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师涛被捕


国际笔会下属的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中国大陆记者、诗人和作家师涛11月24日在山西太原市被湖南省国家安全部门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拘捕带走,家属至今无法得到有关师涛的详细情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对此表示严重关注。

今年三十六岁的师涛曾就职于多家报社,其中包括《法制日报》。师涛今年5月份辞去在湖南长沙《当代商报》干了几个月的新闻中心主任职务,回到太原。近年来他也为《民主论坛》等境外电子刊物撰稿。

*国安抓人,事后口头通知*

师涛的弟弟在接受记者询问时,介绍了师涛被捕的一些情况。他说:

“师涛准备动身到宁夏看我母亲。当时,他提着些衣物(行李),跟我嫂子打了招呼就出去了。出去后就再没回来,我们就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失踪了。那么第二天的时候,山西省国家安全局就找我嫂谈话,意思说是师涛涉嫌这事儿,把他带走了。实际上就是口头通知了一下。

“然后,第三天的时候,就是由长沙市和太原两家联合对师涛家里搜查了一下,当时也没提供任何手续什么的,给留下了一个扣押物清单。抄走了电脑的主机,还有一些记事本,还有一些书。”

*警告家人不得泄露*

师涛的弟弟表示,从师涛被带走后,家属一直试图了解师涛的情况,但获得的信息很少。他说:

“一直到11月30号的时候,我们一直在问这个事。正常程序上来讲,应该起码有个文字性的东西,让我们知道师涛这个人。他们一直口头上说呀,师涛到长沙了,怎么怎么样。我们家属一直在追问这个事,我们跟长沙一直就没有接触到,山西方面也拒绝提供这方面任何消息。

“在11月30号的时候,把我嫂子就叫过去,给了两方面的情况。第一就是师涛一些扣押的东西给返还了,部份物品返还回来了。再一方面就是给我嫂子打招呼,意思不让我们家人,尤其是我和我妈,不让我们对外泄露师涛这个事,说是可能以后带来很不好的后果。”

*迟来的通知书*

师涛的家人一直到了12月1号才收到有关被拘留人家属和单位通知书。师涛的弟弟说:

“起码你说,你把我的人扣过去了,起码应有个正式文件让我们看到,从国家办案程序上来讲。但是,他们一直就推辞,就说这个东西寄出来了,一会儿说寄到这儿,一会儿说寄到那儿。一直推倒12月1号的时候,我们才见到这个东西,是通过特快专递寄过来的。”

*海外网站发文惹祸?*

师涛的弟弟表示,师涛不可能有任何渠道接触到所谓的国家机密,估计被捕是跟在海外网站上发表文章有关。他说:

“师涛本身不在什么国家的要害部门工作,或者他周围也接触不上和国家机密有关系这类人。从我们的了解来讲,他还没有这个渠道,估计还是可能过去在境外一些网站上发表一些言论啥的,这方面。你要说牵扯到国家秘密,显然不现实。”

*国安以问代答*

记者打电话到湖南省国家安全局询问有关师涛的情况,一位接电话的值班人员表示,凡涉及国家机密的案件一般不对外说明。他说: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具体的这些涉及了一些的案子或者是国家秘密的东西呀,一般是不向外界透露。你这样的,你如果说想证实这件事情,你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以及真实姓名,好不好?我记录一下好吧?你稍等一下。”

*泄密成逮捕异见人士借口*

北京独立作家和评论员、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长刘晓波向记者表示,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为由逮捕异见人士成为有关当局常用的借口。他说:

“像师涛这种新闻记者,可能会写一些稿子,包括给境外写一些这方面的东西,可能评论一些事情呀,列举地方上的一些事实呀,那么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就要激怒这种地方当局。那么他们就会采取这样一种加害于人的办法,它不敢公开说你因为政治见解不同呀或者怎么样。”

刘晓波表示,既然当局已逮捕师涛,就应当按照有关法律保障师涛的基本人身权利。他说:

“因为师涛毕竟还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会员,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有责任去关注他的被捕。

“当局既然已经把他抓了,那么应该严格地按照中国现行法律办事,保证师涛在被捕期间的基本人身权利,特别是当局应该向家属讲清楚一些事情,告之师涛被关押的地点。另外,保证让师涛的家人能尽快地探望师涛。另外,还要保障师涛聘请律师的权利,不能对师涛实施虐待。”

XS
SM
MD
LG