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岁末话汇率(1)(04年12月21日) - 2004-12-21


人民币汇率要调整,汇率制度要改革,这几乎是全世界的共识。但什么时候调整,什么时候改革?全世界的期待在2004年又落空了。究竟应当如何看待汇率问题,汇率之迷如何才能打开?我们在年终到来之际请一些著名专家来对汇率问题做一下诊断。

2004年在人们持续不断的争吵中过去。海内外对人民币汇率调整抱有各种各样的期盼,众多投资人认为时机已到,可以一赌,大笔资金形成滚滚热流,进入中国。但是,转眼之间,岁末已至,指望人民币升值赚取一把的投机家们恐怕只好寄望于来年了。

究竟人民币会不会象一些专家学者估计的那样会在某一个早上突然宣布升值多少多少?或者某一天北京突然决定要把人民币有限浮动汇率制度改为完全浮动汇率制度呢?在经过一年的争吵辩论、期待和失望之后,专家们似乎开始悟出些门道,更注意到中国政府在减轻汇率压力方面所采取的规模不大的动作的真正涵意。

*罗森:难确定人民币汇率*

华盛顿国际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丹尼尔・罗森在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表示,人民币汇率究竟应该定在什么价位比较合理,目前还无法确定。有人说,人民币被低估20%,有人说40%。在人民币管制没有放开的时候,罗森认为,这些说法都缺乏准确性。罗森建议,美国、日本、欧盟和经合组织这些对世界经济具有重大影响的各方应该对这个问题进行会诊,拿出一个得到共识的评估。

*罗森:疏理货币流通管道*

但罗森还认为,人民币币值如何确定最好在人民币国内外流通的主要管道得到疏理之后才会比较明朗。罗森说:“现在中国虽然还没有改变汇率制度,但是它正在做的许多事情对汇率制度具有一定的影响。到目前为止,大家都在谈论美元流入中国。但是明年,中国会继续开放人民币流往国外的窗口,允许中国居民把自己储蓄的一部份投到中国市场以外的地方,比如纽约、香港的国际共同基金等。”

罗森认为,如果这些事情都完成了,中国家庭可以把自己四分之一的储蓄投入以美元、欧元计价的资产,这可能会对人民币币值产生逆向作用,使人民币对其它主要国际货币的汇率有所回落。罗森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的经济学教授。他提醒人们,现在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跟国际投机者们的意向背道而驰。

*茅于轼:纠正外汇管理政策*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也表示,从中国政府现在的做法来看,调整汇率的方法可能跟外界流行的简单看法有很大不同,中国不大会在外界的压力之下突然宣布提升人民币币值。中国政府一再讲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赌汇率突变的做法可能是错误的。茅于轼认为,中国早已经从一个外汇短缺的国家变成一个外汇过剩的国家,但是国家的外汇政策还停留在过去,要纠正人民币汇率不合理的问题首先就应该着手纠正这个过时的外汇管理政策。

茅于轼说: “一个是把过去外汇管制中间希望增加外汇储备的各种条款取消掉。可能你们还不知道,在中国是这样的,长期以来,拿美元换人民币随便哪家银行都可以,不需要证明。但要拿人民币换美元是不行的。现在中国变得已经外汇过剩了,可是这些条款没变,我认为,应当反过来,你萌嗣癖衣蛎涝�,随便买,要拿美元换人民币要受限制。�? *茅于轼:汇率改革成本太高*

茅于轼是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的老所长和研究员。他认为,中国的汇率制度是需要改革的,但是改革的成本非常高,一旦汇率变动,外贸、投资、资本运做等许多方面都要受到影响,北京对此十分谨慎。茅于轼认为,尽管国外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很高,但北京一直按兵不动,主要是对调整成本太高的担忧。茅于轼认为,中国人民银行今年放宽居民出国携带外汇的限制、松动资本帐户等措施,意图是给人民币舒缓压力,为汇率调整创造条件,减小调整成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