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宾州大煤矿与环境破坏 - 2004-12-07


和中国一样,美国也是世界产煤大国。美国电力的一半左右来自燃煤发电。虽然安全 生产问题在美国已经获得极大的改善,但是,取而代之的问题是采煤对环境的污染 和破坏。记者要带大家到宾州的一个大矿区去一探究竟。

山姆卡里奥已经当了23年的矿工,可以说他人生的很多时间都是在黑暗的矿井里工 作。现在的他是宾州坎伯兰矿厂的经理。这个3万4千平方公里大的矿区,每年可以 生产6百万吨的煤。每天早上卡里奥要搭电梯到地底下75层楼的深处去工作。电梯门 打开后,卡里奥坐上了一列小火车,火车在黑暗的隧道里行驶了40分钟后,来到矿 区前方的狭窄通道。

这里没有凿子也没有铲子,只有一个工人在用手动式的遥控器操纵一台240公尺宽, 2公尺高的巨大掘进机,机器前方的大刀片向矿层切割,削下来的煤块足有一公尺那 么厚。卡里奥说:“你可以看到这些煤块不断掉下来。我们把它称为装甲搬运机, 这些煤块掉的很快!”

*地面下沉房屋变样*

掘进机夜以继日地工作,天天做。在开凿完一个区域后,还能转向另一个矿层继续 开采。然而在这台巨大机器行进的过程中,有时候会动摇支撑矿区通道的支柱,造 成矿区上方地层坍陷。这也是为什么4年前的一个清晨,洛伊和戴安・布兰德尔的家 突然快速下沉的原因。戴安说她当时正在睡觉,突然听见房子发出巨响:“没错, 就是那种爆裂声。我没法把门打开,得有人从外面把门拴拆了,把门撞开,然后再 把门拴装回去。第二天早上我要进屋时,门又开不了了。就这样我们拆了又装,装 了又拆,搞了15次。”

布兰德尔的家从此成了两夫妇最大的恶梦。地板翘起来,瓷砖裂开了,天花板上到 处是裂痕,楼梯和墙壁分了家,地下室闹淹水,而漂亮的后花园呢,已经成了一片 沼泽湿地。布兰德尔说:“虫子、蚂蚁、老鼠、蝙蝠、蜘蛛,什么都来了。一不小 心就踩着了。”

布兰德尔说: “这就是我们的居住环境。”

记者问:“你们的邻居呢?他们还住在这儿吗?”

布兰德尔说:“他们大部份都搬走了。有6个邻居搬走了。我们有133英亩的土地, 大多数邻居也都有这么大的地。所以走了这几个邻居,这里一下子空旷了很多。”

记者问他们,是什么原因让你们继续留下来呢。他们说,他们很喜欢这栋房子,觉 得一个人的家就是他的堡垒,这些人有他们的权利挖矿,但是他们也有权利继续住 在他们的房子里。

宾州法律规定煤矿公司必须支付修房子的开支,但是布兰德尔夫妇拒绝与煤矿公司 和解。理由是他们的房子是法定的历史古迹,他们要求煤矿公司赔偿房子的历史价 值,而不仅仅是修房子的费用。目前这个案子已经进入法庭审理的阶段。

*河流乾枯水源减少*

4年来,布兰德尔的房子下沉了一公尺多。一片过去的乾草地,现在成了沼泽湿地, 一条过去的小溪现在也乾涸了。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学家凯格尔多年来都在观察这 类现像。她站在布兰德尔家附近一条乾枯的小河谷解释说:“这里过去有许多石头 和鹅卵石,那些鹅卵石差不多和我的拳头一样大。现在只剩下淤泥和沙子。过去在 河里的鱼类、虫类都不见了。他们不是离开了这里,就是灭绝了。”

负责为这家煤矿公司申请环境许可的派克特表示,许多河流纯粹是因为自然因素而 乾枯,但是当河流乾枯时,他的公司尽一切努力来减低或者修复对环境的伤害: “我们发现在一些情况下,河流是能够被修复的,但有些情况的确很困难。就像所 有的工业开发一样,我们也花了很多精力来评估河流在煤矿开采以前的状况,开采 当中的变化以及我们事后能做的补救措施。我们的决定都是以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 的规定为依据的。而且经常有许多人在密切关注我们的一举一动。”

但是生物学家斯陶特说,煤矿公司的开采导致河流上游减少了50%的水源:“我把矿 区的每一条河流和非矿区的对比河流做比较,这样就可以清楚显示我的调查结果。”

毫无疑问,这家煤矿公司的开采行动已经影响了这个宾州郊区的生态环境。煤矿公 司和当地居民还在进行协商,讨论各种重建项目。但是,一栋房子也许可以重建, 遭到破坏的生态系统是不是能恢复却没有人能保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