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学者:儒家教育有益于民主


美国一位著名的教育家和学者呼吁东亚各国重视传统的儒家思想的教育,认为儒家教育对民主的未来是有贡献的。他还认为,亚洲的儒家经典著作应该成为亚洲和西方课程中的一个内容。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名誉副校长和名誉教授De Bary(狄培理)是一位著名的汉学家和教育家,并且是新儒学研究的开创者。星期四他应邀在亚洲协会香港分会发表演讲,阐述了他对儒学与民主之间的关系等问题的看法。

*儒学需正确理解和实践*

他认为,得到正确理解和实践的儒学教育可以对民主的未来做出贡献。而在一个现代社会,必须把儒学教育放在东亚这个大环境下来看,而不能仅仅把它看成是中国人的事。

狄培理强调,我们应该看到各个文化之间的相似之处和共同点,而不是只看到差异。

他说:“今天的多元文化主义过于强调多样性和差异。这是不对的。除了与相似点和共性对比的时候之外,差异是不重要的。在政治上,除非你尊重其他人,否则在承认多样化时,你还能做什么呢?那么你从哪里获得这种尊重呢?你不可能在多样化那里找到尊重,你尊重他人是因为你在不同的文化里也看到与你相通的东西。”

*以亚洲经典对抗恐怖主义*

狄培理教授认为,研读儒学等古典学在今天也有很大的现实意义。他说,如果说我们是由我们所阅读的东西来界定的话,积极的重新获得经典著作成为文明讨论的一部分,那么,亚洲的经典著作应该是我们亚洲人和西方人共同阅读的东西,这样才能对付我们目前所面临的绝对主义和恐怖主义。

*马列必修课完全过时*

狄培理教授在演讲结束之后接受本台采访时,谈了他对中国教育的看法。

他说:“必修课程完全过时,他们把基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课程作为每一人的必修课。除此以外,学生们学习各种各样不同的东西。他们在学习他们认为可以给他们带来成功的东西,但是在他们必须学的东西以及他们为了促进自身利益而学的东西,二者之间有一个很大的沟。”

*儒学有颠覆性*

令狄培理感到遗憾的是,在东亚各国,没有哪一个地方现在把儒学以及其他古典文教育作为核心课程的一部分,但是他对此并不感到意外,特别是在中国。

他说:“原因在于,如果他们开始学习古典学,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具有颠覆性的。因为他们会提出问题,对现状提出挑战,而儒家学者在几百年来就是这样做的。”

狄培理说,虽然中国在最近也成立了儒家学院,对儒学研究也没有施加限制,但是儒学并没有成为教育中的一部分,让儒学慢慢渗透到更广的领域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海峡论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