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工会领袖指责中国无视劳工标准(04年12月6日) - 2004-12-06


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正在日本南部的宫崎市召开四年一度的全球大会,讨论国际劳工面临的挑战。国际工会领袖批评中国无视国际劳工标准,不但使中国劳工的权益得不到保障,对其他国家的劳工也形成威胁。

*李卓人:负面影响香港工人*

在全球化经济体制下,越来越多的产品是中国制造的。然而在宫崎出席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全球大会的工会领袖们指出,中国政府实施的极低的劳工标准不仅对中国劳工造成损害,而且也对世界其他国家工人的劳动条件和生活标准造成恶劣影响。上星期,中国方面取消了与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之间有关劳动条件的会谈,更引起了国际劳工界对中国政府在这方面一系列政策和作法的关注。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中国政府在劳工法方面违反了国际准则。香港民主派立法委员兼香港职工会联盟秘书长李卓人在国际工联大会上表示,由于中国劳工没有结社的自由,这给香港地区各行各业的劳动者带来很多负面影响。他举例说,中国大陆工人的工资是香港地区工人工资的十分之一,这就使香港地区的很多工厂搬到了大陆。香港地区的失业率从90年代的2%上升到了目前的6.7%。而且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制造业,很多白领产业,包括服务性行业,也都在往大陆方面转移。李卓人认为,这对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对中国工人本身都构成很大的威胁。

*堤亚・李:中国工会不是真工会*

美国劳联产联的经济学家堤亚・李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联合国下属的国际劳工组织在1998年公布的劳动者基本权力保障宣言要求所有的成员国政府都尊重、推广和实现劳动者的基本权益,包括自由结社的权利,还有集体谈判权利。中国是国际劳工组织的一员,也应该把劳动者的这些权益付诸实施。但是实际上,中国政府在很多方面都违反了国际劳工法规,尤其是在自由结社方面,不允许在中华全国总工会以外组织工会。

堤亚・李指出:“中国的全国总工会不是一个真正的工会,因为它不是独立于政府的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对工会的定义、对自由结社和集体谈判的定义说工会代表的是工人,而不应当成为政府下属的机构。”

*堤亚・李:影响所有国家工人*

她说,中国政府不允许成立独立工会等违反劳动者权益的措施,影响的不光是亚洲国家;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内的所有国家工人的工作和待遇都面临同样的挑战。

堤亚・李说:“比方说,你是危地马拉的一名纺织工人。你们公司可能会对你说,你要是不同意降低工资,或者说你一定要坚持成立工会的话,我们就会迁到中国去,因为我们知道在那儿没有独立有效的工会组织。这样一来,中国工人无权组织工会这个事实就直接影响到危地马拉纺织工人的权益。”

*堤亚・李:要在全球推行劳工法规*

近年来,随着世界各国的经济日益融合,各个国家劳工的生存以及工作环境问题日益成为一个国际议题。美国劳联产联的经济学家堤亚・李表示,全球经济一体化给工人和工会都带来压力。

她说:“工人成立工会和集体谈判都面临这这样的挑战。那就是,厂家不高兴了,可以搬到别处去,搬到别的国家去。”

因此她说,这就是为什么要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对劳动者的权益保障。每个国家、每个公司都想在市场竞争中占有多一点优势,获取多一点利润,尤其是那些贫穷国家、失业率高的国家就更想方设法吸引外国投资。假如没有严格的国际化劳工标准,那工会的力量、工人的利益就会越来越削弱。

堤亚・李说:“所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说要给某一个国家或某一个公司施加压力,而是要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和采纳能够行得通的、一致化的国际法规,来保护所有劳动者的权益。”

*两大工会合并*

这次在日本举行的国际自由工联大会还将讨论自由工联与世界工人联合会的合并问题。这两个组织有望在2006年正式并为一家。自由工联的秘书长表示,在日益全球化的贸易和经济体制下,世界范围内劳动者之间的团结尤其显得重要。世界工人联合会坚信的格言是:没有社会公正就没有真正的民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