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分析人士谈伊朗战略形势及对策(04年11月29日) - 2004-11-29


在国际社会对伊朗成为一个核国家感到忧虑的同时,一些分析人士从更广泛的角度审视了伊朗的地理战略形势。从他们的角度看来,伊朗政权的性质比它拥有什么武器更为重要。

*胡马云:伊朗人民需要帮助*

阿萨德・胡马云是在美国的伊朗反对派领导人,在伊朗内部拥有别人无可比拟的消息来源。他说,伊朗的神权政权濒临崩溃的边缘,应该趁机推翻它。他对与伊朗政府进行和解或者妥协的努力没有什么耐心。

胡马云说,哈塔米总统所代表的那些倾向宗教但毫无成效的改革派误导了西方人。他说,伊朗的未来不属于这些改革派,而是属于支持民主、越来越强大的世俗化民族主义者的联盟。

胡马云说:“我相信解决办法在伊朗人民手里,但是伊朗人民需要帮助。美国应该热情、积极、公开地支持伊朗人民。布什总统曾经支持过伊朗人民,但是政府不同分支的不同声音让伊朗人民感到无所适从。”

*胡马云:世俗化力量需政治道义支持*

胡马云在康奈尔公共事务研究所的刊物上写道:“世俗化力量所需要的是经由认可而获得的合法性,它需要的不是世界民主社会的财政支持或其他秘密的支持,而是无条件的道义和政治上的支持。”

胡马云把伊斯兰激进的原教旨主义的扩张追溯到伊朗政权。他说,除掉这个政权还可以同时制止恐怖主义的传播。胡马云说:“除非伊朗政府改变立场,否则中东就不会获得和平,但是改变立场意味着改变政府,从神权政府改变为世俗化的民主政府。”

*胡马云:改变必须来自内部*

胡马云说,伊朗寻求核武器,更多地是为了在国内对其摇摇欲坠的政府寻求支持,而不是为了威胁其它国家。事实上,用华盛顿的战略分析人士优瑟福・布丹斯基的话说,伊朗已经从前苏联的穆斯林地区、也很可能从北韩获得了核弹头。

胡马云认为,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何况改变必须来自内部,必须在没有海外重大帮助的情况下发生。胡马云说:“伊朗的几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很先进,如果受到攻击,这些武器有可能落入激进分子和恐怖组织的手里,制造出比当今伊拉克更加严重和棘手得多的问题。”

*哈达尔:不能只着眼伊朗核武*

列昂・哈达尔是华盛顿智囊机构卡托研究所的外交政策分析人士。他说,如果只盯着伊朗的核潜力,反而会看不清大局。哈达尔说:“很显然,伊朗也象世界上许多其它中型国家一样,如土耳其、巴西等,这个名单可以一直列下去,这些国家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出于许多因素的作用,包括安全考虑,将获得核武器。这跟伊朗的伊斯兰激进主义政权毫无关系。”

哈达尔说,伊朗处在一个有诸多核武器国家的地区,这些核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俄罗斯、以色列,现在美国也在伊拉克。哈达尔说,核武器也许并不全是坏事,因为核武器可能遏制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全面开战。他说,核力量平衡在中东地区也许有相同的稳定效果。

*哈达尔:美应与伊朗对话*

哈达尔说,除武器问题外,现在也许是美国开始和伊朗对话的时候了。哈达尔在《美国保守主义者》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尼克松总统当年正是在毛泽东在所谓的“文化大革命”中压制本国人民的时候开始和共产党中国接触的。

哈达尔说,尼克松总统忽略中国的内部动荡,从美国国家利益出发,展开现实的外交。哈达尔说:“在那样的情况下,美国还是能够和中国政府达成协议,开始与中国缓和的过程。这一过程导致美国向中国开放,并且最终建立外交关系。我们今天至少应该和伊朗尝试同样的战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这样做。”

*哈达尔:保守派更容易同美达成理解*

哈达尔说,现在操纵伊朗的保守分子也许更有条件和美国达成某种理解,因为没有人能指责他们向美国示弱。

哈达尔赞同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以及前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主张。他们认为,美国和伊朗之间不应追求任何大而无当的交易,而应该在重要问题上,比如在核武器问题上,一点一点地进行努力。他们说,就具体问题寻求具体解决才是明智之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