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严控网上言论


2004年,中国互联网用户人数持续爆炸性增长。与此同时,中国当局对互联网内容的控制也在加紧。网络发展了,但是,中国网民的言论自由空间反而被压缩。

互联网的兴盛,给许多以前无缘向大众表现自己、展现自己的中国普通民众提供了表达渠道。各种各样的网站也在世界各地应运而生,向中国网民提供各种各样的信息。

*陶世龙:流通情况还行*

今年70多岁的中国科学家陶世龙也在加拿大创立了他自己的五柳村网站。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地质学专家陶世龙先生的五柳村网站以普及文化科学,传播自由与民主等理念为宗旨,实行老北京大学的兼容并包,博采众议,言论自由,受到了众多的中国网民的注意和喜爱。

回顾过去一年,陶世龙先生表示,他对中国网络信息流通的情况感到基本还可以。他说:“从我这个网站来看,还可以。而且,来看的人很多,很多文章都是大家关心的问题,包括自然科学,一直到社会科学的文章,都能看到。”

*何亮亮:网民猛增言论空间猛缩*

在越来越多的中国网民上网并选择通过互联网发出自己的声音的同时,中国当局也采取多管齐下的策略,加强了对中国网民的言论控制。回顾2004年中国网上言论自由的发展,在香港的评论家何亮亮直言不讳地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网上的言论自由空间没有扩大,反而收缩得很厉害:

他说:“过去的一年,中国的互联网民意的表达,就中国互联网人数增加来说,虽然我没有看到最新的数字, 现在已经是2004年年底了,但是,按照今年上半年的数字,现在已经应该是突破9000万。增加的速度非常快。但是,与此同时,在中国互联网上发表言论的尺度肯定是收缩得很厉害。”

*何为国安?何为有害?*

中国政府表示,当局控制中国网民所能看到的网上言论,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避免色情材料等有害信息四处扩散,危害社会。然而,批评者普遍指出,中国政府的所谓“国家安全”或“有害信息”没有任何严密的定义,实际上等于政府授权自己压制任何政府所不喜欢的信息。

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国政府控制网络信息流通的手段包括,对少数散布政府所不喜欢的信息的人实行拘留、逮捕,以收到杀鸡给猴看、杀一儆百的效果。据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报告,目前中国依然有几十人因为网上言论被关押在监狱中。

*官员用电话遥控网站*

中国政府近来频繁采取的另外一个控制网络信息流通的手段是通过行政命令手段,指挥中国国内的互联网运营机构。经常到中国大陆旅行的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说:

“因为中国有关部门,特别是在北京吧,因为中国的一些主要的入门网站都是在北京的,北京市的有关部门,这些有关部门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个部门,反正是中国特色的有关部门,他们有权管这些网站,他们会定期提醒网站的人员,管网上论坛的人,基本上是采用给他们打招呼的方式,不是下明文的文件,而是以打电话的方式。”

*过滤词--封锁线*

除了采取口头的行政命令手段之外,中国政府还采取所谓的“过滤词”等技术手段来实行网络时代的文字审查。所谓的过滤词技术,就是中国国内的互联网服务公司按照政府指令在自己的电脑系统中设置一个敏感词单子,任何文字假如要在中国网上公开发表,只要是包含这个单子上所列出的所谓“敏感词”,就无法上传跟读者见面。

从事网上出版的中国老资格科学家陶世龙对中国政府的这种做法提出了委婉的批评:“现在我有一个困惑不解的问题是,就是那种所谓的过滤词技术。这个东西搞不清楚,究竟那些词是敏感词。因为我在上传的时候往往遇到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做法并不怎么很好。”

*“弟子”也是敏感词*

中国国内的网站,包括外国公司投资的网站在中国政府的指示之下都采用这种所谓的过滤词技术,对网上言论实行“自动化”控制,给中国网民带来无穷的不便。因为中国政府所认为的敏感词不但包括“民主”、“中共”、“法轮功”、“江泽民”之类的政治有关的词汇,也包括“弟子”之类的文化词汇,还包括所谓的跟性行为有关的词汇。

*曹操不得入内*

批评者表示,被中国当局认为敏感因而受到禁闭的词数量多,范围广,跟当局的“国家安全”概念一样漫无边界,杀伤力巨大,而且常常是荒唐可笑。

例如,中国人一度耳熟能详的三国演义当中的“曹操与杨修”的故事假如要上今天的中国网站,也会被杀倒在门外,因为“曹操与杨修”当中有一个令中国当局敏感的词“操”。而操字在中文里,普通话读一声的时候,可以用在“曹操”“操作”等词当中,如果读成四声,则表示性行为。

*关网不解释,网络长城长*

在2004年,中国政府采取的多管齐下控制网络言论的措施还包括不加说明强行关闭当局所不喜欢的网站,包括有几十万用户的“一塌糊涂”网站。创立于北京大学的“一塌糊涂”网站在今年被关闭后引起了广泛的抗议,但是,北京当局至今没有说明关闭网站的理由,并且严禁中国网民在其他中国网站谈论“一塌糊涂”被关闭的事件。

不少观察家认为,在新的一年里,中国共产党当局对中国网络信息的控制看来不会放松。一道红色的网络长城只有巩固而没有倒塌的迹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