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欧洲关注美大选反对布什连任(04年10月30日) - 2004-10-30


整个欧洲都在密切关注着美国2004年大选。欧洲一边倒地反对共和党总统布什的政策,但是他们不太清楚或者根本不知道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其人其事。

随着美国选情进入最后阶段,很多欧洲人隔着大西洋翘首企盼,希望他们也能投上一票。这是因为在近代历史上,美国大选在华盛顿传统的盟友中从来没有引起这么大的波动。

布什政府在欧洲声望扫地,最近德国马绍尔基金在欧洲各地进行的调查显示,每四个欧洲人当中就有三个不赞成当前的美国对外政策。

*不满独断专行*

从上个月发表的这项调查结果来看,欧洲人对布什政府的不满主要来自于伊拉克战争,不过最早是由于其他一些原因引起的,比如华盛顿拒绝签署保护环境的《京都议定书》。欧洲几乎每天都有报纸发表社论,抨击布什政府的所谓单边主义,也就是不和盟友商议,独断专行。

安德鲁・尼尔是英国苏格兰人报和今日商报的出版人,他说,美国总统的决定对欧洲人的影响和对美国人的影响是一样的。他说:“欧洲需要美国的领导,但是欧洲也希望在如何被领导上有发言权,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欧洲人希望参加美国总统选举投票。”

最近世界各国十家报纸,包括欧洲三家报纸联合举办了一次民意调查。调查发现,假如欧洲人可以投票的话,绝大多数都会投票给克里,甚至在华盛顿最紧密的盟邦英国也是这样。

*英国卫报干涉美大选?*

英国自由派报纸卫报这个月早些时候敦促读者写信给美国俄亥俄州克拉克县的民众,说服他们投克里的票。不过这个企图影响选举的呼声引起了适得其反的结果,就连民主党也批评这种有人叫做外国干涉的作法。

欧洲人不了解美国人竞选总统的复杂方式,也就是最终由选举人团来决定选举的结果,而不是一人一票的记票方式。欧洲人也不理解为什么布什总统还受到一半的选举人团的欢迎。

杰弗・格德敏是美国人,负责柏林一个智库亚斯潘的工作。他试图告诉欧洲人,布什总统的观点可能不符合欧洲人的主流政治,但他迎合了美国中西部广大地区选民,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理解美国对自己作为世界强权的看法。

格德敏说:“很多人会说,嘿,他跟我们说的一样,他想什么就说什么,他说什么就做什么。很多人不喜欢这样。比如德国外长和克里还有布什都谈到伊朗问题,他们说了同样的话,就是不容许伊朗拥有核武器。但是明显的不同在于,只有布什说话算话。”

*欧洲人不了解美选举制度*

这可能是布什在欧洲成为如此引起争议的人物的原因。克里斯汀・奥克伦特是法国电视女主持人,最近还出版了一本名为《布什,克里,这两个美国人》的书。她说,尽管欧洲人不了解美国的选举制度,不了解2001年的恐怖袭击如何改变了美国,但多数欧洲人仍然希望布什11月2号败选。

她说:“欧洲很多人不了解美国的政治体制,法国当然也不例外。但是布什在总统任职期间表现出来的个性,加上具体情况的影响,的确在很大的程度上使一些问题两极化了。”

*为何喜欢克里?*

奥克伦特女士说,很多欧洲人对克里参议员知之甚少,甚至不知道他支持什么。尽管如此,欧洲人仍然愿意克里当选而不要布什,觉得克里会给大西洋两岸关系带来所谓气氛的改变。

亚斯潘研究院的格德敏说,看过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的欧洲人似乎更喜欢克里的风格。他说:“这一方面很重要,而另一方面却很肤浅,因为他们喜欢克里,因为他会讲法语,他父亲是外交官,他年轻时曾住在欧洲,加上他每天讲十遍多边主义这个词。”

*尼尔:欧洲缺乏实力故反对强权*

不过英国出版人安德鲁・尼尔指出,欧洲人似乎没有意识到尽管克里和布什有分歧,但是和伊拉克战争的主要反对者--法国总统希拉克或者德国总理施罗德相比,克里与布什之间的共同点要多得多。

他说:“这不仅仅是布什和克里的问题,而是更深刻的不同。美国相信使用军事力量,因为美国有这个实力,美国是超级大国,它感到了威胁。欧洲现在没有军事力量,它反对使用强权。欧洲宁可通过国际机构和条约来解决问题,使用柔性力量。”

尼尔还警告说,欧洲是一个非常世俗的地区,而美国则是一个宗教色彩很浓的国家。他认为这非常重要,它预示着,不论谁赢得这次大选,大西洋两岸的鸿沟都会越来越宽 。

尼尔说:“不论是好是坏,欧洲和美国各走各的路,克里如果当选,会缓解这种趋势。如果布什总统连任,他将加速这个过程。”

欧洲绝大多数分析人士一致的看法是,不论布什还是克里,都不能指望欧洲支持在伊拉克组成更广泛的多国联盟以缓解美国部队在那里的艰难处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