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共仍严格控制民众知情权(04年11月10日) - 2004-11-10


中国官方的中国日报在美国大选前两天刊登中国前副总理,外交部长钱其琛激烈批评美国总统布什外交政策的文章不光引起美国政府立即要求中国政府澄清此事的强烈反应,也令研究中国传媒的观察人士关注中国政府是否放松了对媒体控制。

美国北卡大学新闻传播研究中心副主任赵心树说,美国对已经退休的前中国高官钱其琛的讲话如此关注,除了中国日报发表文章的时机特别敏感,正处于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刚刚结束访华,美国总统大选在即的关键时刻等因素之外,同时也基于美国对中国政治及媒体有一种思维定式:�(美国)第一认为中国的前官员还是官员,这是因为中国的政治制度造成的;第二认为中国的媒体完全是受政府控制的,这是因为中国的媒体制度造成的。�

*中国媒体越来越受到市场影响*

中国的新闻理论一直强调媒体的任务是引导舆论,是党和政府的宣传工具与喉舌,要服从政府的指导和管理。赵心树教授说,虽然中国政府仍然不允许所谓民间媒体的生存,但现实是,过去十年来由于市场导向的强大力量,中国媒体实际上受到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它们追求收视率和发行量,追求刺激和追求所谓能够吸引受众眼球的东西,记者和编辑们想出种种办法打擦边球,发出他们希望发的消息。

赵心树教授说,从美国对中国日报发表钱其琛文章的反应看,从其他各方的反应看,都能显示他们对中国媒体现状认识的滞后。赵心树认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说,钱其琛的文章跟政府无关,这恐怕是事实,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媒体对自己变化的地位恐怕也出现了认识的滞后。�你既然有了一定的自由了,实际上就有了一定的权力。媒体的自由不是一般的自由,这个自由实际上就意味着权力。跟着权力来的是责任。�

赵心树说,这个责任就是,在政府控制放松的同时,新闻报道主要是受道德控制呢,还是受市场控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记者编辑是否具有足够的专业能力进行判断的问题。他认为,中国日报发表钱其琛文章的责任编辑恐怕对文章发表的时机,对文章可能造成的国际反应判断有误。他认为,各方对中国媒体的现状都需要进行重新定位:�报纸和报纸、电台和电台、媒体和媒体之间的竞争在中国日趋激烈,除了媒体的记者编辑自己要越来越明确自己在新形势之下变化的责任和对自己的专业能力与专业知识提出新的要求之外,其他各方,比如中国政府、外国政府、外国媒体、中国评论家、外国的观察家等等各方,包括中国的观众读者、外国的观众读者怎样认识到变化中的中国媒体生态,怎样来适用这个情况,而不是过度反应。�

赵心树教授对中国媒体的另一点观察是,中国的媒体审查官员对中文媒体的控制显得比较得心应手,而对英文媒体的控制就显得力不从心。他举例说,从中央电视台英文台与人民日报英文网站可以看出,同一家媒体的中文版呆板乏味、相比之下英文版就会显得开放自由一些。与此同时,应当看到中国的英文媒体在海外的影响要比中文媒体大得多。钱其琛的文章在各大中文网站上广泛刊登,可只有当文章被翻译成英文,被刊登在中国日报上之后,才引起国际间的极大关注。

*政府仍严格审查控制*

中国知名传媒学者,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因为撰写�讨伐中宣部�的文章而名传海内外,因此也被剥夺了硕士研究生导师的职务。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单从中国日报发表钱其琛讲话的事情看还不能说明中国政府放松了对媒体的控制,因为钱其琛对布什政策的评论是中国政府一贯的看法,官方媒体一直就是这么解释布什外交政策的。焦国标教授说,一些技术性差错不能说明事务的性质,中国政府对媒体的控制,特别是对时事政治类别的文章仍然管理很严,当政府认为某一条消息需要封锁的时候就能够封锁,这就是审查严格:�媒体也多了,确实媒介从业者职业意识也增强了,在看管时一不小心没有看住跑出来的报道也是有的。从这方面讲有开放的一面,但是就核心的管理者,新闻舆论的管理层来说,他们的紧张程度,他们的严格程度我觉得没有改变。�

美国华盛顿邮报日前的一篇文章说,中共仍然严格控制民众的知情权,象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这样的官方媒体具有多种报道渠道,一条渠道是面向广大大众的,其他的则以内参的形式,根据中共官员的不同级别提供不同消息。海外观察人士认为,可以看出中国政府感觉到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越来越难以控制,因此不断加强控制的力度。华盛顿邮报说,自从今年9月份中共决定再次加强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之后,当局已经查封了一些敢言的杂志社,逮捕了纽约时报在北京的研究人员赵岩,并关闭了北京大学的一家很受欢迎的网吧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