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年终回顾:亚洲民主大有进步(04年12月14日) - 2004-12-14


今年有十多亿亚洲人投票选出他们新的领导人,分析人士说,这些投票显示民主在亚洲蓬勃发展,不过对许多人来说,民主仍然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

亚洲自1980年代中期开始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在菲律宾、台湾、韩国、泰国、以及后来的印度尼西亚,人民有所行动,推翻了独裁政权。亚洲地区今年持续在民主方面有所进展,七个亚洲国家以及台湾和香港都举行了选举。印度尼西亚举行了首次总统直选,这个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完成了有秩序的权力移交,证明了六年前说印度尼西亚要是没有前总统苏哈多的统治就会分裂的预测是错误的。

阿富汗也举行了意义重大的总统选举,尤其是经过长年战争和塔利班政权严酷的统治后,虽然过程不甚和平,但分析人士说,阿富汗的选举对该国的重建复兴是相当重要的一步。蒙古、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和澳大利亚也举行了重要选举。

*北韩封闭*

虽然亚洲有许多振奋人心的政治前景,不过也有例外的情况,共产国家北韩依然还是一个封闭的国家,成千上万的北韩人因为饥荒和压迫而纷纷逃往邻国。

*中共一党专政*

中国的共产党领袖依然还是独拦大权,今年他们排除了西方式的民主,中国在地方村庄举行有限的选举,只有自治区香港举行了一般选举,但北京今年拒绝了香港要求全民普选的要求。

拉里. 戴蒙德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他说,他对民主未来终究能够在中国生根感到乐观,因为民主是唯一能应付中国迅速成长经济的制度。他说:“随着经济发展的脚步,世代的不平等,以及严重的腐败,社会问题一一浮现,我不认为中国当局的统治能够应付这些问题,要不就是民主随着具有竞争性的选举,从村一级往上提升到乡镇级、县级、省级、最终到全国性的选举,同时有更广泛独立的司法制度和社会,否则中国将会爆发严重的政治危机。”

*缅甸继续软禁民主派领袖*

军人统治的缅甸今年试图透过和不同种族团体举行宪政会议来进行政治改革,但是主要的民主派反对党的领袖仍被软禁在家,导致民主派抵制这个会议,因此这个宪法会议能带来什么样的改革还有待观察。而且,缅甸主张民主路线的总理钦纽在十月被换下台,接替他的是一个强硬派。

香港城市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荷维森说,政治改革在缅甸没有希望:“要看到缅甸发生改革似乎不太可能,特别是军人政权从1962年就开始掌权,从那时到现在这个政权从未进行过任何改革。”

*金钱政治和腐败破坏亚洲民主*

不过民主对亚洲来说,并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万灵丹,很多国家依然还有政府腐败和贫穷问题,比方说在菲律宾和印度; 其他国家像阿富汗则有治安问题,马来西亚、泰国和新加坡有时仍然侵犯公民权利,而且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虽然举行选举,不过背后隐藏的仍是一党专政。

泰国皇家学院研究民主的教授波利库尔说,许多实施民主的亚洲国家其实仍然缺乏良好的政府。他说:“对所有民主国家的挑战是推行治理,包括保护独立机构,实施权力制衡,某些国家则需要分享权力。”

分析人士说,金钱政治和腐败仍然破坏亚洲的民主,分析人士敦促在政治献金和竞选资金方面尽量做到透明化,荷维森教授说:“当民主开放了政治空间的同时,民主也对所有的人开放,在泰国、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我们清楚地看到金钱能够移转为政治权力,我认为试图打破金钱与政治的关系对政治制度和民主化来说的确是一大挑战。”

尽管民主的道路充满挑战,分析人士还是认为,今年亚洲在民主方面大有展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