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保守派公开批评布什北韩政策(04年12月13日) - 2004-12-13


布什总统连任的大选尘埃刚刚落定,美国政府便受到来自被视为是布什阵营内部的压力,要求对北韩采取更为强硬的手段,包括政权更换。

曾经推动布什政府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美国外交政策鹰派阵营最近行动起来,在北韩问题上向政府施压,要求布什总统不要理会来自韩国和中国的反对,再次提出用包括“政权更迭”在内的强硬政策解决北韩问题。华盛顿有影响力的新保守主义人物威廉・克里斯托是“新美国世纪项目”的主任。这个1997年成立的非营利组织旨在促进美国的全球影响力,美国副总统切尼、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以及国防部副部长沃尔夫维兹都是该组织的筹建人。克里斯托在11月底向华盛顿的记者和多位舆论导向人物发布了一份呼吁对北韩进行政权更迭的声明。

美国智囊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朝鲜问题专家尼克・艾伯斯塔特在最新一期的新保守主义杂志《旗帜周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颇为引人注目,这篇以“把这个暴君赶下台”为题的文章呼吁布什总统制定以推翻金正日为宗旨的北韩政策。

美国马里兰大学巴尔地摩分校朝鲜问题专家孔华润对美国之音说,美国保守派人士艾伯斯塔特日前发表的北韩政权更迭并不是什么新观点,已经随着布什政府2001年上台谈论了4年。孔华润说,克里斯托和艾伯斯塔特所持的观点跟约翰・伯尔顿基本一致。伯尔顿是美国国务院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的助理国务卿,被视为布什政府中最强硬的鹰派人物之一。他正在公开竞争美国即将上任的新国务卿--赖斯班子里的副国务卿职位。不过孔华润教授说,这是新保守派阵营内部第一次公开批评布什的北韩政策,而且切中要害。

孔华润教授说:“现在这位著名的保守派分析人士批评布什政府,特别是他用词精辟,我认为他所说的布什政府在北韩问题上‘多的是态度,少的是策略’可谓一针见血。”

*缺乏有效机制落实对北韩政策*

艾伯斯塔特在文章中把布什政府对北韩的政策形容为是茫茫大海中的一条没有舵的船。他说,布什和他的圈内人对金正日及其制度怀着诅咒、轻蔑和不信任的混合心态,把它列为邪恶轴心国之一,但却缺乏有效机制将其付诸行动。他说,包括六方会谈在内,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让金正日政权放弃核计划,除非平壤换上另外一名独裁者。

艾伯斯塔特提出的政权更迭的办法首先是,请美国国务院中主张与北韩接触政策的官员出局,其次让中国认识到北韩拥有核武器对中国自身利益的威胁,从而进一步发挥中国的作用。另外他认为韩国对北韩实行绥靖政策,把韩国称为是一个反美的、落跑盟国。艾伯斯塔特的结论是,华盛顿为了减少北韩核威胁就必须准备好使用非外交武器,也就是说,经济制裁、甚至军事打击将能提高外交胜利的可能性。

余茂春:手段应灵活多样*

美国海军学院的余茂春副教授认为,艾伯斯塔特提出的策略具有可行性。他说,所谓强硬手段不见得就必须是军事手段。强硬的是立场,手段则应当有硬有软,灵活多样。余茂春说,布什总统过去一段时间对北韩一直采取多边政策,争取中国更多地参与。他说,其实中国政府也不喜欢北韩政权,并且已经开始认识到北韩给中国造成的威胁:“中国国内的很多学者也公开提出来北韩是一个对中国有现实威胁的国家,不仅是难民问题,朝鲜半岛很大的一个危机是军事冲突的问题,而军事冲突不见得就由美国或韩国挑起来,最危险的导火线就是北韩。北韩是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所以它挑起朝鲜半岛战火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一旦朝鲜半岛战火被点燃,中国政府就要被迫做出很多非常不愿意做的举动,会对整个东亚局势造成很大的危险。”

美国马里兰大学巴尔地摩分校朝鲜问题专家孔华润认为,把解决朝核问题交给中国恐怕会令布什政府中主张遏制中国的人无法安枕:“ 他们对中国愿意把解决朝核问题的担子挑起来感到惊讶,与此同时他们感到很不舒服,因为布什政府中担心中国崛起给美国造成威胁的正是同样的一批人。他们担忧中国威望的日益增长,不愿看到中国在亚洲取代美国的影响力。我认为布什政府在朝核问题的解决策略上有些相互矛盾。”

*孔华润:只能软着陆解决*

孔华润教授说,美国新保守派人士提出的策略都是纸上谈兵,没有一条能够有效解决朝核危机,或者能够达到北韩政权更迭的目的。孔华润说,经济制裁不会起作用,金正日宁可把全体国民都饿死,也不会改变其核计划。另外他说,连艾伯斯塔特本人都非常了解军事打击北韩这条路走不通的原因,如果能打的话早就打了。

因此孔华润认为,北韩问题只能软着陆解决,90年代都是这样做的。他说,正是因为布什政府不相信以前的策略,批评克林顿贿赂北韩,非要走一条毫不妥协的强硬路线,才会使北韩从研制到拥有核武器,才会使朝鲜半岛核问题愈演愈烈,而美国却束手无策。

分析人士认为,华盛顿的新保守主义阵营之所以此时再次强力提出北韩政权更迭政策,是因为他们感到,目前正值布什组建新班子,下一轮六方会谈还没有举行,这正是他们试图转变布什政府北韩政策方向的一个机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