问题。

*拖延汇率改革后果*

普拉萨德进一步表示,不管中国愿不愿意,随着贸易的扩大,资本市场都在逐步开放,资本管制并非天衣无缝,总能找到躲避的渠道。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汇率改革进一步拖延,就会出现资本帐户逐渐开放,金融机构薄弱,汇率基本固定的局面,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

*张礼卿:提高灵活度时机未到*

然而中国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的张礼卿教授却不赞成立即调整人民币的汇率。张教授是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访问学者。他提出,中国确实需要提高汇率的灵活程度,但现在时机尚不成熟。

他说:“现在提高汇率的波幅,立刻会造成人民币升值,吸引更多的投机资本,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汇率波幅加宽会伤害中国薄弱的银行体系,因为中国外汇市场的发展目前还很不健全,避险工具非常有限。”

张礼卿教授认为,中国眼下应该更多地依靠汇率以外的其它宏观经济手段,继续减少出口补贴,加速进口的自由化,维持对资本流入的控制,有选择地取消对资本流出的管制。

*外界压力大*

然而,在人民币汇率改革的问题上,中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美国总统布什这个月曾致电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强调了对人民币汇率的关注。胡锦涛也重申了中国的官方口径,保证要坚定地向以市场为基础的,更灵活的汇率机制转变。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涉及中国汇率的议案已经累积了19份,得到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的支持。美国政策研究团体「制造商联盟」的资深研究员普里格说,这19份议案可能会综合成一份,指责中国政府操纵货币,并在下一届国会展开讨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