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媒体更自由还是管制更严?

  • 美国之音

中国新闻媒体在信息时代有了更大自由还是受到了政府的严密控制?有学者认为,中国政府的宣传越来越精致了,但是控制并没有放松。也有学者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人民表达思想的渠道比以往增加了。

*何清涟:中共对媒体控制更严*

在美国三一学院最近举行的“资讯时代与族群关系”国际研讨会上,不少学者认为,中国政府对媒体的控制越来越严格、政治宣称手法也越来越精致了。

曾经因撰写《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一书而轰动全中国的经济学者和媒体人何清涟说,中国在1978年到1989年6月的确出现过新闻管制相对宽松的时期。但是六四屠杀之后,中共恢复了对新闻媒体的严格控制,并采用法律、法规等措施使其制度化。

何清涟说,现在国家安全局公开监管因特网,并随时逮捕一些他们认为散布了危害国家安全言论的人。她说,中国政府建立了世界上最庞大的防火墙,还引进国际先进技术建立了全面监控公民行动的金盾工程。

*何清涟:利用先进技术限制自由*

她说:“这个工程的核心点是要在全中国建立一个庞大的监视系统,能看、能听、能思维。”

何清涟说,尽管一般认为现代科技和信息的发展会给中国带来更大程度的言论自由,但是中国政府恰恰是利用世界先进技术来限制公民的自由。

何清涟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神话也只是中国几个现代化的窗口以及不到百分之十五的人的生活状况,跟全面、真实的中国社会相差太远。她说,国际社会了解的中国其实就是中国政府在媒体上刻意营造的中国。

*吴国光:政府控制媒体手段更精致*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教授吴国光认为,中国政府在信息时代左右媒体的手段已经达到相当精致的程度,更具有欺骗性。

吴国光说,在实况报导新闻的过程中,中国政府都能按照自己的意图引导民众。他举例说,美国对伊战争开始的时候,他在香港一整夜都在观看一家表面是海外媒体而实际是中国政府控制的电视台的实况转播。他看到的是美军的猛烈攻击和萨达姆军队的反抗,但就是没有看到象征萨达姆政权倒台的镜头,也就是萨达姆雕像被拉倒和人民欢呼的场面。他说,因为是直播,政府的这种导向是很难被发觉的。

*吴国光:用市场机制控制媒体*

吴国光说,在市场经济的推动下,很多媒体都形成报业集团。

他说:“中国媒体集团是什么东西呢,就是以党报为龙头,下边是子报副刊,那些小报。以前在八十年代,这些边缘报纸的崛起对中国的自由化发生了重大的作用。现在党用这个办法把它们重新纳入自己的体系。”

他说,这就形成了经济上由小报赚钱来养活赔钱的党报,反过来又以党报来控制各下属媒体,利用市场机制来继续控制媒体。

吴国光认为,网吧使用者必须以实名登记的办法就是明显地为控制网上言论自由而规定的。

*赵心树:中国媒体像青少年*

关于中国政府和媒体的关系,北卡大学新闻与传播研究中心副主任赵心树教授从不同角度进行了分析。

他说:“当然,总体上,从读者观众和一般老百姓的角度来讲,信息量是增加了,选择增多了,说话的余地增加了,而且在继续增加。政府对信息的控制是下降了,但这不等于有一些部门、有一些官员在某一时期的控制意愿减少了。没有减少。”

但是他指出,政府一、二十年前控制的媒体相当于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控制起来也得心应手。而当前,尽管政府仍在力图加强控制 ,而这个媒体已经是个十五、六的青年,它身体的结构、肌肉的力量以及心智的发展正在走向成熟,不是很容易控制得了的。

赵心树说:“有些评论家还是把眼睛紧紧盯在政府的意愿这么一纬度上,然后得出很扫兴的结论说,‘中国媒体总的说来是控制加强了’。这里面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觉得不全面。”

*赵心树:中国媒体有更多空间*

赵心树说,在当前信息时代,中国媒体实际上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决定权、空间和余地了。

他说:“前一段时间有很多腐败官员,有很多事故报导,有关非典,加上前一段对盲流的收容问题等,媒体起了很大的作用,是中国自己的媒体给揭出来的。这形成了有关方面官方政策相当震动性的改动,政府也是在媒体出动以后在变。”

赵心树教授举例说,在媒体的色情传播问题上,那是老百姓在敦促政府加强对传媒的管理;而在监督官员腐败方面是老百姓和媒体联合起来,要求政府缩手,因此形成了一种新型的三角关系。他说,尽管政府没有放弃控制,但是媒体力量的加强实际上已经削弱了政府在传媒领域的控制能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