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病菌魔高一尺 抗生素难与争锋?


现在有一些不怕抗生素的细菌闯入人们的生活,而人类则缺乏新的武器来反击这些细菌的进攻。

去年10月,一位名叫约翰逊的12岁的男孩儿在足球比赛中肩部受伤。第二天,他的体温上升到41摄氏度。医生给约翰逊服用抗菌素之后把他送回家。谁知道这一次抗生素却不起作用。约翰逊的病情更为恶化了,病菌从他的肩部一直感染到肺部、血液和骨头里。后来,医生只好给约翰逊的心脏、胸部、臀部和肘部做了外科手术,对约翰逊的紧急救护持续了12天。医护人员说,约翰逊能活下来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

*抗药性增强 抗生素失效*

随着越来越多的细菌对抗生素产生了抗药性,类似约翰逊这种病例的数字正在上升。最近,来自台湾的一份报告显示,强大的抗生素环丙沙星(CIPRO)对引起严重食物中毒的一种沙门氏菌正在变得毫无作用。

弗朗克·安古洛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负责监测细菌对抗生素的抗药性。他说,环丙沙星及其同类抗生素氟奎诺酮经过长期使用后失去它们的疗效是不可避免的。

安古洛说:“这是沙门氏菌的一种自然演变。它将对常用的一些抗生素产生抗药性。可是,不幸的是,现在并没有开发出能够代替氟奎诺酮的新型抗菌素。因此,如果我们失去氟奎诺酮的疗效,那就不清楚我们可以使用哪些替代药物。”

*抗生素不再道高一丈*

自从20世纪40年代青霉素投入市场以来,制药工业在和细菌的演变展开的竞赛中一直是抢先一步。可是现在,制药行业基本上不再做抗生素生意了。

最近一项研究显示,在制药公司正在开发的500多种药品当中,只有5种药是抗生素。制药商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将要关闭一家工厂,过去美国大多数青霉素都是这家工厂生产的。

*利润决定制药方向*

约翰·巴特莱特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传染病部门的负责人。他曾帮助美国传染病学会撰写了一份题为《严重的病菌,没有药品》的报告。巴特莱特说,目前,制药公司对生产治疗慢性病的药物更感兴趣。例如治疗心脏病的药物阿伐他汀,制药商每年可以从这种药赚取100亿美元。

他说:“制药公司是这样看待抗生素的。他们认为病人一般只是在患病期间服用一个星期抗生素。而他们认为像阿伐他汀这样的药品,人们往往会长期服用下去。因此,他们只能说,阿伐他汀或者类似阿伐他汀的药物是一种很好的投资。”

据业界估计,特别是在开发一种新药并且把它投入市场需要将近10亿美元费用的情况下,制药公司更会考虑要把钱花在利润更大的药品上。

*规章增加研制难度和费用*

另外,制药业专家还抱怨说,政府的有关规定使他们开发新的抗生素更为困难。美国制药业贸易协会负责制药规定事务的古德哈默尔说,新的抗生素必需能够治疗几种疾病才能获得批准。

古德哈尔默解释说:“如果我要为这五、六种疾病开发这种抗生素的话,我就需要对每一种疾病做不同的临床研究。”

可是,临床研究费用很高,而且很耗时间。美国传染病学会的会员一直向国会提出缺乏抗生素的问题。他们说,有可能发生的生物恐怖袭击使这种需要变得更为紧迫。巴特莱特说,议员们也认识到,确实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生物盾牌工程*

实际上,在遭受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政府也加强了对生化攻击的防范工作。今年夏天,布什总统签署了一项法律,批准美国搞一项生物盾牌工程。

这是一项历时10年、耗资56亿美元的研究计划。它的目的是针对化学、放射性或者生物恐怖袭击而研究出反击措施。研制新的抗生素也可能是其中的一部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巴特莱特医生说,美国传染病学会已经和制药公司谈到这些计划了。

不过,巴特莱特说:“我要告诉你们他们是怎么说的。他们说:‘你们这些人正在沿着正确的方向思考。可是,你们并没有设身处地替我们考虑。你们还没有拿出充份的理由来说服我们开发新的抗生素。”

*诱之以利*

美国有一句俗话,叫做NO MONEY,NO TALK,意思就是没钱就免谈。如果不让制药公司从开发和生产新抗生素方面获得足够利润的话,他们是不会轻易做赔本儿生意的。

美国传染病学会提出的建议是,让政府给制药公司一些好处,例如减税和延长专利等等。这个学会还说,政府需要加速和优化制定相关规定的过程。

把这篇文章电邮给您的朋友。
打印此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