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专家分析中国民间抗议风潮(04年11月13日) - 2004-11-13


中国过去十年的经济发展提高了成千上万人的生活水平,但是另外数以百万计的人却没有能够摆脱贫困。逐渐扩大的贫富差距正在中国各地引发许多抗议示威。中国中央政府决心制止示威浪潮的蔓延,防止其演变为对政治改革的要求。

*此起彼伏*

十一月初,中国西部五万村民聚众抗议一个水坝项目。同一天,当局压制了七千名举行罢工的纺织工人。在此之前一个星期,在中国东部的一个城市,要求支付拖欠退休金的退休工人动员起来,堵塞了交通;同时在东北,将近一千名工人在一家最近转为私营的百货商店外举行了抗议。

伯特・基德尔是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经济学家,他说,中国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抗议活动体现出共产党在继续推动过去十年给中国带来巨变的经济改革的同时所面临的挑战。

基德尔说,“中国开始实行经济改革的时候,许多地方、许多人的工作都没有什么效益。随着市场力量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些人不得不迁到新的地方,寻找新的工作。许多人对此很不满。”

*城乡都有很大不满情绪*

基德尔说,中国都市地区有很大的不满情绪,以前这些地区靠政府补贴而保持着较高的生活水准。农村地区也存在不满情绪,绝大多数农民因为农产品价格低而无法摆脱贫穷。

基德尔说,“中国目前的基础设施、交通以及都市基础设施的建设工作需要继续下去,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要解决农村贫困问题就必须发展城市,为农民提供种地以外的机会。”

*政府承认某些示威有理*

中国发生的抗议示威活动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的抗议活动有类似之处。它们的导火线都是国营公司私有化或者政府补贴和福利遭到裁减。不过这些抗议活动引起了中国政府最高层的担忧。中国政府一度指责颠覆分子和外国人员煽动抗议,但是他们现在承认,一些示威者的不满是有道理的。

不过共产党排除了把民主改革作为一个解决办法。中央政府要求地方领导人以保证和平、避免政治对抗的方式解决老百姓的经济抱怨。纽约人权观察的高级研究人员米奇・施皮格尔说,中国政府对抗议者采取了软硬兼施的手法。

*抓人 + 安抚*

施皮格尔说,“比如说,他们对许多工人抗议的做法是把几个人关起来,但是他们同时想办法支付一些拖欠的钱,进行一些再就业培训,为这些工人找到工作。这种做法可以追溯到几年前辽宁省发生的重大示威活动。他们非常小心不进行任何形式的镇压,从根本上而言,这种做法收到了不错的效果。”

*网络打破消息封锁*

此外,政府还着力避免抗议消息得到广泛流传。国有媒体往往不报道抗议示威的消息,担心这样做会挑起其他情绪不满的人群。但是施皮格尔说,由于互联网的使用越来越普遍,共产党对信息的控制变得更加困难了。

施皮格尔说,“中国政府十分需要互联网。他们要成为世界市场上的一个参与者、要吸引投资者、要在当今的国际市场上运作,都少不了互联网。但是政府对互联网也很担心,因为网络能够把不同的人群聚集到一起,投身于一个共同的事业。比方说,广州一个工厂的工人对工厂私有化后失去工作十分不满,政府不希望看到这些工人和四川一群经历类似的工人在网上连通起来,他们有可能同时举行抗议示威,进行信息交流,这些做法有可能给政府施加政府不希望受到的压力。”

*领导人知道不能铁血镇压*

分析人士说,中国领导人现在凡事都要考虑2008年奥运会,因此要控制经济抗议活动的蔓延。与此同时,中国领导人知道,他们绝对不能使用任何令人连想起1989年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的强硬手段,这样一来奥林匹克赞助者和观众都会受到阻吓,这种损失是中国所承受不起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