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一个伊朗人的在美生活回忆录 - 2004-12-09


随着大批移民近年来涌入美国,大多数美国人恐怕都认识至少一两个在外国出生、在 美国生活的人。但是大多数美国人恐怕都不知道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适应生活是怎样 的经历。最近有一本名叫《一个伊朗人在美国长大的回忆录》的书很受欢迎,可能 与此不无关系。

这本书记载了作者费鲁兹・杜马、她的父母、两个兄弟以及一些亲戚1970年代初移 民美国后的经历。费鲁兹说,她希望向美国读者展示移民的亲身经历。费鲁兹说: “我想令美国读者着迷的一点是,我们多么努力地试图参与美国文化。他们都感到 很有趣。当然我们是外国人,但是我们在竭力成为美国人,我是说我们竭力参与到我 们所想象的美国文化中。比如说,书中描写我父亲如何去上保龄球课,然后如何上 美国电视,为了赢大钱而参加保龄球大赛等。”

费鲁兹7岁的时候随家人从伊朗南部阿比丹移民到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郊区的惠蒂尔 镇。费鲁兹说:“让我最吃惊的事情是所有的房子都离得那么近,没有一个大院子 让我玩,我好象总得在屋里呆着。另外一件我仍然记得的新鲜事是超级市场。我以 前从来没有见过超级市场。我第一次进美国超市的时候心里想,‘天哪,光是麦片就 占了一整条货架。’”

费鲁兹说,虽然她刚到美国的时候一句英语也不会说,但是她一点也不记得她是怎 么学英语的,她象海绵那样吸收了英语。她的父亲1950年代是一名持富尔布莱特奖 学金的伊朗留学生,在美国学习工程,懂得技术英语。到美国后,他在石油工业找 到工作,跟同事学会了日常英语。但是费鲁兹母亲就另有一番故事了。

*家庭妇女在美生活30年不会说英文* 费鲁兹说:“我母亲的经历最艰难。她在这儿生活了30年,现在仍然说不好英语, 这种情况在成年的移民中十分常见。学习英语的唯一办法是沉浸在这个文化中,但 是我母亲是一个家庭妇女。她只有在看电视的时候才接触英语。她从电视游戏节目 上学了不少知识,但是却不知道怎么说完整的句子。”

就象在任何移民家庭里一样,父母的期望和孩子的选择会发生一些冲突。当费鲁兹 得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奖学金时就出现了这样的冲突。费鲁兹说:“ 在我们家, 就象在大多数移民家庭一样,我们可以选择成为医生、工程师、律师,九十年代的 时候可以学电脑。当我决定要学历史、艺术史和文学史的时候,家里人很难接受。他 们说,‘你毕了业干什么呀?’我毕业的时候正碰上经济萧条,我3个月没找到工作, 这3个月里我们家的亲戚每天都唠叨说,我要是学会计的话现在肯定找到工作了。”

费鲁兹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电脑公司当了一段时间的推销员,但是她很快和一位名叫 弗朗西斯・杜马的法国人结了婚。她说,她的父母毫无保留地接受了这个女婿,但 是她丈夫的父母对儿子娶一个穆斯林妻子则有所保留。费鲁兹说,虽然他们两人的 种族和宗教背景都不一样,但是这个“波斯-法国同盟”相当不错,他们在食品和旅 行上有着共同的兴趣,他们都对周围的世界充满的好奇。他们的生活虽然是美国生 活,但是包括了两种文化的成份。

*保持民族传统*

费鲁兹说,在她丈夫和孩子身上,她延续了对她来说十分重要的童年时的伊朗传统。 费鲁兹说:“伊朗人十分好客。我的孩子虽然是美国人,在这里长大,但是他们都 知道,客人到我们家来的时候,我们总是请他们吃东西或者喝点什么。他们知道我 就是这样长大的。我教会孩子的另一个传统是慈善。这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是很大的 一件事。我父亲总是说,不管你多富或者多穷,你总是可以帮助什么人。所以我也这 样教我的孩子。”

费鲁兹・杜马说,她起先是为她的两个孩子而开始写成长回忆录,好让他们知道她 的故事,正如她的父亲向她讲述自己在伊朗的童年那样。现在,不光是她的孩子, 美国读者也能从费鲁兹・杜马幽默但真实的回忆录中了解一下这个伊朗人在美国成 长的经历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