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焦国标:中国下届领导人应民选(04年11月8日) - 2004-11-08


中国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焦国标希望,中国下一届领导人应该是民选的、直接对人民负责的领导人。他还表示,中国对媒体的控制太死。

*放弃党源世袭*

正在美国参加“信息时代与民族问题”国际研讨会的北京大学焦国标教授因为撰写了“讨伐中宣部”的文章以及其他和当局观点不同的言论而在9月中旬被剥夺了硕士研究生执导教师的职务,已经停止授课。不过,焦国标教授并没有因为停止他教学的权利而放弃或收回自己的观点。

焦国标不仅对中国全面监督新闻媒体的中宣部进行了讨伐,他还希望中国最高领导人不要再呕心沥血、绞尽脑汁地去鳞选自己的接班人,他主张放弃这种他所说的“世袭制度”。

他说,“传统君主社会是血缘世袭,后来社会主义国家这种承袭方式是‘党源’世袭,同一党,同一路线,一代 一代相传。我很早就把这种形式看成是世袭制,只不过是特定的新时代的世袭,和血缘世袭不同的‘党源’的世袭。”

*代表民众利益*

焦国标对本台表示,中国有十三亿人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中国领导人应该代表最广大民众的利益 ,应该由人民挑选。他呼吁新一代中国的领导人成为代表人民的新时代的产物。

他说,“作为第五代领导人、作为更新一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或者说炎黄子孙来说,他更应该有更高的行为诉求或者说行为上的标杆。我们这个民族、这么多的人,这么悠久的文明史,这么宽广的土地,我们的行为就应该体面,应该向一个大门大户。可是我们从继承到最高领导人的鳞选方式,不配大门大户出身的子孙。”

面对中国政府中由领导人选拔接班人的作法,焦国标教授认为,任何级别的领导人最直接的当事人是老百姓,应该对老百姓负责,而不能靠忠于自己的上级和承传既定路线来报答上级的托付之重和知遇之恩来制定政策以及选择路线。

他说,“各级领导干部都存在这个问题,最高层, 如果他的晋升没有老百姓足够的参与,我们就可以对这个现像提出置疑。现任的领导人要从人类政治文明的角度去反思我们已经继承了好几代的衔接领导人的继承方式。第五代领导人如果仍被鳞选的话,他可以被称之为民族的败类,称为国民的公敌。”

*媒体管理太死*

焦国标教授名字已经从北大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导师名单上消失,但是他更加积极参与中国的新闻事业。他认为,中国媒体的开放程度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不符合大国的形像。

他说, “新闻界,我觉得主要就是管理太死,新闻自由度太低,在最近一个全球调查中被列为倒数第六位,北韩是倒数第一位。尽管这个调查很难说绝对科学,但是大体上代表它的位置。我还是比较认同的。”

焦国标认为中国对媒体的控制历史长久,影响力大,民众得不到自由的信息,就连知识分子也受到禁固。他举例说,在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方面,他知道有学者在受访前因为请示上级而改变了愿意发表看法的初衷。焦国标教授认为,接受采访是公民的权利,发表个人看法并不应该有所畏惧;知识分子肩负民族的利益,更有责任发表见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