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专访西藏流亡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国会给达赖喇嘛颁奖 布什等讲话

西藏流亡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星期二在白宫会晤了美国总统布什之后,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

问:欢迎您来到华盛顿。很荣幸, 我们今天能有这个机会采访您。也祝贺您得到国会金质奖章。您刚刚会晤了布什总统,是否请您谈谈在藏中关系问题上总统跟您都谈到了什么。

答:我跟布什总统已经认识多年, 有些象家人一样。 这次非常高兴, 象家人重聚一样再次见到布什总统。 他对西藏问题历来非常重视,所以他问到现在西藏问题怎么样,西藏境内的近况如何。 我对他作了解释。总统夫人对缅甸的事情非常重视。我说,缅甸是一个重要的佛教国家,所以我感谢布什夫人对缅甸局势的关注。

问:您谈到了缅甸问题。我们知道缅甸是一个有很多佛教徒的国家,缅甸的局势现在引起了国际上的很大关注。 您觉得作为一个也许是佛教界最重要,最受人尊重的领袖,国际社会应该如何反应,是否应该对缅甸军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

答:这个问题我非常难回答。就我个人来说,缅甸政府对佛教徒的镇压, 有两个方面。一方面,这些佛教徒是为了争取民主,对他们来说,民主生活是非常重要的。人民需求民主,我历来非常支持人民需求民主的愿望,所以我支持缅甸的民主运动。另一方面,我本人也是一个佛教徒,同样都是释迦牟尼的弟子,我对这些僧侣有特殊的感情,对他们更加同情,对他们的行为非常钦佩。

缅甸政府领导人也应该是佛教徒,所以我呼吁,他们应该遵循佛教的教诲, 以慈悲和爱的精神解决这个问题。至于,在国际社会方面,现在国际社会已经对缅甸的局势非常关注,我本人没有特殊需要补充的。

问:关于跟北京对话。现在藏中已经有过六次谈判了,但几乎没有任何进展。很多人认为,北京方面其实并没有诚意。您是否同意北京没有诚意这种看法?

答:藏中对话从形式上看的话,是朝比较坦率这个方向发展的。这是进展。特别是在第三次会谈时,中方提出了一系列疑虑。所以在第四次时,我们对他们的疑虑一一作了详细的解释。我们把这当作是一个很好的作解释的机会。

在第五次见面时,他们告诉我们,达赖喇嘛不争取独立, 这一点已经清楚了。 中方承认了这一点。 我们的代表团回来后告诉我有关情况, 我觉得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双方都明确彼此立场的沟通,我觉得是一种进展, 并为此感到高兴。

但是, 这之后中方对西藏的政策又开始强硬起来。 中方大力宣传,批判达赖是分裂分子。第六次对话的时候, 中方的立场似乎就比以前强硬了。因此我就很难了解中方到底为什么有这种变化。

我不争取西藏独立,几乎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不仅这样,在藏族人里,也有人批评我不争取西藏应有的权利。 过去一直有,现在这样的批评比以前更多了。越来越多的人置疑我的中间道路的政策有什么成果。

因此我觉得,如果我们不是真诚地提出来我的主张的话,藏族内部就不会这样批评。我的立场,在汉族人面前是这样,在跟外国人谈的时候也一样, 跟藏族人说的时候,也说的是这些。我跟藏族青年大会的人见面的时候就讲,我不争取西藏独立,你们争取西藏独立,你们跟我的立场是不一样的。我是表里如一的。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藏族人感到失望。 这一点也证明, 我是真心实意的。

问:就在几个月前,在7月份,中国政府颁布了西藏活佛转世的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活佛转世必须得到中国地方和中央政府的批准。这是否意味着达赖喇嘛以后不会在西藏转世?

答:我听说,中国政府在说, 达赖喇嘛肯定快要死了。为十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问题,好象他们还专门开过会。

其实这个问题, 很多年以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1969年的时候我就在一个公开场合说过, 现在达赖喇嘛这个制度需不需要继续下去, 完全应该由西藏人民决定。达赖喇嘛是一个历史的产物,形成于某一历史条件下, 也许在某一历史条件下会消失。 不是一成不变的。

如果大多数西藏人民觉得达赖喇嘛制度需要继续下去的话,那么如何产生下一个达赖喇嘛,有几个不同的方法。也许可以借鉴梵帝冈产生教皇的形式, 在资深的西藏宗教领袖中挑选出一个。这都不是不可能的。另一一个方式是,在去世之前,也可以挑选一个。活佛在去世时, 指定某人说,这是我的灵童。

如果西藏人民决定,还是按照过去的方式要去寻访、认定灵童的话,那么要考虑到选灵童的目的。选灵童是因为这一世没有做完的事业, 来世继续去完成。 假如这一世没有做完的事业, 被选定的灵童要去破坏的话,那肯定不是一个真的灵童。

如果我在流亡中去世的话, 那我的转世肯定会在西藏以外。 这个问题我很早就清楚地说过了。转世灵童不完全是政治性的事情,中国政府什么都从政治角度考虑,从来不考虑宗教方面的因素。

问:那么,您认为以后会有两个达赖喇嘛,就像现在有两位班禅喇嘛一样吗?

答:那是肯定的。很多人都说,中国国内的班禅是假班禅,将来那个达赖还会变成假达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