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阿拉法特赴巴黎接受医疗(04年10月29日) - 2004-10-29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已在星期四途经约旦起程法国首都巴黎接受医疗,这位75岁的政坛不倒翁是在被围困近3年后首次离开约旦河西岸;与此同时,他身后留下的权力真空为巴以冲突及整个中东政局增加了变数。

星期五,75岁的阿拉法特离开了被围困近3年的约旦河西岸拉玛拉官邸,他走时穿着蓝色的睡衣,头戴一鼎黑色绒线帽,而不是他那标志性的黑白格子头巾。

各方媒体透露,阿拉法特可能是患有某种血液病,但对外界而言,其真正原因仍然是一个秘密。巴勒斯坦官员在尽量解释说,阿拉法特的病情虽然严重,但非常稳定。但星期四15名来自巴勒斯坦、约旦、突尼斯、埃及等国医生的检查结论却截然相反,他们警告,如果阿拉法特不出国接受治疗,他的处境将危及生命。临行前,阿拉法特最信任的官员之一马萨里透露说:“感谢上帝,我们(从以色列)那里得到保证,阿拉法特在就医后将可以返回巴勒斯坦领土。”

但是,以色列媒体坚持,目前所有的许诺都是从人道主义出发,但从政治角度上看,以色列方面并没有绝对确认阿拉法特的返程票,还有一点是肯定的,阿拉法特死后的葬礼将不会象其愿望的那样在耶路撒冷举行。

以色列国防部长莫法兹说,我们在密切注意阿拉法特的情况,在事实还没有澄清之前,我们应该给予巴勒斯坦人接受医疗的机会。

*以色列制定后阿拉法特时代政策*

不管怎样,沙龙政府官员说,阿拉法特的政治生涯已经暂告一个段落。以色列军方已经制定了后阿拉法特时代的巴勒斯坦政策,该政策被命名为“新的一页”计划,以应对安全形势可能出现的急剧动荡。以军高级将领阿穆斯.杰拉德说:“阿拉法特理所当然地将会死去,他留下的权力真空可以造成多种多样的内部纷争,恐怖活动也将继续。”

不管怎样,这位75岁老人是生是死、是去是留都将牵动着整个巴以地区的政局。自从1969年阿拉法特担任巴解组织执委会主席以来,巴勒斯坦的政治一直掌握在这个政坛不倒翁之手,而他的以色列对手则换了一届又一届。阿拉法特说,他奋斗的梦想是在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其首都是耶路撒冷。

1993年是阿拉法特政治生涯的巅峰时期,他于华盛顿签署了巴勒斯坦自治《原则宣言》,一年后,阿拉法特与以色列领导人拉宾和佩雷斯一起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在1996年,巴勒斯坦举行了历史上的首次大选,阿拉法特当选为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不过,当沙龙政府在2001年上台后,阿拉法特便被刻画为“中东和平的绊脚石”。

分析人士相信,阿拉法特一旦离开政治舞台,将导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政治进程发生重大转变。以色列主流媒体指出,在过去4年里,以色列外交政策是建立在巴勒斯坦方面“没有谈判伙伴”的基础上的,但如果这个政治基础一旦消失,就意味着以色列总理沙龙的单边行动计划失去存在的合理性。以色列副总理、兼贸易部长奥尔默特在周四晚特别指出,旨在完全脱离巴勒斯坦的撤军加沙单边行动将会按部就班地的实施,这与巴勒斯坦政权毫无联系。

星期五的巴勒斯坦街头,相当数量的当地居民认为,以色列军队对拉玛拉的封锁和围困是造成阿拉法特病重的主要原因。与此同时,巴勒斯坦民众对没有阿拉法特存在下的安全局势感到担忧,很多人相信,新一轮的示威、游行和暴力冲突将席卷整个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以色列国内的犹太居民,他们说,阿拉法特的双手沾满鲜血,他即使活着,也已经死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