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艾滋孤儿急需救援(04年12月6日) - 2004-12-07


中国艾滋孤儿虽然有政府政策的帮助,但是地方政府出于本位的考虑往往对民间的救援活动竭尽打压之能事。但是中国民间抗艾滋病的力量已经日益成熟,海外华人也积极伸出援手。刚刚成立的中国艾滋孤儿救援网站几个月来已经成功领养了25个艾滋孤儿。

*中国有7万8千个艾滋孤儿*

嘹望《望东方周刊》最新一期报导中国艾滋孤儿触目惊心的故事。报导说,在空旷的院子中,有一棵常青树,枝叶繁茂,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以及对生命的反讽。种树的人走了,留下幼小的儿子,孤零零地与那树一起成长。愿意以萧茂的名字在媒体出现的这个12岁的孩子说:“爸爸是在2000年死的,因为吸毒。他们说是艾滋病。”说到死亡时,他的神态和口气之平静令人惊讶。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新公布的数字表明,中国目前有7万8千个孩子因为艾滋病而成为孤儿。而根据美国克林顿基金会的估计,目前中国约有10万名艾滋孤儿。比较集中的地区是河南、云南、湖北、安徽、新疆等地,都是中国艾滋病高发区。据中国有关部门估计,目前中国有84万艾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公共卫生专家警告说,中国正处在艾滋病大爆发的边缘。如果现在不认真对待,到2010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1000万。

*民间救援组织受打压*

但是在中国从事对艾滋病人进行救援工作的民间组织却常常受到地方政府的打压。最近在美国访问的河南东珍艾滋孤儿学校校长李丹表示,从去年10月到今年7月他两次办学,两次遭到地方当局的强行关闭,第二次甚至出动100名警察抢孩子。

李丹说:“4个人一组一共是25组,他们的意思是4个人负责一组。他们冲进来去抢孩子,反正当时行为很暴力。”

北师大天文系本科毕业、中科院太阳物理专业的研究生李丹表示,他们热心为艾滋孤儿办学曾受到包括《中央电视台》等许多中央级媒体的密集报导,外界对河南省艾滋病以及艾滋孤儿严重情况的了解导致河南省地方政府的强烈不满,因此千方百计加以扼杀。

*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

在抗击艾滋病的战斗中最近又多了一支生力军。五位素不相识、身居海外的华人今年8月在美国建成“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现在他们同李丹等中国的志愿者联合在一起已经为25位在他们的网站上公布的艾滋病孤儿找到了领养家庭。1988年来美的李江琳是这个网站的发起人。

李江琳说:“如果他们没有学费我们就给他们学费,他们很多已经减免了学费。如果免了学费他们还没有办法上学,因为要打工养家,我们就提供他们每个月两百块人民币的生活费,让他们 不必为生活而放弃上学。我们还鼓励领养家庭同这些家庭建立私人关系。”

*李江琳:艾滋孤儿要赡养祖父母*

目前在纽约皇后区公立图书馆国际资讯中心担任活动策划的李江琳说,她是在看了一部描述河南艾滋疫情的纪录片以后萌生了为艾滋孤儿做些事情的念头的。她同纽约的医生何刚、在乔治亚州和科罗拉多州从事电脑工作的酒摄和杜欣欣、居住于西雅图的业余作家海贝珠商量后,决定成立一个援助艾滋孤儿的网站。李江琳说,艾滋孤儿问题是一个世界性问题,相当被忽略,但是在中国特别被忽略,因为他们大部份是农民的孩子,都很穷,家里一贫如洗。

李江琳说:“他们给我的照片让我看了掉眼泪。他们比一般的孤儿境遇还要差。高耀洁是为孤儿寻找家庭把他们带出那个环境。但是我们这些孩子他们走不了,因为他们要养他们的祖父母,因为他们的父母去世之后,他们的祖父母都6、70岁,这些12、13、14岁的孩子必须赡养他们的祖父母。”

*张紫龙的悲惨遭遇*

李丹说了一个艾滋孤儿的故事。2000年,家住河南农村的14岁的张紫龙,父亲艾滋病发。为了给父亲买药治病,才上初一的他到新乡打工。他以未完全发育的身体每天扛几十吨水泥,一个月挣1000多元人民币,但是父亲于2001年去世了。为了还父亲丧礼的欠债,他得继续去扛水泥。2002年他自己的身体也垮了。

李丹说:“他天天扛那么重的东西,把两个脊椎骨之间的隔膜给压碎了。而且医生给他拍完片子说,你这两个骨头直接压迫神经,你要不治,不动手术,以后两条腿神经会残废,你就会瘫痪。”

李丹说,他家已经欠了好几万块钱债,他的母亲也感染了艾滋病毒,即将发病。张紫龙悲惨的前途可想而知。

*美华人社区献爱心*

令人鼓舞的是,上个周末李丹在纽约和新泽西州演讲,经《多维时报》报道,受到了华人社区的热烈支持。他说,一位来自宾州的华人,带来了社区捐赠的2千多美元捐款。他希望用这些钱去拯救更多的艾滋孤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